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公主,碧旧大人他们回来了。”

    “这么快就回来了?”落岚站起,走出了房间,那三个人见到落岚,恭敬的说:“给公主请安。”

    “免了吧!”环视了一下四周,为什么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三位怎么在宫中为陛下祈福?”落岚淡淡的看了一眼雪矢,刚刚的话,哪里不对吗?看他的神似乎隐瞒了什么。

    碧旧笑着说道:“回公主,这些事要等过了七才可做。”

    “是这样啊!”落岚笑了一下,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那不知到时,我是否也可以去为陛下祈福呢?”

    “这些事由太后决定,臣无权决定。”碧旧的话,倒是一点破绽都看不出来。“今夜,太后在慈宁宫设家宴,命臣请公主前去。”

    “即是家宴,那只怕落岚尚未有这个资格。”落岚的白纱下,唇边带着浓浓的笑意。是在试探她吗?

    “太后说了,公主即将成为国母,自是有这个资格。”

    落岚沉默了片刻,道:“既然太后特许,那落岚岂能推辞!今晚落岚会准时入宫的。”

    “那臣这便回宫复旨,今晚,将会由雪矢为公主带路。”

    “有劳碧使者了!”落岚看向索晨,他要看到何时?落岚不皱眉,索晨这才收回了目光。“碧使者,不知在那之前,落岚是否可以请雪公子做落岚的向导,让落岚见识一下贵国国都的繁华?”

    碧旧看了一眼雪矢,道:“当然可以。臣这便去让人准备轿子。”说完,转走,却被落岚叫住了:

    “碧使者请慢!落岚只想随便看看,又何须劳师动众?只要雪公子随行保护便是了。”

    “这...”

    “碧使者不必担心落岚的安全。落岚的武功虽有些不济,但还是可以防的。况且,还有雪公子在边保护,落岚又怎会有事?”

    碧旧似乎有些为难,索晨想了想,便上前说道:

    “碧大人,不如,让索晨一同保护吧!”

    “这样...”碧旧的话没有说完,便被落岚打断了:“落岚不敢有劳索公子。”

    索晨没想到落岚会拒绝,愣了一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碧旧在这一路的护送过程中,自是将索晨的言行看在眼里,他知道,索晨喜欢落岚,只是,这是大逆不道的事,他不可以放纵他。便道:“索晨,你还要随我回宫复旨,怎么可以随行!刚刚公主的话也不无道理,那就由雪矢保护便是了。”

    “是!”雪矢恭敬的领命。可索晨却心生嫉妒的看着雪矢,为什么落岚总是要雪矢相陪?难道就因为他姓雪吗?

    随后,索晨便随碧旧出了驿站。索晨是碧旧从小看着长大的,他当然知道索晨心中的不满,驾马与索晨同行,说道:“晨儿,你应该清楚,落岚公主是国母的事不可能更改,所以,你还是死了心吧。”

    “舅舅,为什么你要这样说?你为什么不阻止雪矢?”

    “晨儿,雪矢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了,他纵使喜欢公主,他也会有尺度,可你没有。”

    索晨不语,他知道,碧旧说得是一路上自己总是看着落岚,没有任何隐晦的看着。也是因为这个,她才会那样拒绝自己的要求吧。

    “雪公子,那些女子是什么人?”落岚指着在楼上招摇的女子们,妩媚的容颜。

    雪矢看了一眼那里,似乎有些发窘的说:“那里,是得悦楼,那些女子是那里的姑娘。”

    “那个地方的小二都是些女子?”月盈惊奇的问。

    雪矢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落岚淡淡的笑了:“原来,那里就是得悦楼啊!可是,陛下驾崩,像这样的地方,不是应该休业七吗?怎么,难道,百姓不知道他们的陛下驾崩?亦或者...”落岚没有说下去,她相信,雪矢明白自己要说的是什么。

    雪矢一愣,不知该如何应对。

    落岚掩口笑了,果然是那样。这个国家的陛下,看来是...“那我们不妨去那里看一看吧!”

    “公主,那里哪是女子能去的地方?”雪矢连忙阻拦。

    “哦!你是指月盈?”落岚明知道是什么意思,却假装不知道的对月盈说,“月盈,你先留在这里,我与雪公子去看看便回来。”

    “是!”月盈不明白落岚为什么要这么做,可公主既然要她在这里等着,那她等便是了。

    “现在,我们可以去了。”

    “公主,你...”雪矢无奈的看着落岚,这个公主,是不是故意的?

    落岚笑了,她本来就是故意的。雪矢看似冷酷,那也是装装,每次她故意难为他时,他的表都很可,所以,在这一路上,她最大的乐趣就是逗他。落岚忍住笑,说:“怎么,雪公子难道忘了,我现在是公子,不是公主。”

    雪矢无可奈何,只好陪着落岚去了。

    “徵国长乐公主落岚,给太后请安!”落岚一白色纱衣,头上仅仅是一枝钗头凤,再无他物点缀。

    太后雍容华贵,看着一素白的落岚,先是一愣,而后才说道:“起来吧!”

    “落岚谢过太后。”月盈将落岚扶起落岚环视了一下四周,左右两边坐着的,便是几位皇子了吧!落岚的目光从皇子的上扫过,呵呵~~果然是一个比一个俊朗。

    “你坐在哀家旁边。”

    “落岚不敢!”清楚了一切的落岚,跪了下去,说,“那个位置,是陛下的位置,落岚岂能坐上。”

    太后看着跪在那里的女子,她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她已经知道了?太后故作悲伤地说:“皇儿已经离开了哀家,这个位置,谁做不一样?”

    “太后既然觉得惋惜,不如将陛下请出来,那屏风后哪里比得上太后边的位子?”在白纱的遮掩下,没有人看得清她的表。可,所有人的表却都被她看在了眼里。

    “你何出此言?”太后剑眉微皱。

    “回太后,昨进城,落岚得知陛下驾崩之时,煞是震惊。可今落岚见城里一派欢愉气氛,便猜想陛下驾崩乃是太后的试探。今晚,太后又请落岚参加家宴,落岚进宫之时见无白绫点缀,便知陛下并未驾崩,商国并未损失一位明君。”

    在座的人都愣住了,谁能想得到,一个小小的公主,竟有如此犀利的目光?几个懂事的皇子又想到她的份,想来,她看的出这一切也不足为奇,毕竟,她是月家的后人。

    “不愧是月家的女子!”一个声音从屏风后面传来。

    “落岚参见陛下!”落岚恭敬的跪在那里。

    “参见陛下!”除了太后,其余的人都恭敬的跪下。

    神天悟走出屏风,站在落岚前,低头看着落岚,说道:“怎么,一素衣,难道是给我戴孝不成?”

    “这只是对陛下的尊敬。”

    “尊敬?哼!”神天悟冷哼一声,说,“你月家人会对我商国尊敬?那当初为什么要斩下四国舅的头?”

    落岚愣了一下,国舅?难道是那个死在舅舅手里的将军?想了想,她说道:“上一代的恩怨,落岚并不清楚,陛下若是不满,可以杀了落岚,为国舅报仇。”

    “公主?”月盈吃了一惊。

    皇子们都是一惊,她怎么敢让他赐死?虽然神天悟不像大皇子神天逸那么痛恨徵国,但他却极其痛恨月家。

    “杀了你?”神天悟戏谑的笑了,说,“既然你嫁来我商国,那无辜处死你,岂不是给徵国一个出兵的借口?朕还没有那么笨!朕不会拿臣民的命来报复。朕要你,受尽羞辱。”

    落岚笑了,轻笑了一声,神天悟皱着眉,看着她,落岚开口说道:“陛下果真是民如子。那落岚就等着陛下的羞辱好了。”她起,对太后说道,“太后,落岚体不适,还请太后恩准落岚回驿站休息。”

    太后一直找不到办法制止,既然落岚给了台阶,她怎么会不下?“那你就先回驿站吧!随后哀家会派人去驿站给你看看。”

    “落岚先行告退!”落岚转离开,她不屑的看了一眼神天悟,想报复我吗?那就来吧!反正我自幼受的不少,我倒要看看你能有什么手段来羞辱我。

    神天逸手中的酒杯被他捏得粉碎,这个徵国的女子,太过狂妄了!

重要声明:小说《绝世素容倾城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