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断不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七七飞鸟 书名:普陀传
    苍关长乃是苍御离独子,能诗文,善吟赋,因其文韬武略,才冠古今,十五岁便被封为太子太傅。

    如今已有五年了。

    和风寰宇说去怡红楼不过是推托之词,苍关长负手走在白玉台阶上,不愤懑出声:“爹,您远在边关打仗,他却忙着在这里猜忌臣心。”

    礼部侍郎许解站在台阶之上,看着苍关长一步步走来面色沉,忧心道:“关长,你是要去见陛下吗?”

    苍关长看他了一眼,没有答话。

    “通敌罪名不小,关长陛下向来视你如子侄,你好好与他解释,陛下自然知道你是清白的。”

    苍关长慢慢进入内,赵勋正伏案看奏章。

    苍关长行了一礼:“微臣拜见陛下。”

    赵勋也不言语,仿佛没有听到苍关长的话。

    苍关长耐心的等待着,半响,赵勋才抬起头:“你来了。”

    “是,我来了。”居然连“臣”这个字都去掉了。

    赵勋倒是不以为意:“你知道朕叫你来所谓何事吗?”

    “微臣愚昧,望陛下明示。”

    赵勋打量苍关长半响,看他无半分惶恐之色,心下居然一丝失望,他叹了口气:“太傅,皇儿的

    功课做得如何?”

    功课?苍关长心里冷笑,就知道他不会这么直接问出来。他弯:“陛下放心,太子**,一点即通,在兵法上颇有造诣,将来成就不可限量。”

    赵勋哈哈大笑:“名师出高徒,全亏太傅教导有方。”

    苍关长宠辱不惊,躬施礼:“微臣不敢。”

    鹰隼一般的目光在苍关长蓝色的衣角上一扫,赵勋又立刻把目光移回了奏章。

    气氛沉寂了下来,整个圣清宫只听得到赵勋用指甲敲打龙案的声音。

    “你就没什么话想对朕说”

    “微臣惶恐,陛下要臣说什么?”

    笔直的躯,丝毫没有因面前的九五之尊而有一丝的弯曲。

    赵勋手指一顿,呼吸也变沉重了些:“若没有什么事,你——退下吧。”

    苍关长施礼:“是。”

    虎威将军走上前来:“陛下,他倒是沉得住气。”

    赵勋握奏章的手紧了一紧。

    “朕就不信,赵国没有苍家父子,还会亡国不成。”

    ※※※

    “要灭赵国,内除苍关长,外除苍御离。”

    风寰宇脸色一分分沉了下来:“位初,有些事我明白,可就是做不到。”

    赵国从一个微末小国跃五大强国之一,除了十七代国君出色的政治才能之外,忠将贤臣同样功不可没,而君位传到赵勋手上,赵国在陷入空前的危险后更是赢来了前所未有的强盛,这几十年来赵国和陈国一直打打战战,从未停息,直至两国损耗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两国的国君终于坐下来冷冷静静谈判联姻,才有可能保持百姓暂时的安定。

    风寰宇语气苦涩:“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为了所谓的安定,背井离乡,要嫁给一个自己不且年过半百的男人,皇兄的心,到底有多狠?”

    王位初喝道:“王爷!卑职乃这次联姻使臣,皇上交代务必让赵国人亲自签下这份和书,您难道希望两国继续打仗不成?”

    风寰宇眼神一黯。其实他随王位初出使赵国除了联姻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任务,为陈国出去彻底的隐患,苍御离有御敌之勇,苍关长有治世之才,要赵国彻彻底底垮掉,只有拔除这两个人。可他来到赵国,与苍关长相交不过十几天,就深深被苍关长绝世的才能,过人的勇气,博大的怀,和沉稳的气度所折服,所谓英雄相惜,不过如此。好吧,除了那小子有那么一点风流。

    他千方百计的陷害他,他只是温柔地对他笑,依旧云淡风轻的出去喝花酒,是啊,泰山崩于前他苍关长又何需改色?

    他知道,他知晓他模仿他的字迹把他和魏王写的通敌书呈给赵勋看,好对他们父子起疑心,只是他从来不点穿,他有自信可以足够应付过去,依旧与他弹古琴,吟雅曲,喝花酒,舞长剑,举手投足,天人之姿。

    天下之间,知他懂他,一言点穿他的恐怕只此一人了吧,哪怕他们本来是敌人。

    风寰宇计划落空,不是不失望的,只是败给苍关长,他心服口服,所以他把给赵勋的通敌文书呈给他看,想故意打趣他,一瞬间,却看到苍关长忽然苍白的面容,他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他愤怒,这样一个谪仙般的人物,怎么会和那些迂夫子一样,愚忠!以你倾世之才,何须只忠于一个皇帝,一个国君。你的怀,你的报复应该是建立在帝王的基础上来实施,赵勋无才,汝应取而代之!

    你为什么会因为赵勋的先入为主不分忠而心痛,为什么会因为赵勋的怀疑而悲伤,你是英雄,不应该学小女子的儿女长当断不断!

重要声明:小说《普陀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