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妹之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七七飞鸟 书名:普陀传
    “随我回去。”这一声已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

    筱儿挣脱了他的手,然后一步步后退,看着眼前面容冷峻的男子脸色越来越沉。

    “回去?”她冷笑,“回去继续伤天害理?回去继续为魔君效力?”

    她缓缓扫视,然后不留余地:“哥哥,错过一次,不要再错第二次。”

    风卷起她的淡蓝色长裙,少女脸上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我答应过师父,此——生——此——世,不再沉沦妖道,不再枉害一人。”

    钟镂终于惨然后退:“妖道…….是啊……在你面前…….我…….从来只是妖道。”

    筱儿自知失言:“哥哥……”

    摆摆手:“罢了。希望你永远不要为今的决定后悔。”

    高声喊道:“哥……”

    一阵黑光闪过,那人已绝尘而去。

    筱儿心中黯然,她太明白她的处境,她太了解他的;所以,她知道,她最亲最的哥哥再也再也不会回头了。

    重重跌坐到地上:“师父,我……是不是做错了?”一双修长的手轻拍她的头,筱儿愕然望去:“师父?”

    一袭白衣,纵奔千里,不染风尘,赫然是墨畤镜。

    墨畤镜上前一步:“筱儿认为,至今为止,你可曾为你所做的每一件事后悔?”

    筱儿认真的想了一想,然后老老实实道:“没有,稚子何其无辜,我总不能平白无故取了他的命,我自问不是良善之人,在魔界这么多年,耳濡目染,沾上了一些暴戾之气,总是轻轻巧巧的害人命,从来没有人问过我该不该,我也不能明辨对与错,但是那个孩子,眼神清澈,拉着我的手喊我姐姐,他那样小的子,那么信任的眼神,一下子暴露在众妖面前,我…….又怎么忍心?”

    在魔界这么多年,还能保持清玲之心,总不枉她系六界安危,是青佚的托世之,墨畤镜嘴角微微扬起一个弧度。

    不过筱儿没有注意到师父面上的变化,只是沉声道:“那一刻,我才想起问自己一句,这么多年来,是不是做错了?我跑上前去,拉住了那个孩子,可是他一直跑一直跑,我总也追不上,我好害怕好害怕,我好害怕,我总觉得那个孩子他会闹出大事,我也怕众妖发现在魔界里有一个人类,然后残忍地在我面前吃掉他,可我,却什么也做不到。”

    墨畤镜静静的听着,听着他的小徒弟慢慢陷入了自己的世界。

    “那一刻,我好痛恨自己的无力,大家都可以变去飞来,可我却只能被哥哥保护,其实我一直知道,在魔界生存多么不容易,可是哥哥还要分心来照顾我,他永远什么也不说,然后冷眼呵斥我,我却总可以看到,他每次做完魔君派的任务之后掩不住的憔悴与疲惫,我总可看到,他上手上又新添的一道道伤痕。于是,我才明白,在这个世界,我是不同的。”

    “后来,哥哥告诉我,那个孩子竟然就是魔君,并通知我魔君要见我。我很怕,哥哥为了不让别的妖怪伤害我,从来不让我出门,可是哥哥握紧了手,用力的一拳砸到墙上,那个据说无坚不摧任何法力都打不穿的墙,居然裂了,我才知道,哥哥有多么不想我去见那个小孩。”

    “但我还是去了,我从来没有想到令哥哥那么惧怕的一个魔君居然是个三岁小孩。他的容颜如玉,他的眸似星辰,他的皮肤胜雪,他的神堪比皓月。”筱儿顿了顿:“可是,他是魔君,那个可以让无数人臣服,无数人俯首帖耳的魔君,他强大的法力,他从心底而生的气势都宣布了他的不同。”

    “我才明白,看一个人,绝对不能光看表面,就像哥哥,外表冷酷,其实重重义,譬如师父,看似无,其实对谁都关心。”筱儿抬头:“错了就是错了,不能因为习惯而不去责怪,错了就是错了,不能因为不懂就依然问心无愧。”

    墨畤镜微笑:“筱儿长大了。”

    脸红到不好意思,扯扯墨畤镜白色的袍子:“师父,你说过等筱儿背会《草木鉴》后陪我去人间的,既然已经下山来了,不如……”

    还没背完就想着玩了,墨畤镜苦笑,他这小徒弟。

    “走吧。”

    筱儿欢呼了一声就拉住了墨畤镜的手。

    师徒两一大一小,牵着手,慢慢走向人间。

重要声明:小说《普陀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