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王若此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七七飞鸟 书名:普陀传
    风寰宇震惊到:“什么?苍关长又去喝花酒了?”

    平时虽说这小子风流,但不至于没有轻重,他新被赵勋怀疑,尚未澄清,早朝过后,又去觐见了皇帝,一句话不解释也就罢了,还空让人落下“苍家太傅好酒好色逸于享乐”的话柄,太子接连几天在宫里大吵大闹,说什么“没有苍哥哥来虎儿(太子的字)就不上课”,早朝也通通称病,赵勋倒是乐于所见,还假惺惺地问候一句让太傅好生养病,好一副君慈臣义的感人画面啊。

    风寰宇冷笑不已:“还不是苍御离手握天下兵权,万民所望,多数将领由他提拔,衷心于他,在军中威信也甚高,你不能直接消他兵权,惹来众怒,就美其名曰‘赵国只有御离才能保的境内安泰’,把他调离京城,镇守边关,只是你没有想到的是,有他苍御离,陈国真的不能再进一步,只能在嘉定关之外看着赵国肥硕的土地咬牙切齿,屡建战功,万民恭贺,赵国除了你赵勋恐怕人人开心,你不仅要做出一副朕心甚慰的表,还要祭太庙,告祖宗,苍御离乃天降神人,守护我大赵,有功不赏,你要心痛,朕真是忍痛才把御离调离京城。十五岁的苍关长就被封为太子太傅,你真是相信苍关长,把你的独子,国家未来的天子放放心心交给苍关长,那叫一个天恩浩!”

    王位初叹了口气:“自古君王多负心,为君王,就要考虑许多事,均衡几方势力,如果把国家百姓全部压在对一个人的信任上,那充其量只是一个感用事只讲小仁小义的任国君了。”

    “所以赵勋要质疑苍家的忠心,所以皇兄舍得把他唯一的女嫁给赵国。”风寰宇手渐渐握紧:

    “这样的帝王之才,我风寰宇一辈子也没有。”

    王位初先想呵斥一声王爷如此言语太过有**份,但张了张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无声地叹了口气:“有时候卑职真的认为,王爷和苍关长在某种程度上是一样的人。”

    风寰宇一听怒火中烧::“什么!位初,你居然说我和那任小子是一样的人!”

    王位初讪讪而笑,一副“看吧看吧,连语气都越来越想像”的表

    “苍关长被君王猜忌,不愿首先去解释,反而称病不早朝,三天三夜在怡红楼喝花酒,王爷你知道这说明了什么了吗?”

    风寰宇沉默了一下子,才道:“这说明他——重重义”。

    “是啊,任何臣子处在这样如何和国君解释都解释不清楚的况下,应该早一步先结交党羽,稳定势力,收买人心,以便不测之患,可他苍关长,什么也不做,反而整喝花酒,不理政事,反而给一个国君一个治罪的理由,他这样不是任是什么?”

    王位初轻轻道:“王爷,你又何尝不是,当初先王选太子,你努力一下说不定如今陈国国君就是你,你却偏偏……”

    风寰宇看向他:“位初,你也应该明白,我这样的人,是不适合当皇帝的。我有治国之才,却没有治国的狠心。苍御离功高震主,如果我和他是兄弟,我怎么忍心除掉这样一个十几年与我患难与共的兄弟。这一点,皇兄比我做得好,赵勋也比我做得好,他们的才能虽然有限,可是君王的气度却已经有了。”

    王位初笑着摇摇头:“王爷你最会推脱,这些都在其次,最主要的是王爷断不了这骨,皇上,是您的哥哥。”

    他看向风寰宇:“这一点,您和苍关长都一样。”

    “十五岁被封为太子太傅,苍家满门荣耀,可是苍关长并不开心,因为这并不是皇帝的倚重,反而,这恰好是皇帝的不信任,只有苍关长在,苍家的命脉在,苍御离才不敢公然反上,苍关长明知这样微妙的形势,可还是拼尽一切教好太子,韬光芒,匿才华,做出一副恃宠而骄风流公子的样子,好打消赵勋的顾虑,保全苍家满门的命,一切小心翼翼,他却还是在自己范围内竭尽所能为国家出一计一策,哪怕没有奖赏,哪怕赵国强盛后并没有人知道一个苍关长,世人记住的永远是那个为美人一笑千金一掷的富家公子,他依旧没有怨言。”

    风寰宇沉默着。

    王位初摇摇头,语气怅然:“赵勋不一定不知道这件事,可依然利用苍关长的才华,使得赵国强盛,这就是皇帝和王爷您的区别。”

    风寰宇失声道:“他知道?”

    “一向庸碌无能的丞相忽然变得精明能干,他怎么会不起疑心?明察暗访,自然联想到一个风流不羁又却总是能够在不经意间一语中的太子太傅上。”

    风寰宇起就走,王位初纳闷道:“王爷去哪?如今我们只是出使使臣,为何要随意行动惹人怀疑?”

    “去骂醒苍关长,这样一个国君哪里值得他的忠心。”

重要声明:小说《普陀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