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公主,你怎么敢那样对陛下说话?如果他没有顾及两国百姓,那你真的会被杀的!”月盈回想起慈宁宫的那一幕,不打了个冷颤,那真是想想就后怕的事

    落岚笑了,她看着紧张的月盈,笑着说:“我的傻月盈,如果他真的杀了我,那他就不配做一个帝王。一个...”

    “公主!”月盈慌忙的捂住了落岚的嘴,神色慌张的看了看门外,小声地说,“公主,你真的是大逆不道。刚刚的话,若是传到陛下那里,你是必死无疑了。”

    落岚无所谓的笑了,这个月盈,不愧是宫里的人。太守规矩了!

    “母后,朕不想娶她为妻。”神天悟回想起刚刚的那一幕。

    太后端坐在那里,看了一眼神天悟,对其它皇子说道:“你们觉得,这个长乐公主怎么样?”

    神天逸紧皱着眉,没有说一句话。是根本不用说吧!他刚刚的举动就说明了,他不喜欢她。甚至,是讨厌她。

    神天绝淡淡的说:“母后,儿臣只能说,她是个赌博的行家。”不错,刚刚的落岚,就是在赌,她在用自己的命与陛下赌一盘危棋。

    太后点了点头。这就是月家人!永远把生命看得最轻。

    “母后,儿臣不敢妄加断言,不过,雪矢就在外,不妨传唤他,向他询问岂不是更好?”神天释说道。

    “哀家倒是忘了,小三也去了徵国。”说到这个外甥,太后便笑了,“传雪矢来见本宫。”

    “母后,怎么用得着将雪矢传唤过来?刚刚的一切不就足够了吗?”看来,神天悟真的是恨透了月家。

    “皇儿,你要清楚,她是国母的事,是不会变得。”太后正色说道。

    “母后!”神天悟刚想说什么,却听到雪矢的声音:“臣参见太后,陛下,及各位皇子下!”

    “小三,这里都是自家人,不必如此拘束,起说话。”

    “是!”雪矢站起,“不知道太后传唤所为何事?”

    “天释,你来说吧!”

    “是!”神天释笑着说,“雪矢,你且把护送公主一路上的事说来听听。”

    雪矢愣了一下,看了看神天悟,心里隐约猜到,落岚刚刚必是做了或说了什么话。他想了想,道:“是!”随后,他将一路落岚所做之事一一道出。“这便是臣一路所见的长乐公主!”

    神天悟听后,皱着眉。这真的是刚刚那个女子所作所为?神天逸更是眉头紧皱,一个徵国的叛臣公主,竟然得到了两国边境之民的如此戴?神天绝摇着手中的折扇,唇边一抹笑意,他终于领教了月家的魅力。神天释更是惊讶,这商国边境之民岂是等闲?他们虽然贫穷潦倒,却有一的傲骨和极度慈悲的心。他们宁愿饿死,也不愿上战场杀敌。想国家数次派大臣前去教化,可他们天过于善良,就算死,也不愿双手染满人类的鲜血,商国甚至威,却也无济于事,可落岚,徵国一个小小的公主,竟然可以让他们顶礼膜拜,尤其是当他知道,落岚的护卫队中,竟有边境的子民,他的吃惊程度,不亚于神天逸。要知道,这群民众可是从不参加与军队扯上关系的活动。年龄稍小的神天澶在心里把落岚定义为双面魔女,要不然,她刚刚怎么敢威胁二哥,却又在之前善良的对待百姓?最小的神天琅从一开始就觉得落岚是个仙女,听到雪矢的讲诉,直接将她升级为不可侵犯的神了。

    太后也吃惊不少,随后说道:“小三,你下去吧!”

    “是!”雪矢恭敬的退了下去。他刚刚将众人的表尽收眼底,他不知道之前在那里发生了什么,但他知道,现在,众人将会以另一个眼光去看落岚。

    待雪矢退下,太后笑着说:“皇儿,你还是不想要这个皇后吗?”

    “就算她做了那些事,朕也不要一个敢威胁朕的女人,尤其是,这个女人还出自月家!”说到这里,神天悟的拳头握得紧紧的。

    “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让她返回徵国,岂不就给了徵国一个出兵的理由?而且,那些边境之民又岂会罢休?”

    “那就将她嫁给三弟好了!”看来是下了决心不要这个神通广大的落岚。

    “荒唐!”太后大怒,拍了一下案子,说道,“当初和亲之时,我商国说过,前来的公主会是商国的国母,我商国又怎可言而无信?”

    “母后请息怒!”几位皇子齐声说道。

    “母后,为什么一定要是这个女人?”神天悟真是翅膀硬了!

    “因为她是国母的不二人选!”太后怒目看着神天悟,说道,“她既然敢威胁你,那足以说明,她胆色过人,刚刚雪矢又很明白的把落岚一路的所做所为说得一清二楚,这样的女子,难道要放她回国对抗我商国不成?”

    神天悟果然没死心,又说道:“不论哪个国家都有明文规定,女子不得干预朝政,她又怎么能对抗我商国?靠那些边境之民吗?”

    太后冷笑了一下,说:“你不要忘了,你四舅舅那次之所以会败,就是落岚的母亲月贵人想出的克敌之计。”

    听到四舅舅,神天悟的双拳便握的紧紧地,那次,第一次出征的月文不过二十岁,却斩下了在战场近十年的四舅舅的头颅。这件事,他永生不忘!“我不会娶她!”语气那么坚定,那个决绝。

    “你...”太后指着神天悟,说道,“你若不娶她,就不要再叫哀家母后!哀家没有你这种不孝的儿子!”说完,便甩袖回了房间,留下吃惊的众人。

    神天悟现在是不得不娶了!

    “二弟,你还是娶了吧!”神天逸叹了口气,说道,“母后说得不错,与其给别人一个谋将,不如给自己一个报复的机会。”

    “大哥,难道连你也不支持我?”神天悟本来想把最后的一丝希望寄托在神天逸的上,现在看来,是没戏了。

    “二弟,大哥我说句实话,这丫头确实很狂妄,看着不顺眼,但,我还真是有些欣赏她。”神天逸露出了赞赏的神色。

    神天悟吃了一惊,这真的是那个恨徵国人入骨三分的神天逸吗?

    “二哥,我们逃吧!”神天澶拽了拽神天悟的衣角,说。

    “五弟,二哥真是没白疼你!”神天悟笑着说,“说吧,我们怎么逃?”

    “我们...”神天澶的话没说完,便被神天琅打断了:“不可以,二哥不可以逃!你要是逃了,那落岚姐姐会伤心的!琅儿不要姐姐哭。”神天琅一口一个姐姐,叫的那个亲哪。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被收买了呢。

    “六弟,要是不逃,二哥就活不下去了。”这还是刚刚那个口口声声说要羞辱落岚的神天悟吗?

    “二哥,劝你打消这个念头,你就是逃到天涯海角,母后也认定了月落岚是商国的国母,你不在,母后照样可以以任何借口让我们之中的一个,先替你娶回来,等你回来再慢慢收拾你。”神天绝浅笑着,这个家伙,最看戏了。这下,可好了他了。

    不待神天悟说话,神天释便道:“而且,国不可一无君,二哥你为一国之君,怎么可以轻易地说走就走?”

    “三弟、四弟,二哥我平时没有亏待过你们吧?你们现在怎么胳膊肘往外拐?”

    “公主,该起了!”月盈敲了敲落岚房间的门,怎么没有回应?“公主,奴婢要进去了!”说完,推开了门,才发现,落岚根本不在房间。这个公主,什么时候起来的?也不知道叫她一声。月盈向楼下走去,见一个侍卫站在楼梯口,便问道:“请问你可见到了公主?”

    “落岚公主刚刚出去了。”

    天呐!这个落岚公主,不能消停一会儿吗?“那你可知公主去了哪里?”

    侍卫摇了摇头,说:“公主并没有说,只是在临走时嘱咐,若姑娘醒了,不要找她,在天黑之前,她会回来的。”

    “什么叫不要找她?这个公主,真是太不负责了!”月盈气呼呼的回了房间。

    “烦请这位大哥通报一下,就是落岚求见家主。”落岚戴着银制的镂空面具,含笑说道。

    “姑娘在这里等一下。”门卫看了落岚一眼,转进了府邸。

    落岚看着华丽的府邸,想起了八年前第一次来到这里时的场景:

    “叔叔,为什么我们要来这里?”年幼的落岚仰着头,稚气的问。

    那个被落岚唤作叔叔的中年男子蹲了下来,笑着说道:“因为叔叔的家在这里啊。”中年男子宠溺的摸了摸落岚。随后,他们便进了府邸。

    落岚摸着门前的石狮子,九岁时的点点滴滴涌上心头,真的好想回到过去,那样,自己就不用嫁给神天悟,就不会失去自由。

    “岚儿?”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后传来。

    落岚转过,看着依旧英俊的雪觉,笑着说:“叔叔,好久不见。”

    雪觉将落岚搂进怀里,说:“岚儿,是叔叔不好!叔叔没有保护好你!”

    “叔叔在说什么呢?落岚现在不是很好嘛?”

    “岚儿,叔叔听说你要嫁给陛下?”

    “是啊!”落岚笑着说,“叔叔,落岚好渴呢!”

    雪觉这才想起来,他们还在街上呢,便拉着落岚进了府,顺便对门卫说道:“一会二少爷回来,让他去我那里。”

    落岚看着雪觉的房间,还是八年前的样子,一点也没变。

    “叔叔,婶婶呢?”

    雪觉笑着说:“哪里来的婶婶?”

    落岚愣了一下:“叔叔,你,还着母妃?”话一出口,落岚觉得有些失礼,低下了头。

    雪觉笑了一下,一如八年前那样,摸了摸她柔顺的长发,说:“小茹是我一生的最。即使经过了百年,我的,依旧不变。”

    落岚没有说话,因为,她知道,雪觉说得出,就做得到。她在心里默默的说:母妃,有一个这样你的人,岚儿真是羡慕你呢。

    “叔叔,有什么事吗?”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

    落岚转过,看清来人,吃了一惊:“帝空翎?”

重要声明:小说《绝世素容倾城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