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军擒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七七飞鸟 书名:普陀传
    终于到了。华拓麻躬:“使臣稍等。”苍关长点了点头,心里猜测这西蛮之主会长的什么样。华拓麻旋掀开帘子,然后苍关长听到里面双膝跪在地面的声音,头接触地面的砰砰响。苍关长笑了一笑,果然想太多了,如果是平常,他定要以为这是蛮人敲山震虎,给他这个赵国使臣下马威了。拜托啊,这里是西蛮西蛮啊,他们那种榆木脑袋大概想的都是怎么徒手打死一只老虎,怎么用武力吓破敌人的胆吧。

    还真是算计惯了啊,怎么这次下凡养成了这个坏习惯呢,若是以后回到天界,和昭倾喝酒时还想着如何把他灌醉,自己偷偷下凡来,那可怎么好。

    华拓麻走了出来,打断了苍关长的胡思乱想:“使臣,大王有请。”苍关长不侧目,以前还真的把西蛮这地方想的太不开化了啊,看看,人家其实多有礼貌。他点了点头,随着华拓麻走进了帐篷。

    中军帐中,一个虎背熊腰,膀粗腰圆围虎皮的壮年男子正在拿着一把木制的雕花的弓看了又看,华拓麻先一步跪倒,俯全趴在地上,“可汗,使臣来了。”苍关长估计他这是为了表示对可汗的绝对尊敬,就像赵国人为了神话军权,称国君为天子是一样的道理。他往前走了几步,施礼却绝对不下跪,声音不卑不亢:“大赵使节苍关长,参见蛮王陛下。”闻言那位可汗才回过头来,华拓麻的眼里闪过一丝诧异:“使节,哪有还称大赵之理?”苍关长一笑:“我既然是引兵西向,这就是向你们大王解释我的来意。”华拓麻内心稍定,不再言语。可汗在苍关长全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苍关长一直站着不动含笑望着他,目光保持在他的手臂与下巴之间,以示礼仪。

    可汗发话了:“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苍关长神色古怪,这也太有喜感了吧,如果不是他忍笑定力足够,那赵国的人肯定要被他丢完了。华拓麻看了看苍关长一耸一耸的肩,解释道:“可汗不懂汉语,在下代为翻译。可汗刚才说,使臣劳碌,既然来到我西蛮地界,我们西满人必定好好招待使臣。”苍关长点头示意明白:“多谢蛮王,外臣就却之不恭了。”可汗高兴地把雕花木弓丢在一边,大力拍拍左右两个护卫,叫他们过去宰好牛,备好酒,招待贵宾。

    苍关长微笑一顿,立即又若无其事地拱了拱手,随着大家出去了。

    广场中间,几个半着大力士在角力,蛮兵生起火堆,烤着各种牲畜,蛮王准备了丰富酒宴来招待他最尊贵的客人。

    苍关长端起一杯酒,遥向可汗之意,然后优雅的用袖子遮住杯子,一饮而尽。

    他其实是郁闷的。不要这么好不好,搞得我怎么好意思等下向你们下手。马酒顺着指尖慢慢滴落在地上,旁人看不见,只看的剑苍关长脸上慢慢泛起的红潮。喝了一会酒,苍关长于半睡半醒之中又被拖出去和武士比骑,然后是被一群姑娘拉着一起围着火堆转。

    可汗高兴地望着这远方来的客人开心的与蛮兵玩耍,欣慰地想,这下,西蛮有救了,不知怎么的,难道喝多了,头晕晕的,看着苍关长蓝色的影,也好像变多了几个。太开心了啊,真是不胜酒力。头一歪,就趴了在桌子上。

    众人的反应也都差不多,苍关长这边已经开始打醉拳了,离苍关长最近的几位蛮族姑娘刚想去扶一下他,他一个趔趄,晃过了搀扶的手,姑娘们自己先倒了下去,苍关长眯着眼,呵呵傻笑了两声,也倒了下去。

    几乎在一瞬间,所有喝过酒的人,都笑呵呵,完全无察觉的,心满意足地倒了下去。他们尊贵的客人在呢,今晚真是喝醉了啊。

    一阵整齐的马蹄声传来,立刻包围了整个广场,领头的着淡蓝色衣衫的少女跃下马来,轻轻喊了一声:“关长。”

    苍关长晃悠晃悠的站了起来,立刻换上一副清明的神色,他抬眼扫视四周,微微笑了一下:“你怎么找了过来?”

    小花道:“我们先找到了疾风,它躺在地上,伤伤势说轻不轻,说重不重,看上去一步也走不了,实则没什么大的损害,好像是人故意让它走不了。我想以你的子,马在人在,马王人亡,必定不会丢下它不管,能如此伤筋不伤骨,答案只有一个,做这件事的人在暗示什么。我叫明将军四处找了找,发现到处都是尸体,却没有你,我们来的一路上都是石子,还有大量往一个方向走的马蹄,在一片深林后的一颗树后有一根蓝色的带子,顺着这片深林,每隔一段路程,就会有别的指向物,或是堆成一个方向的干草,或是竖着排列的树枝,甚至是岩石后面一个深深地掌印。”

    小花眼里尽是温柔:“花了不少心思吧,普天之下,能有这种内力的,除了你,我想不出第二个。”苍关长笑了笑:“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小花也。”小花微微一笑:“你为我们赢得了时间,能撑到我们来之前。”

    明度难掩心潮澎湃,下马就伏地拜倒:“太傅。万幸,太傅安好,太傅安好!”苍关长一把把他扶起,口气责备:“说了多少次,不要随时给我拜啊跪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苍关长英年早逝呢。”

    小花看了看四周倒下的蛮兵,抱着袖子好笑道:“看来没我们什么事啦。你做了什么?”苍关长耸耸肩:“估计是什么十香软筋散的之类的东西。”小花笑道:“你天天带这个?”

    “以以防不时之需罢了。”

    明度前去探了探可汗的鼻息,确定是睡着无疑,转头问苍关长道:“太傅,这些蛮兵走么办?”苍关长一笑:“这些蛮将,还当我是梁国卧底,专程引来赵军让他们杀呢,既然这样,就让我们给他一个惊喜,大惊喜吧。”

重要声明:小说《普陀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