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求出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七七飞鸟 书名:普陀传
    “臣请求出使西蛮,望陛下恩准。”

    “就凭你?”赵勋笑望苍关长 ,“你有什么把握?”

    苍关长道:“就凭臣手上的这根玉箫。”

    太子好不容易做了几个月乖巧柔顺的样子,这时终于怒了,“苍关长,我不许你走!”

    连“苍哥哥”都不叫了,小家伙真是蹬鼻子上脸啊。

    话说最近他们关系一直有些许微妙,太子除了骑以外几乎都没有主动找过苍关长说过话,小家伙自尊心很强,苍关长说他贪玩,他便改掉恶习,苍关长笑他无知,他便熟读经书,希望的就是有朝一能再有资格叫他一声“苍哥哥”。

    可如今他居然说要出使西蛮,不是他告诉他西蛮有多凶险,不是他告诉他仁义多么不可行,为什么他还有不顾他的关心自己去冒险呢?

    “我——不——许。你如果执意要去,带我一起去!”

    “下难道不怕西蛮族?”

    “你不怕,我就不怕。”

    苍关长暗暗叫天,口中却说道:“可是陛下已经下旨,臣不出行,下还是静待臣的佳音吧。”

    “那还不好办,我这就去求父王,太傅等我。”说着就转消失在内了。

    太傅大人只好笑着摇摇头,阻止不了啊,太子是你我用的这一招。

    王位初走出来:“太子回不来了吧,陛下定不会让唯一的儿子出去冒险,你用这一招激他去求陛下然后让他被扣在哪儿,好你个苍关长。”

    “不过,你到底为什么要要求出使西蛮?”

    苍关长看了他一眼,没有答话。

    如你所见,太子被关在了水样宫,不管如何拳打脚踢,那门都分毫不动,不管如何大声呼喊,宫女太监唯唯诺诺却绝对不开门。

    赵陵光真的急了:“水月,你开门,我绝对不和任何人说是你开的。”

    水月心疼道:“太子还是稍安勿躁吧,奴婢绝对不能开门。”

    赵陵光不放弃:“水烟,你打开,本宫把所有父王赏赐的珠宝全部送给你。”

    水烟端正地站好:“陛下吩咐过,不管下如何哀求,都可以置之不理。”

    赵陵光发怒:“大胆,你们竟敢违逆我,若叫我出来,定叫父王严惩你们!”

    众人慌忙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太子饶命,奴才们都是奉了主子的命令,太子不要为难我们。”

    “你放我出来,我就不为难你们。”

    深知这位太子爷在赵勋心中的分量,为了后平抚他的怒气严惩他们也不是不可能,几个小太监左右为难,腿都在发抖。

    “你们都跪在外面做什么”

    小太监见来人不觉都松了口气,赶紧卸下包袱往来人上甩:“王大人,太子爷非要出来,奴才不敢做这个主。”

    来人点了点头,往宫门前走了几步:“太子,陛下旨意,让太子研读诗书。”

    赵陵光一听声音,知道是御前一品带刀侍卫王能楚,父王边的大红人,心想完了,没希望了。

    心里越发烦闷不堪,若是你不来,说不定他们还可以放我出去。

    “王能楚,太傅都走了,你叫本宫读什么书!苍哥哥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唯你是问!”

    王能楚不失笑,“若太子去了,试问用能帮上什么忙?难道对苍关长就这么没有信心吗?”

    这次轮到赵陵光愣。

    “下想不想知道苍关长为何要出使西蛮?”

    “我……”

    赵勋也只送到城外,“关长,接下来的事就拜托了。”

    苍关长大步上了马车,放下了帘幔,挥了挥手,马车出发。

    马夫用力挥动马鞭,车轮的旋转速度越来越快,平平稳稳使出城门。

    “苍哥哥——”苍关长自小耳力过人,一听浑一震,太子怎么来了,他这时候不是应该被扣在皇宫里吗?

    他还是极快地扯住了马夫缰绳,跳下了车。

    太子一个箭步扑上来,就紧紧抱住了苍关长的腰。

    跑出了皇宫不知花了多少工夫,这么远跑来看他,苍关长心里一阵柔软,蹲下来抱住他,口气责备:‘太子金枝玉叶,怎么能去蛮荒之地以犯险,微臣当不起。”

    太子推开他,退后了两步,小声道,“陵光并非要跟着太傅去西蛮给太傅添麻烦,虎儿只想作为一个弟弟送送哥哥。”

    苍关长想了一肚子话,此刻竟一个也骂不出来,不暗骂自己,都几千了岁了,居然还流行感动,这几千年算是白活了。

    太子笃定的将他看着:“先前是虎儿鲁莽了,现在虎儿想做的就是相信太傅,虎儿会每天为太傅祈福,以保太傅平安。”

    “你怎么来的?”,苍关长眸间精光一闪,“王能楚和你说过什么?”

    太子低头不答。

    苍关长叹了口气,小娃娃长大了啊,有事居然瞒着他。

    拍拍他的背,看着他,然后站起来,正想臭骂他一顿,忽然目光在赵陵光后一紧,大声道:“让开!”

    太子被迷迷糊糊推开,一支箭从肩头擦了过去,黄色的锦袍划出了长长一个口子。

    苍关长抽出玉箫,反手把赵陵光护到后,“谁?出来!”

    城头上的将军也是愕然,眺目远望,方才报:“太傅,并没有任何人。”

    苍关长浑杀气毕现,虽然很不想惊世骇俗的使用法力,但是来人轻功高强,普通士兵根本无法察觉。

    能我到这一步啊,算你狠。

    他迅速地把玉箫放到嘴边,极其准确催出来清脆的声音,如棉絮拂过柳条合着内力形成一个淡蓝色的光圈,在四方急速一扫,空中的的人一声闷哼跌了下来。

    并不是藏匿起来,而是轻功到了一种极致。

    “你是无影派的。”

    四周的士兵都急速汇合起来把太子围在中间,可是任然大脑没有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

    黑衣人一笑,苍关长左手掐住法诀,冷笑:“想自杀?我有一万种办法让你生不如死。”

    黑衣人终于失色,因为他发现浑都动不了,手中的剑无法挨到脖子,连咬舌自尽都做不到,怎么可能,他一支玉箫先是追上了无影宫最高绝学“隐”,现在什么都没做,他怎么可能制住我的经脉!这个人到底还是不是人!

    苍关长在心里补充不是,“你是何人派来的?”

    黑衣人不答。

    苍关长叫道,“清将军,此人行刺太子,刚当何罪?”

    清将军还没有反应过来,“交给有司,依律处死。”

    黑衣人冷笑不已。

    苍关长道:“你是死士,我知道你不怕死,可我记得你在禹县有一个妹妹。”

    黑衣人惊倒:“你如何知道?”

    “天下事,我有什么不知道。我知道你妹妹患重病,你为了换钱买药,去无影宫成了死士,可你有没有想过,你若死了,你妹妹怎么办?”

    黑衣人已经冷静下来了,“你不必花言巧语,无影宫答应过我,我若不测,自有人替我照顾她。”

    “他和你说的该不会是叫你放心卖命,所有无影都会帮你解决吧。”

    “正是……”

    苍关长道:“我就让你看看,他们是如何解决的。”

    修长的手反转玉箫,苍关长推掌,结成玄光镜。

    赵陵光惊愕不已,苍哥哥还有这种功能!从士兵中走出来,清将军不敢松懈地护在他后。

    玄光镜已经映出了影像,四五个穿黑色道袍,手里提着血淋淋的杀手近一间小茅屋。

    “掌旗手?”

    “他叫赵松之,无影护法,我想你应该知道,他前年为完成任务,一去不回,他死后,你们宫主叫掌旗手亲手解决他的母亲。这个是魔教夫人,你们宫主看中了她的美色,许诺只要嫁给他,便救她的夫君,可是一夜**之后,一掌将他打死。这个人是无影的师兄,你们宫主害怕师父传位于他,杀了你们前任宫主……”

    黑衣人呐呐道:“宫主居然是无影杀的……怎么会……那他说过会帮我们照顾家人都是骗我们的!”

    “他还干过多少好事就不用我说了,我相信你死之后,你没有利用价值了,你妹妹必定成为下一个亡魂!”

    黑衣人眼神慌乱:“怎么会……怎么会……我这一生都是为了她……难道……竟害了她!”

    苍关长道:“你还想不想死?”

    黑衣人道:“只要你放过我,我就告诉你我的幕后指使。”

    黑衣人道瞬间冲开,苍关长道:“不用了,我已经知道是谁。”

    黑衣人道:“那你为什么还要和我说这么多?”

    苍关长道:“我留你后自有价值。”

    黑衣人站了起来,苍关长大声吩咐道:“今后入城商人必须宣称太子遇刺,另外加派御林军保护水样宫,来人,把他关押起来,今天的事,对任何人不许泄露,连陛下也不可以。”

    清将军领命而去。

    苍关长挥了挥手,士兵都散了。他走到太子跟前,蹲下来,“这支箫你拿着,贴佩戴,它可以保你无恙。”

    太子道:“若我拿走了它,太傅怎么办?”

    “无妨。”拍了拍他的头,赵陵光因为刚刚苍关长大显神威,对他出使西蛮瞬间充满信心,因此也不绝对不会怀疑苍关长出使西蛮会有危险,低头乖乖收好。

    黑衣人拱手:“我叫虞潜,多谢。”

    苍关长摆了摆手,士兵捆住他,就玉成关的牢里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普陀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