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江南—[天地会]

    一个月后

    “莲儿…莲儿…。”韬塞自门外匆匆进了玉茉的园子里,吵得玉茉收拾起了午后小睡得困意。

    “爷,您这是怎么了?不是跟福晋在八爷那儿作客吗?怎么兴匆匆到我这儿来?”玉茉忍不住用手绢儿摀着嘴,打了个哈欠。

    “莲儿在怪爷打扰了妳的午睡阿,那莲儿就罚爷亲一口好了。”韬塞又开始甩起痞子的无赖样子,看得玉茉也是一脸无奈。

    “爷怎么这么说呢?只是莲儿不明白,爷怎么会这个时候回来,还这么兴匆匆的模样,像是中了状元似的。”玉茉一脸陪笑,她明白这个主儿,可是极为孩子姓,若是惹得他一个不高兴,脸可是立刻臭得跟块石头一样。

    “莲儿,刚才九哥找我入宫,说是要再微服到江南,九哥说了,江南的好山好水好风光,他想去瞧瞧,还要像上回那样带着妳一道出门,妳可准备好,明儿个,九哥会带着常得先到咱们府上,再一起坐马车前往江南。”韬塞将顺治又要再次出门猎艳…不..是考察民的行程,让韬塞来办,还非得带上玉茉不可,看来这顺治的书,可不是白送。

    玉茉心里想着”果然是无功不受禄,礼还是别随便收,将来麻烦的事才会比较少,可这皇帝的礼,哪是说退就能退,这退了,搞不好人家还会说”抗旨不尊”,这认识皇帝有甚么好?不过是让自己变得更逆来顺受罢了。”

    玉茉回道”遵命,我亲的爷….莲儿一定会准备好,不会让你丢了颜面。”

    韬塞摸摸玉茉的脸蛋儿,宠溺的笑道”还是我的莲儿最贴心,知道替爷在九哥面前争一口气,上回九哥见妳马骑得好,他还问了妳好多事,像是以前在家里的状况,还有现在在这儿的形,九哥关心妳的举动,还真让爷有些害怕。”

    玉茉听得有些胡涂问道”爷害怕?怕甚么?”

    韬塞一听,搂着玉茉的肩膀,坐到了边说道”爷担心,九哥看上妳,碍于我的面子,他不说,就好像十一弟的福晋,不就是让九哥给收到了宫里,若不是妳事爷的侍妾,不能在宫里安名份,说不定九哥也把妳给带了进去,这叫爷怎么过子阿,没有妳在爷边,那天可是会塌下来的。”

    玉茉听完,嘴角一笑,她抚上韬塞的脸庞,安抚的说道”爷莫怕,莲儿会陪着爷的,不会进宫里去,况且,莲儿也不是长得多狐媚的女子,不会让皇上失了魂的。”

    玉茉清楚这子的长相,在现代的确艳丽,但在这清代的服饰的装扮下,并不能显现出多么媚的模样,倘若是在唐朝,那一的胡衣,勾勒出的玲珑段,那可就不一定了。

    韬塞想想,似乎也认同了玉茉的说法,便说道”莲儿说的很有道哩,可…这男人看女人,可不是看这衣裳,莲儿脱下这衣裳,可是叫爷看得发傻,爷也不明白,这不穿衣服的莲儿,怎么会比穿上衣服的莲儿,更叫人动心呢?幸好这不穿衣服的莲儿,只有爷看得着,若是别人见了,爷必定要他那双眼珠子,要不然,这莲儿若是被轻蔑了,那爷可是会心疼的。”

    “爷,这是哪门子的话,做人哪能这么野蛮。”玉茉拍了韬塞的大腿,佯装羞愤的模样。

    翌

    顺治果然带着常得跟几个侍卫,程着马车,来到了韬塞的府前。而韬塞跟玉茉,也早已准备好,要陪着顺治出发,来到江南。

    “爷,圣上看起来好像心事重重的模样?宫里有出甚么事吗?”玉茉好奇的付着韬塞的耳旁,轻声问道。

    “是阿,这是宫里的秘密,太后最近老是为难贤妃,可九哥就是疼着贤妃,但这贤妃,知道九哥知晓,一句话也不敢抱怨,一直到上回,静妃到贤妃的宫里撒野,让九哥正好撞见了,九哥才到太后那而,气得要将静妃打入辛者库,可这太后怎么可能舍得,再怎么说,这静妃也是太后家那儿的亲人,这到辛者库,那金贵的子怎么受得了?九哥这次出来,也是为了避避锋头,可又担心贤妃在宫里让人欺负,当然一脸心事重重的模样。”韬塞说完,故意在玉茉的耳垂下亲咬一口。

    玉茉羞的说道”爷好不正经,出门在外,还吃莲儿的豆腐。”

    韬塞见到自己的女人,那拒的模样,嘴角早已弯起了一个大弧度。”原来那娘卖得豆腐,就是这个豆腐阿,难怪当时庄子里的人,会这么说。”

    夫妇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完全没有注意到马车早已停在路边,而周围正弥漫起一股肃杀的气氛。

    玉茉首先感觉到,马车外似乎有些状况,一时间秉助呼吸的说道”爷,马车怎么停了下来,车外的马似乎不太一样,咱们要不要下车看看?”

    韬塞似乎也感觉到远方夹杂的杀气,率先下了马车,来到了顺治的边说道”九哥,您先待在马车上,让十弟跟常得先护着。”

    顺治也感到不同的气氛,便说道”那就依十弟的意思,可十弟,九哥的布库跟骑,可是胜你许多,十弟先保护好你的心肝宝贝,别让她伤了再来怨九哥阿。”

    韬塞一听完,双颊立即红得像颗苹果一样,说道”九哥,十弟知道。”

    突然间,一阵剑气自远方,迅速靠近,得常得跟韬塞等一伙侍卫,紧张的护着圣驾,等到敌方三四个蒙面人一靠近,众人立刻展开对恃,那刀光剑影,瞬间如流星般千变万化,韬塞立马冲至前方,对着其中一个材较为小的蒙面人展开攻击,那剑势剑剑致命,让那小的躯,有些无力回击。韬塞一个侧踢,那蒙面的刺客,立即一倒,蒙着脸的黑色面巾,顺着那气势,落了下来。旁的另外两个蒙面男子,也让常得跟其他的侍卫,给抓了起来,只听到其中一位男子,又惊又怒的喊道”三娘…..。”

    顺治一见是个女子,一脸疑惑的问着其中一名刺客问道”你们光天化之下,竟然蒙面行刺,在下不过是个路过的商人,你们是想要谋财还是想害命?今若你们四位没有给在下一个交代,那在下会立刻将你们押送官府,让你们接受制裁。”

    只见那三娘啐了一声说道”呸…你这个满州狗,抢你而不杀你,是你的福气,今若入你的手里,要杀要剐随你,少废话。”

    玉茉感到这眼前的四位,并不像是普通的抢匪,立刻下了马车,一双小脚踩在坑坑洞洞的泥地上,摇到了这四个黑衣人面前,弯下腰说道”妳们该不会是…想要…。”玉茉将头低下,附在那三娘的耳边说道”反清复明。”

    那三娘一听,脸色立刻转为苍白,一脸惊讶的看着玉茉,问道”妳…妳是何人?”

    玉茉又附耳问道”妳们是,天地会?”

    那三娘又是一脸心惊,不敢多言。

    韬塞见玉茉那一脸神秘,立刻拉着玉茉到车后方问道”莲儿,这些人是甚么人?妳认识?”

    玉茉偷偷望向那四个黑衣人说道”爷,这些人莲儿没见过,可…这几个人,莲儿猜到他们是谁。”

    顺治一脸八卦的模样,凑到了边问道”弟妹,这些人是谁?九爷也想知道。”

    玉茉又开始鄙夷起眼前的皇帝,说道”这些人,是反抗清廷的天地会,这莲儿也是从爹那儿知道的,从前莲儿的爹,大江南北的做生意,自然认识了许多三教九流的人士,这几位,见了旗人就样见了仇人,各个都是喊打喊杀,很显然的,便是那个组织里的人,只是莲儿还不知道,这天地会里,竟有女人这么强悍,敢拿着刀子随便杀人 。”玉茉说完后,吐了舌头,一脸不敢领教。

    顺治听完,好奇心瞬间如墨水般化了开来,问道”弟妹,九爷想混进去这个天地会,不知道弟妹可有办法?”

    玉茉想了想,指了眼前的的四位说道”就从这四位下手吧,跟他们称兄道弟,让他们能信任咱们,说不定还有机会能混到他们的总舵去。”

    顺治听完,立刻走到这四个黑衣人的跟前说道”这四位兄弟姊妹,我想妳们是误会了,我们这队伍并不是满人,我们是来自扬州的商人,到京城里去做完买卖,正要返乡,路过苏州,只是顺道想在这儿兜转游玩。咱们都是自家人,在下就不怪罪各位的唐突,让你们回去吧。”

    顺治又掏出了怀里的一包钱袋,递给了三娘说道”这儿有些在下的见面礼,请你们带回去给总舵主,让兄弟们吃酒。在下先行离去。若是还有需要,各位兄弟不妨到苏州的悦风楼找在下,在下会到那儿恭候大驾。”

    一行人又在次上了马车,离开了原地,只留下那四个黑衣人,看着离去的车队,而三娘手里握着暖呼呼的钱囊,更是看着那顺治离去的背影发傻。

    玉茉坐回马车上,回望着三娘等人的模样,笑着问韬塞道”爷…您看他们会不回来找我们?”

    韬塞说道”会的,若他们真是天地会的人,那总舵主一定会来,九哥这样安排,可真叫做不入虎,焉得虎子阿。”

    一晃眼,来到了那风景明媚的江苏,玉茉早已忘了刚才那四个蒙面人,一路上欣赏着那著名的”清山衬秀水,名园依古城”。

重要声明:小说《[恋千年]三生三世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