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章

    “三哥,在想谁呢?”落岚笑着问。

    雪矢看着落岚那绝美的容颜,愣了神。脸颊有些红晕,良久才说道:“皇后,臣......”

    落岚纤细的玉指压着雪矢的上唇,笑着说:“三哥,如果可以选择,我希望可以回到从前,那时,你叫我‘岚儿’。”落岚的笑容中,带着几分凄凉。

    雪矢愣愣的看着落岚,突然觉得心好痛,是为了自己幼时一直疼的妹妹接受了苦难而心痛吧!雪矢依旧是后知后觉的家伙。

    两人正这样僵持着,帝空翎推门而入,看到有些暧昧的两人,不悦的皱着眉,冰冷的说道:“你们在做什么?”

    随即,雪矢触电般的站起,绯红着脸,说道:“你们聊,我出去走走。”

    落岚看着雪矢离开,摇了摇头,又笑着对帝空翎说道:“翎,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帝空翎皱着眉,却没有说话。

    落岚见帝空翎一脸的不悦,掩着嘴笑了。帝空翎被笑得有些愠恼,自己为什么偏偏看上这丫头,不能,不该的丫头。

    落岚见帝空翎有些愠恼,便上前玉指按在了帝空翎的眉心,调皮的笑着说:“翎,再皱就成老头了。”一如当年的动作,一如当年的话语,只是,两人的份,却都不似当年的简单。

    “落岚,我们走吧!”帝空翎不经大脑的说。

    落岚一愣,惊讶的看着帝空翎,说道:“翎,你,说什么?”

    帝空翎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说出口,便立刻说道:“我们回国吧!”

    落岚笑了,开玩笑的说:“我还以为你要带着我私奔呢!”

    帝空翎难得浅笑,说道:“把你带走,我还能潇洒走天涯吗?”

    “什么嘛!带上我那是你的福分!”落岚抗议了一会儿,问道,“落遥让你去,怎么这么快就放你回来了?”

    帝空翎想起落遥,眉又皱了起来,不悦的说:“不要再提她!”

    落岚暗笑,看帝空翎的表,再想想落遥的格,不难猜出落遥做了什么,帝空翎又是怎么对她的。那么高傲的落遥,在帝空翎用剑指着她时,那妖冶的容颜是否花容失色,还是依旧跋扈骄横?

    “母后,你就请父王降旨吧!”落遥在宁皇后面前哭得梨花带雨,乞求着。

    宁皇后皱着眉,自己的女儿,自己知道。一定是落遥做了什么,触及了帝空翎的底线,否则,那个冷漠如冰的男子不可能将剑架在她的脖颈上:“遥遥,你做了什么自己清楚。”

    落遥听了一愣,还没说些什么,宁皇后又说道:“你要报复,哀家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哀家把话说在前头,你要是将国家牵连进去,那哀家绝不容许。”说完,起向御花园走去。

    “母后!”落遥不甘心的唤了一声。

    宁皇后想起了什么,停下了脚步,落遥露出一丝笑意,母后还是疼她的。可是,当宁皇后开口,落遥心里只剩下恨。

    “这件事,若是牵连上落岚,哀家劝你收手。如果你执意为之,那么,就别怪哀家不顾母女之。”这样的保护,可以让她安心吧!

    落遥咬着牙,又是月落岚,帝空翎是为了月落岚,母后也是。“月落岚,我要你死!”落遥咬牙切齿的说。

    落岚正与帝空翎对弈,却听到外面人声鼎沸,其中还夹杂着通传太监的“皇后娘娘驾到”声。

    落岚正要落子,听到这个声音,先是一愣,随后笑了,将棋子落下,起对帝空翎说道:“翎,这盘棋就放在这吧,等送走了皇后我们再下。”帝空翎和雪矢跟着出了房间。

    落岚没有想到,宁皇后会来这里。这些子徵国大臣一个接一个的“自杀”,宁皇后应该知道真相。更应该清楚,她这次回来是为什么,宁皇后怎么还会来驿站?她应该知道,她来这里,就要做好死的准备。

    “落岚给皇额娘请安!”落岚恭敬的道。这是她长大后第儿次叫她皇额娘。这个称呼,是儿时常常叫的。十年了,却已是物是人非。

    宁皇后听了,先是一愣,才上前扶起了她,笑着说:“免了吧!哀家今天来是有事想与你单独谈谈。”

    落岚心中有些疑惑,从前到现在,她都猜不透宁皇后在做什么。她当然不知道,就在昨,宁皇后为了她,警告了落遥。但她笑着说:“那就到落岚的房间吧。”随后又对边的帝空翎和雪矢说道:“翎,三哥,你们就屈尊为我们把风吧!”

    两人一同进了房间,落岚为宁皇后斟了一杯茶,笑着说:“皇额娘尝尝这是什么茶。”

    宁皇后含笑喝了一口,随后说道:“这应该是雪寒茶,是你母妃的最。”

    “我还以为,皇额娘早忘了。”落岚笑了,可话语中,却别有意味。

    宁皇后沉吟了片刻,从凤袍中取出一把匕首,递给了落岚:“这是月贵妃当年要哀家转交于你的。如今,你就用这把匕首,为她报仇吧!”宁皇后坦然的笑着。

    落岚一愣,木木的接过匕首,看着昔母妃的东西,眼眶有些微红。良久,说道:“皇额娘,你早就知道当年会有人来救我?”

    宁皇后笑了,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看着落岚手中的匕首,说道:“哀家听月贵妃说,这把匕首有一个美丽的名字,雪月岚。”

    落岚的泪,悄无声息的落下,有些哽咽的说:“这把匕首,是叔叔送给母妃的。名字是为他们将来的孩子取得。可是,他们最担心、最害怕的事却还是发生了。皇上下旨召母妃入宫,为了表示对国家的忠诚,为了月家,他们牺牲了自己的幸福。母妃生下我时,便给我取名岚,也是因为终生不忘的。”

    “落岚,杀了我吧!”宁皇后早就知道月贵妃进宫之前有一个人,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那个人,竟然是商国的雪家的人。不过,“雪月”自古便被世人一起称颂,他们英雄惜英雄,儿女长也不算怪事。

    落岚紧紧的握着匕首,问道:“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害我母妃,害我月家四千三百五十四口?”

    宁皇后看着落岚,跪了下去,说道:“不论你信不信,我都可以对苍天发誓,我只是想把她比如冷宫,从无杀她之心,更无杀月家之心。”话语透露着真诚。

    “难道你要告诉我,那些人,全是左丞相及其走狗做的?而他的势力,已经到了可以再后宫放肆的地步?”落岚的声音不自觉的高了起来。

    “因为我的诡心,左丞相借此控制着我,当时,我为了自保,便......”宁皇后没有说下去,她愧对月贵妃的信任。想到在临死前,月贵妃还是那么信任自己,将落岚会生还的秘密告诉自己,她就好恨自己。

    落岚看着宁皇后,沉默了许久,站起,说道:“皇额娘,你走吧!”撩起了珠帘,走到边坐下。至始至终,没有再看她一眼。

    宁皇后没有想到落岚会这样说,愣了一下。

    “该死的都死了,剩下的,都算了吧!我不想背负更多的罪恶。”落岚背对着宁皇后,母妃,你一定早就知道是她,对不对?把匕首给她,是想告诉岚儿,你原谅她了,对不对?

    “落岚,我...”宁皇后还想说下去,却被落岚打断了:“皇额娘,落岚还记得,六岁时,落岚得了天花,是母妃与您衣不解带的照顾看护,要不然,落岚早在十一年前就死了。”

    宁皇后依旧跪着,看着落岚瘦弱的体,哽咽的说:“即使那样,也无法赎我今生所犯下的罪孽。”

    “落岚相信,母妃早就知道皇额娘做的一切,但既然母妃将这把匕首交付于皇额娘,就表示,母妃原谅了皇额娘。”

    宁皇后愣了,随后,传来了低声的抽泣:“落岚,杀了我吧!”

    良久,落岚拔出匕首,迅速转投向宁皇后,宁皇后闭上双眼,脸上的笑容,那么释然。终于可以得到解脱了。匕首将珠帘割断,琉璃的珠子散落一地,声音悦耳轻灵。银色的丝线,带着一丝异彩。

    房间静得出奇,只能听到血“滴答”的声音。

    宁皇后面无血色的看着落岚,这,就是解脱吗?

重要声明:小说《绝世素容倾城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