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章

    “岚儿,放心吧!不会有事的。雪公子一定会阻止他的!”宁皇后见落岚一脸焦急,安慰了几句。可是,却难掩自己的担忧。

    “只怕三哥拦不住他!”落岚有些无奈的苦笑着。两年前,她亲眼见到了帝空翎暴走时的噬血,一百多人,半个时辰便全部成了他剑下亡魂。这样的战力,只怕当今世上,无人能及。

    “本宫相信,雪公子会晓之以大义的!”其实,宁皇后更想说,雪矢一定会借由你来说服帝空翎停手。只是,这话,不论是什么份而言,她都不应该说。

    “翎若是暴走,只怕大义不足以...”落岚的话突然停了,她看着门口的帝空翎,体虽然还是虚弱,却还是强撑起,跑了过去。宁皇后转,见仍是一脸冰霜的帝空翎,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悬着的心算是降了高度了。

    “翎,你没有杀她吧?”落岚一直没有复原的体向帝空翎倒去,帝空翎上前让她倒在自己的怀中,落岚紧张的抓着他的手臂。

    帝空翎将怀中的落岚打横抱起,向边走去。宁皇后静静的看着,心中有些担心。

    “翎,回答我!”落岚手心不知何时流出了汗,将帝空翎的衣襟浸湿。虽然没有闻到血的腥味,没有看到他上的褶皱,但是,这并不能让她安心。只有她亲耳听到的,才会使她的心彻底放下。

    “没有!”帝空翎将落岚轻放在上,为她盖好被子,温柔的说道,“好好休息!”转便要离开,有力的大手却被落岚拉住:“翎,答应我,不要杀她!永远不要!”

    帝空翎没有回头,眉头深锁,黑色的眼眸此时更加深邃。宁皇后看着帝空翎,他会答应吗?要说她不担心落遥那是不可能的吧!毕竟,那是她十月怀胎生下的女儿。纵使她犯了千百种错,做母亲的也不可能忍心她死。

    “翎,不论怎么说,她都是我的姐姐,即使她想杀我,可我们之间的血缘,永远都斩不断。所以,不要杀她。”落岚几乎哀求着。她太清楚帝空翎了!她知道,只要是他要杀的人,就不可能活着!他的杀气,永远都无法消除。

    帝空翎依旧不语。宁皇后听到落岚的话,却陷入了自责。是自己太放纵落遥,才会弄成今天这个样子,这一切都不应该由落岚来承受。一切,都是她造成的!

    “翎,求求你!”落岚的声音带着哽咽,“不要杀她,她死了,你也会死。我不能因为她,失去重要的人。”声音中还带着几分颤抖,想到十年前的那场灭族之灾,心不战栗。不能再失去了,真的不能!她失去的够多了,再失去下去,她会一无所有的!

    帝空翎听到最后一句话,愣了一下,冰冷的声音在房间响起:“我知道了!”随后,便离开了房间。

    落岚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宁皇后将一切看在眼里,心里的大石算是彻底放下了。可是...她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两个人的,注定没有结局。

    可是,谁又知道,他们之间的,是否是?

    帝空翎走进驿站,今天早晨那个叶屋大汉扎纳便迎了上来,恭敬的说道:“我家主人已经恭候公子多时了!”

    若是其他人,或许还会寒暄两句,可他帝空翎却是另类。只是冷哼了一声,冷冰冰的说道:“他在哪里?”

    扎纳苦笑了一下,这个帝空翎还真是个难伺候的主!却还是恭敬的说道:“公子,请随我上楼。”

    帝空翎跟在他的后,停在一个雅间前,扎纳敲了敲门,道:“王子,帝公子到了!”

    “还不快请进来!”女音从房间里传来。

    帝空翎微皱着眉,屋内除了大汉口中的王子还有一个女人?难道今晚来的并不只他一个人!女人是谁?

    “公子请进!”扎纳将门推开,恭敬的对帝空翎说道,“我家主人在屏风后。”

    帝空翎看了他一眼,走了进去,右腿刚迈了进去,门随即就被关上了。帝空翎猛地回,那个女音又一次响起:“帝公子不要担心。在下只是怕隔墙有耳,防患于未然而已。”

    帝空翎迟疑了片刻才转过,绕过屏风,却只见到一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不见有第二个人。

    “那个女人呢?”帝空翎警惕的扫视着四周,手已经做好了拔剑的准备。

    少年见帝空翎的行为,笑了一下,说道:“这里除了公子与在下,哪里好有什么女人?”声音清脆悦耳,正是那个女音!?

    帝空翎听少年的声音,愣了一下,问道:“你究竟是男是女?”

重要声明:小说《绝世素容倾城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