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

    神天澶看看屋里的人,对落岚说:“怎么,皇后不在吗?”

    “你小子怎么来坤宁宫了?”婕月见到神天澶,皱着眉问。这小子可是个大恶魔,怎么会来这里?难道是来整皇嫂的?不对呀,为什么他要皇嫂跟他走?

    “皇后她...”落岚刚要找些借口,却被琅儿打断了:“五哥,姐姐不是在你面前吗?”

    “姐姐?”神天澶微皱了一下眉,嘴角露出了笑意,那么明显的玩味。他看着落岚说,“听琅儿这么说,那你就是皇后了吧,岚儿?”

    小小年纪眼睛却这么尖!落岚暗暗的想着,随后笑笑,说:“五皇子如此聪慧,怕是昨夜就猜到了吧!”

    “不算吧!”神天澶瘪了瘪嘴,对于落岚称自己皇子,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停了停,继续说道,“是昨晚你惩罚那个小贩时的手段,我才开始怀疑的。”

    “你们昨晚在一起?”婕月瞪着大眼,吃惊的问。

    “是啊!”神天澶的笑容真是有些古怪,“我们一整夜都在一起。一直到今天城门大开之时,婕月姐姐有什么问题吗?”恶魔式的笑容在稚嫩的脸上浮现。

    “没有!”婕月缩了缩脖子,正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虽然两个人都是商国的恶魔,但是,这个神天澶可是比她更魔的恶魔,自己在他那里吃亏比便宜多。

    “姐姐,下次,也要带着琅儿一起。”琅儿拽着落岚的衣角,一副惹人怜惜的样子,眼里还挤出几颗小豆子,那可是真正的晶莹剔透啊!

    落岚蹲下子,捏捏琅儿的小脸,说:“琅儿可是六皇子,怎么可以跟着姐姐一起胡闹?”

    “我不要,琅儿就是要跟着姐姐胡闹!”琅儿抱着落岚,一个劲的蹭,看来,落岚不答应是不行了。

    “喂,六弟,你怎么抱着了皇嫂,这般不懂礼数,要是二哥知道,会吃醋的。”神天澶站在一边玩味着说。脸上的笑,倒是与神天绝有几分相似。

    “小鬼,你都多大了?竟然抱着皇嫂不放?”婕月一脸不爽的说着,试图将琅儿拽下来,却没想到,琅儿人不大,力气倒不小。

    “琅儿,你抱得姐姐好痛啊!”他以为只有他会假哭,她落岚就不会了?开玩笑,这招可是她百试不爽的招式耶!

    琅儿见落岚难受的姿态,立刻松了手,这下子可是出现了所谓的连锁反应了:婕月本来正用力的把琅儿拽下来,这琅儿一松手,就她自己这一个力,这一下子便向后倒,琅儿被她连累的一起倒了下去,而琅儿则在很不小心的拉了一下落岚边的神天澶,神天澶哪里料到这些,重心突然改变,也就随着倒下去,一个三层小罗汉就此出炉了。

    “你们两个小鬼赶紧起来。”婕月一声怒吼啊。这两个小鬼比猪还沉,压死她了!

    神天澶算得上毫发无伤了,拍拍手站了起来,道:“六弟,这种好事你可以不带上你帅气的五哥我。”

    “琅儿,没事吧!”落岚赶忙上前,拉起琅儿,关切的问道。

    “没有!”琅儿稚气的回答,还不忘露出那可的小虎牙。

    婕月被自己的侍女清心扶了起来,揉着腰说:“小鬼,你不会说一声再松手吗?”还不忘抽手给琅儿一个板栗。

    “痛啦!”琅儿捂着头,委屈的说,“姐姐说她好痛,我就松手了,哪里想到你啊!”

    “你这小鬼!”婕月张牙舞爪起来。这落岚来了才几天,她这个正版姐姐就不是姐姐了啊?

    “不要!”琅儿立刻逃开了。

    两个人开始追逐起来。落岚看着眼前的一切,这样也不错吧!不过,落岚微皱着眉,神天悟怎么会来坤宁宫?

    “陛下,臣妾听说六王爷和婕月公主天天都去坤宁宫,你看,臣妾是不是也该去一下?”淑妃与神天悟在御花园中赏花,不知出于什么目的,竟谈起了落岚。

    神天悟有些不悦的说:“皇后她病了,就不要去打扰她了!”这话要让人听了,倒是有几分关心之意。可是,说话的是扬言要羞辱落岚的男子,真的是关怀吗?

    “可是,臣妾多少有些好奇,这皇后娘娘到底有什么能力,竟然可以与婕月公主嬉笑打闹成一片?”淑妃停了片刻,又道,“而且,臣妾还听说,坤宁宫上下太监宫女们对这位皇后都极其忠心,经常会主仆一起吃饭打闹呢。”

    神天悟想起昨夜,琅儿执着的样子,说实话,他也对落岚充满了好奇。淑妃说的事,他都知道,所以,昨夜才会去坤宁宫,可却没想到她病了。不让她今去太后那里请安,话出了口,自己都有些惊讶,不是一直想羞辱她吗?可怎么了?怎么就会莫名其妙的关心?是出于对那个狂妄女子的好奇吧!“不要再提她了!”神天悟不悦的神昭然若是。

    “臣妾知错了!”淑妃一直是最懂礼数的,见神天悟不悦,脸上竟有一种胜利的笑容。她到底是何居心?

    “算了,妃,朕今不好,妃不必在意。”神天悟摆摆手,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落岚看着手中的信,难道,后宫之首的位置真的那么重要吗?落岚微皱着眉,那个慈悲的女人,真的会为了一个虚名害死那么多人吗?想到这里,落岚不有些战栗。这个世界,真是太可怕了!

    婕月进门见落岚坐在椅子上出神,便好奇的凑上去问道:“皇嫂,你在想什么呢?”

    落岚急忙将信收了起来,笑了笑,说道:“婕月,你什么时候来的?”

    “怎么,皇嫂藏了什么?不会是书吧?”婕月坏坏的笑着。

    “什么书,不过是我的一位叔父给我的一封书信罢了!”落岚端起桌上的茶,轻抿了一口,面色有些凝重的问道,“婕月,这皇后的位子真的那么重要吗?”

    “我不是很清楚,但是,应该是很重要的吧!一国之母,后宫之首,权利并不算小呢。”婕月心里清楚,那封信绝对不会像落岚说得那么简单。不过,既然她不愿说,自己又何必去问?

    “权利,又是权利!为了权力,到底要牺牲多少人?”落岚有些悲悯的说。

    婕月摇了摇头,她是太后的亲女,所有人都对她毕恭毕敬,她不缺权利,所以从来不需要考虑这些。

    “算了,想这些做什么?这些与我又有什么关系?我只要将家族的血仇报了就可以了!”落岚平复了一下心,笑了笑,“怎么不见琅儿?”

    “他和天澶那小鬼一起去学堂了。”月家的血仇吗?婕月多少知道一些,她也听大舅舅和其他几个舅舅说过,她还记得,三舅舅说过,无论如何,他一定会为月家平反。听母后说,三舅舅至今未娶,是因为,他上了月家的幼女,徵国的月贵妃,也就是落岚的母亲吧!可是,要怎么报这个仇?她在商国,如何为月家报仇?

    “他们两个一起去的?”他们差了四岁,课程应该不一样吧!

    “恩!是二哥要琅儿一起去的。”

    是他?落岚似乎明白了,浅笑了一下。他是想她被孤立?还是单纯的想琅儿多学一些?这似乎,已经不重要了。

    “给太后请安!”

    “起吧!”

    “谢太后!”落岚并没有起,太后见状便,心下知道落岚必是有事相求,便问道:“皇后有什么事起说就是了!”

    落岚依旧跪在那里,说道:“太后,落岚想回徵国了却一桩十年的心事。”

    太后有些动容,这皇后出宫省亲一般是不准的,更何况,落岚她不仅仅是皇后,也是一个人质。“十年的心事?你说出来给哀家听听,若是事关重大,那哀家便准了,但如果不是什么要事,那又怎么可以随便离开。”

    落岚犹豫了一下,说道:“此时关系重大,若太后要落岚说,还请太后屏退左右。”

    太后想了想,说道:“你们都退下吧!”

    等左右都退了下去,太后说道:“落岚,你起来说话!”

    “是!”落岚这才起,说道,“这事关系我月家的血仇。”

    “难道,你是回国报仇?”太后一惊,落岚难道要只报那血海深仇?

    “是!”

    “是谁?”太后微愣,问道。到底是谁,竟然要她亲自回国才能报仇?还好是说,是她必须手刃仇人才觉得可以不愧对月家亡灵?

    “徵国的当朝皇后。”落岚毫不隐晦的说。

    “你...你确定是她?凭她一人,怎么可能害月家一门?而且,动机又是什么?”太后有意阻止。

    “其余人皆已死,只剩她了。至于动机,”落岚停了片刻,黑色的眼眸直视着太后,“作为后宫之首的您应该可以猜得到吧!”

    “后位?”太后吸了一口冷气,不错,只有后位,才会让后宫之人被牵连,“落岚,这事哀家不准你去。”她必须保住月家最后的血脉。

    “难道您真的愿意我月家一族惨死九泉吗,表姨母?”落岚直视着太后,带着几分愠恼。

重要声明:小说《绝世素容倾城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