侍妾生活

    “夫人… 夫人…快出来看阿。”小如丫头在门外唤着玉茉。

    “甚么事啊?这丫头怎么老是毛毛躁躁的,将来谁敢娶妳这毛躁丫头。”玉茉放下手里的<秋>,叨念了一会儿,就不知发生了甚么事,喊人喊得那么急。

    “夫人…您看。”小如指着一柜柜搬进门的大箱子。

    “这是甚么?怎么一箱箱的?”玉茉打开其中一只箱子,里头竟然是一册册的新书。

    “天阿,怎么那么多书?这是爷从哪儿买来的?”玉茉看着韬塞得意的站在园中的亭子里,欢喜的看着玉茉一脸惊讶的模样。

    “爷…..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那么多书?这书要放哪儿啊?”玉茉见这十几柜书,抱着头大伤脑筋。

    “莲儿,这些书,是九哥送妳的,他知道你看书,特地挑了一些书让爷带回来给妳。”韬塞掀开其中一个柜子,拿出一本唐诗来,翻了一会儿又放回了柜子哩,对着小厮们说道”把这些书,放在夫人的偏厅里,顺便在偏厅里放几个书架,好放这些书。”

    “嗻”

    “爷,圣上怎么会送那么多书给莲儿?无功不受禄,这道理莲儿很明白。”玉茉看着这一柜柜的书,还有点担心,这收下之后,会不会发生甚么不测,不过这应该是玉茉想多了。

    “这是九哥给妳的赏赐,他知道妳在府里喜欢翻书,就让爷给妳带回来了,她还说,这些书他都读过了,过阵子微服出去的时候,还是要咱们跟着,到时候好考考妳。”韬塞若有其事的说道。

    “爷,这书读是读,可这一柜柜箱子里头,还有食谱阿,这莫非是宫里的御厨煮得不够好吃?要莲儿也学上一手,好让他微服出来的时候,能不饿肚子?”玉茉看着手上的食谱,还真是傻眼。

    “莲儿真是聪慧,一点就通,明儿个妳这儿的厨房,爷再给妳扩建。”韬塞豪爽的说道,让玉茉潜在意识里的叛逆绪整个燃了起来。

    “爷,那就劳烦你了,若是过阵子厨房整理好了,还请爷能天天来试吃莲儿煮的菜,如果莲儿煮得不好,爷您可要多多提点,要不然若是难吃到让圣上难以下咽,那这些书,圣上就怕要收回去了。”玉茉使坏的说着,心里却想着”这要是难吃,你这个始作俑者,就先受了吧,八成是你在圣上面前说了些甚么,要不这远在宫里的皇帝,怎么会知道我都在府里头享福呢?”

    “这….这….娘子说得即是,那爷就天天回这儿来吃饭,娘子….你可别为难了妳相公的肚子阿。”韬塞一脸苦涩的模样,逗了玉茉呵呵的笑了起来。

    “好吧,那么….这些书,就让府里上上下下都能来借阅吧,书是无价宝,内有黄金屋,莲儿不将书占为己有,若是府里的人有需要,只要不损毁,都能借阅,爷….莲儿这样做可好?不管府里的老老少少,都能陪莲儿一起读书,让府里的人都能长长见识,那对爷只有好,没有坏。爷…您说这样好不好?”玉茉看着这些书册,觉得自己一个人也读不完,而且也不是本本都有兴趣,倒不如让大家都能看,也不会浪费了顺治的美意。

    “莲儿既然这么大方,那爷也没甚么好反对的,只要莲儿能开心,那爷就全力支持,若是这些书还不够,爷再去跟九哥要,让爷的莲儿在府里能开开心心的过子。”韬塞勾着玉茉的下巴,轻轻的啄了玉茉的红唇后扶着玉茉,回到了屋子里。

    “爷,皇上最近过得可好?李庶妃在里头开心吗?贤妃(董鄂妃)呢?爷….好久都没有跟莲儿说她们的故事了。”玉茉坐在韬塞修长的腿上,双手握着韬塞的那因为握剑的右手,抚摸着那手心里的粗茧。

    “九哥最近心可好的呢,跟贤妃娘娘在宫里可是恩的像咱们一样,天天形影不离,只是太后似乎就不开心了,因为九哥把皇后给废为静妃,太后对贤妃娘娘有些芥蒂,每回看到贤妃娘娘,就毫不客气的瞪着,而且阿….这婆媳间的问题,可不是咱们外人能想象的,妳看看,妳跟在爷边是不是比较幸福?爷没有一堆后宫佳丽,也不用跟太后娘娘住一起,这儿只有咱们两个,咱们恩就恩,没有人会阻止咱们。连福晋都不敢有意见,况且….不是爷自豪的,爷对莲儿可是真心相待,一丁点儿都舍不得莲儿吃苦,天天都给妳带书来,让妳开心…对不….所以莲儿听完,是不是应该赏点爷甚么?”韬塞厚颜的程度真不是盖的,让玉茉顿时哑口无言。

    玉茉灵光一闪,又问道”爷…那么,当初让圣上带回宫里的李庶妃呢?她最近可好?”

    韬塞静静的看着玉茉,叹了口气道”李庶妃,可没那么好了,自从贤妃进宫了之后,李庶妃就怀了孕,九哥整天跟贤妃腻在一块儿,恐怕早就忘了李庶妃了,这…爷也没办法帮她甚么,本希望她能安安份份的,结果….才几天工夫,就在昨,竟然小产,今儿个一早,就去了….。”

    “甚么?去了…那….圣上有没有甚么表示?”玉茉看着韬塞,一时也不知道该说甚么。

    “圣上倒是去见了她最后一面,可…之后又匆匆的回到了贤妃的宫里,但莲儿,这是宫里的事,咱们是不能插手的,再怎么说,这都跟咱们没有关系,只要咱们在这个园子里开开心心的过子就好,爷也没甚么特别的功绩,只要平平安安就好,咱们这辈子不求甚么,只求安乐二字。”韬塞摸了摸玉茉的脸颊,彷佛心里有块大石头放了下来,那似乎沉醉已久的灵魂,被敲动了开来。

    “爷…您这是怎么了?似乎这话里来有话,莲儿听不太明白。”玉茉抚着韬塞的脸庞问道。

    “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这种感觉,像是有许多话上辈子没跟妳说,这辈子想快点说完似的,又觉得欠妳好多好多,想对妳好,想让妳快快乐乐的过着每一,爷想妳,从早到晚都想妳,没有一刻不是在想妳,妳可知道….爷每只要一出了府,就会回头,以为妳就在后,爷也不知道是犯了甚么病,少了妳就像是少了条胳膊。在妳边,就算妳只在看书不理爷,爷也心安。”韬塞一股脑的说出自己在心里藏了许久的感觉,说完后便感到轻松异常。

    “爷这是在说话吗?莲儿听了很开心,若是这些是甜言蜜语,莲儿也觉得很幸福。”玉茉羞得垂下眼廉,一双手又轻轻的揉着韬塞手里的厚茧。

    “爷…若是有来生,你还会不会记得我?”玉茉抬起头,望向那深邃的眼眸问道。

    “爷当然会记得妳,就好像…当初在秦府见了妳的第一眼,就知道….是妳….必定是妳….妳正是爷等了一辈子的人,爷除了妳,对谁都动不了心了。”韬塞这回可真是□的表白了。

    “爷您可说笑了,莲儿自认没有李庶妃那样艳美,怎会让爷有这样的感觉?”玉茉打趣的说道。

    “莲儿,妳有所不知阿,这感觉跟外貌,是一点儿都没有关系的,那是一种心灵相通,一种感应,会让人在当下像触了电般,会让人顿时产生一种奇妙的感觉,耳边嗡嗡作响,心底只剩下妳的容貌,妳可知道当是见了妳之后,爷回去翻来覆去都睡不着,只要眼睛一闭上,就像见了妳一样。爷当时想妳可想疯了,就好像上辈子失去了妳,今得以复得。爷说过,只要妳要的,爷就是拼了命也要帮妳拿回来,可…爷更怕妳会逃跑或不见,每天一早,在妳还没醒来的时候,爷就醒了….看着妳的睡容许久,才不舍得起。”韬塞今天不知道是不是吃错了药,劈哩啪啦讲了一堆玉茉感到讶异的事实。

    玉茉想了想后,安抚道“爷…莲儿不会离开这儿的,您瞧,这小脚莲儿可还没放呢,若是爷怕莲儿逃走,那莲儿就不放脚了,就这样待在这儿,天天等您回来见我,要不然哪天爷得了失心疯,这圣上不把莲儿给取了命才怪。”

    “莲儿放心,九哥不会取妳的命,爷会保护妳的。”韬塞紧紧抱住玉茉,那股安心跟幸福感,垄罩着韬塞也包围着玉茉。

    玉茉回想着韬塞的话哩,他说”就像上辈子失去了…今得已复得…。”这句话一直饶在玉茉的脑子中,就像是回音一般,一直挥之不去。难道…..他是…..三胡(李元吉)…

重要声明:小说《[恋千年]三生三世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