第 19 章

    四周白茫茫一片,空气透着凉意,月盈紧了紧贴的薄衣,内心被这白色中散步的莫名恐惧包围着,她大声的问着:“有人吗?”可除了回音,什么都没有。空气的凉意,内心的恐惧,使她不安,白色雾霭让她分不清方向。她凭借着直觉向前方走去...

    远处传来脚步声和马蹄声,拨开了雾霭,是商国的护卫队!心里的一丝希望在下一刻破灭:

    一群蒙面人从四周的草丛中冲出,拦住了卫队。领头的黑衣人说了些什么,一匹白色的骏马从卫队中间走了出来。是雪矢大人的!月盈加快了脚步,却怎么也走不过去,他们在说什么?为什么她什么都听不到?下一幕让月盈愣在了原地:

    领头的黑衣人拔出了剑,刺向雪矢!雪矢险险的躲过了那一剑,迅速拔出腰间的宝剑,与领头人打了起来,其他的黑衣人也与侍卫们动了手。鲜红的血染红了大地,浇灌了两边的杂草。雪矢死在领头人的剑下。侍卫们只剩下一两个人,黑衣人一步步向落岚靠近。

    躲在帝空翎后的落岚黄色的凤袍上满是鲜血,她被帝空翎保护的完好无损,而帝空翎的上却尽是流淌着血的伤口,那红色的血那么的刺眼。

    剩下的十几个黑衣人一起攻向落岚...

    “娘娘!”月盈大喊了一声,坐起来。她在宫里?!刚刚的那是梦?汗水从脸颊滑落,她粗声的喘息着,好可怕!

    蓝月被月盈的梦话惊醒,却怎么也叫不醒月盈,便只好将捷月找来,刚进门便看到了刚刚的一幕,立刻小跑过去,关切的问道:“月盈,你怎么了?”

    月盈一把抓住蓝月,惶恐的说道:“娘娘,娘娘她被,被刺客,被刺客杀了!”

    什么?蓝月和捷月都是一惊。捷月快步上前,抓着月盈的肩膀,问道:“你说什么?皇嫂她怎么了?”

    “公主...公主下,请您向陛下借兵,再派一些人去迎接皇后。求您了!”月盈依旧惊魂未定,话语中带着哭腔。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捷月皱了皱眉,这是怎么了?

    “奴婢,奴婢刚刚梦到了娘娘,在梦里,娘娘被一群人给杀了!”月盈不觉得流下了泪。

    捷月和蓝月听到她的话,松了口气。蓝月安慰道:“你不是也说了,是在梦里吗?”

    “是啊!只是梦而已!”

    “不!不是的!公主,求您相信奴婢!这是真的!雪公子和帝公子都死了,娘娘也死了!卫队的人全部都死了。这是真的。”月盈不停地流着泪,哽咽的哀求着,“公主,求您了!快去请陛下派军队前去接驾吧!求您了!”

    捷月听着月盈的哀求,心中莫名的有一种不安。“我去找母后,你安心的休息吧!”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不安,但是,就算那只是一个梦,派一些士兵去也是有备无患。

    见捷月答应了自己的请求,月盈安下了心。到底为什么她那么笃定会有刺客?

    “什么?”太后听完捷月的话,睡意全无。突然想起一个很久以前的故事,神色一紧,问道:“你口中的月盈可是皇后的陪嫁宫女?”

    “恩!”捷月见太后的神色有所变化,心中不疑惑起来。难道这个梦,真的是预知未来的吗?

    得到捷月的回答,太后的神色更加沉,对边的嬷嬷说道:“现在立刻去三王爷那里,就说哀家有急事传召,让他速来见哀家!”

    “母后,难道你怀疑这是真的?”捷月听出太后语气中透露的紧张,不解的问道。

    “月儿,你现在立刻回坤宁宫,让那个月盈前来见哀家,哀家有话要问她。”太后板着脸,并没有回答捷月的问题,而是让她将月盈传来。太后心中仍有些疑虑,一百多年前的历史难道要再次上演?

    “儿臣这就去!”见太后如此神色,捷月不敢怠慢,转快步向坤宁宫走去。

    “奴婢给太后、三王爷请安!”月盈有些不安的跪在大上。

    太后微皱了下眉,说道:“天释,你现在会去准备一下,明天一早立刻出发。”

    “是!儿臣告退!”天释略微有些不解的看了一眼月盈,她似乎是皇后的陪嫁宫女,怎么会深夜来慈宁宫?

    “平吧!”太后看了看两边,说道,“你们都下去吧!没哀家的许,谁也不准进来!”

    “是!奴婢/奴才告退!”

    所有人都退下,让月盈心中的不安更加浓烈了。

    等所有人都离开后,太后走了下来,月盈立刻低下了头。“把头抬起来!”

    月盈慢慢抬起头,立刻跪了下去:“奴婢知罪!”

    “你何罪之有?”太后慈的笑着。

    “奴婢不该将荒唐的梦告诉太后!”

    “不!这不是什么荒唐的梦,而是真的!”太后冷笑了一下,月盈的脸上划过一丝惊愕:“太后相信奴婢?”

    “你起吧!哀家今天叫你来,只是想给你讲一个故事。”太后将月盈扶起,说道,“你愿意听吗?”

    “奴婢惶恐!”

    “那哀家就讲了!”太后坐在了椅子上,说道,“这个故事,是一百多年前,发生在商国的真实事。那时,商国和徵国和现在一样,刚刚停止战争,为了表示停战的诚意,徵国当时的皇上将自己最心的女儿远嫁商国,当时的陪嫁宫女很多,是从不同的宫里抽调出来的。在众多宫女之中,公主选择了一个来自与她敌对的姐姐宫中的公主作为贴宫女。那个宫女实际上是她姐姐派来害她的,但是公主的善良让宫女背叛了她的主子,在最后的生死关头,宫女用自己的生命,保护了公主。”

    月盈默默地听着,一言不发。

    “哀家的故事就到这里,你怎么看这个宫女?”太后平和的笑着。

    月盈沉默了良久,说道:“背叛者只有死,但死的是否有价值,就看他的选择对天下百姓是好还是坏。”

    “你只说对了一半!背叛者也可以活着,可以活得很潇洒,因为她的选择是造福万民的。”太后慈祥的笑着,起看了看东方发白的天空,说道,“天都快亮了,回去休息吧!”

    “奴婢告退!”月盈恭敬的退出了慈宁宫,一路愁眉不展。

    太后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她在怀疑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绝世素容倾城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