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腳

    玉茉在绑脚的期间,娘总是拿着几本书,在边小声的念给自己听,隐隐约约似乎是"女诫",这大明王朝,还真是对女压迫阿。早在清朝,就止绑脚了,为什么偏偏会碰到这个时候,让自己不得不受这椎心之痛?

    "哀...。"玉茉的叹息声,引起了娘的注意。

    "怎么了?小小年纪叹甚么气?这孩子真让人不能省心。"听到娘唠叨了两句,又开始说起那女诫中的种种教条。

    "娘...好闷阿...别念这些..告诉我姐姐的事跟未来姐夫的事,他们会不会常回来陪我?"玉茉的"童言童语"明显的跟娘亲在较着劲儿。

    "莲儿,姐姐下个月就要嫁人了,到时候妳的脚儿就能下走了,娘会带着妳在妳姐姐的婚礼上看着她出嫁,莲儿要乖,将娘告诉妳的记清楚,别忘了...这可是咱大明女子的教条,若是不遵守,就会让人看不起。知道吗?"娘苦口婆心的一遍又一遍的说道,听得玉茉的耳朵快长了茧。

    脚绑了,不能再跳舞,就算要跳...恐怕也不成了样,再者,这女诫的教条,得玉茉得大门步出二门不迈,止不定连那出门买菜都成了问题,就算想女扮男装,都不易,"这真是困死我了。"玉茉的哀嚎声,让娘摸不清头绪,又唠叨了起来说道"女娃儿怎么这般模样,将来还怎么嫁人?"娘的脸色变了像猪肝似的,似乎开始有些微酝却又隐忍不发。

    突然,一阵急忙的脚步声自门外传来,焦急的下午爹慌乱的神,让坐着的娘,站了起子问道"怎么了?老爷子...怎么了?"

    "满人入关,圣上自缢,大明亡矣。"爹焦急的看着娘,一时间天旋地转,娘竟然就这样昏了过去。

    据说李自成响西安建立大顺,之后重带军攻陷大明国都北京,大明皇帝吊颈自杀。

    李自成向北京做齐仪式,准备做全中国的皇帝。但仍然坚持向北京推行军法,结果好多人不满意,所以稳定不到民心。

    清军说服大明将军吴三桂投降,在吴三桂的带领之下入关。

    李自成入城数就急急退守到西安,随后多尔衮迎关外新觉罗福临入关,京师搬到北京。

    开始命全国人剃发易服,现在有好多人反抗

    "爹...那对咱们家有甚么影响?"玉茉胆颤心惊的问道。

    "影响可大了...幸好...爹底子厚...淑兰又嫁得好,爹不怕...不怕...。"眼前的爹喃喃的说道,让玉茉心里顿时安定了不少。

    既然生活上影响不大,那么...大明与大清对一个来自未来的小女子,有甚么差异?

    只是过客罢了...可是...印象中,大清可是要剃头留辫子的...

    这想一想...玉茉还真算是见证了中国的历史...。

    "爹....别怕...。"玉茉伸出小手,拍着爹的背膀安慰道。

    隔,便见到爹的头发,完全剃成了满洲人的模样。不剃头便杀头,像爹这种一般老百姓岂敢反对说声"不"?

    不多久,玉茉已经能下走路了,她坚难的踩着脚步,走一步摇一下,走两步就又摇两下,不稳的步伐...比登上那月球还累人,人家说"阿姆斯特朗的一小步就是人类的一大步。"玉茉倒觉得"今天我的一小步...真的是比以前还要小步。"

    每天哭丧着脸练习着怎么走...走得比婴儿还难,一步就是一阵痛....明明上辈子做了那么多好事,为甚么这世要受这种折磨?玉茉心里骂了不下数百次"沙文猪...变态...。"这大明朝的男人...早已被她骂翻了几百回。

    又是女子四书,又是三从四德,又是缠小脚,再健壮的心灵都会被完全摧毁,这脚上的痛,决不输给那生产的疼痛,"阿.....。"怒吼...玉茉心里恨恨的怒吼着。

    天知道现在玉茉心里在想甚么,她在想,若是别让她到这儿来...那她就算是死一百回又如何。

    "疼阿....。"咬着牙,玉茉又是一步一步的走着,走到了满是汗,也不过是正常不缠足的女人近乎两三步的距离。

    终于一年过后,玉茉背熟了女子四书,路也走得摇曳生姿,这才觉得....终于熬过了。

    秦香莲八岁了...顺治皇帝...才正坐了那龙椅上不到两年...干她啥事?难不成来抢呗!

    天高皇帝远,一定不可能会再碰到那皇亲国戚把自己给绑了,虽然自己这张小脸蛋儿,似乎是愈看愈媚,愈看愈勾人。

    玉茉一个高兴,竟然开始跳起那胡旋舞,吓得那娘急着想扶她一把说道"兰儿,妳这是怎么了?转圈子可是会跌伤的,娘可不想背着妳到外头找郎中,那可是会让人给笑话的。"娘似乎...对于那"闺女"两个字看得即为重要。

    "别担心,娘...这转圈子可容易,看...。"玉茉垫起脚尖,开始用芭雷的脚法,一圈又一圈的转着,逗得娘亲哈哈大笑。

    "兰儿真是宝贝,这妳也行。下回儿妳姐姐回来,妳可要让她瞧瞧,不然她说甚么都不回扬州了。"

    "是,娘...姐姐回来兰儿一定让她瞧瞧妹妹得厉害。"玉茉对着小小的舞艺可从不放在眼里,只是这小脚,怎么愈来愈像一种东西"高跟鞋"。

    玉茉又开始练起了那一字马,看得娘亲眼花撩乱便想着"这孩子还真行,小小年纪便这般好动,将来不多管束些,恐怕飞上了天让自己这作娘的找不着,到时让宗堂里的祖先蒙羞,那下了黄泉我这作娘的可不好跟祖宗们交待。"

    玉茉没想到这一时的兴起,却是让她得到更多的女子教育,每天除了练字读书,便是刺绣女红,只能关在房里偷偷的练习那从前的舞步。

    "娘阿...您怎就不饶过我呢?"玉茉心里苦哈哈的..只想脱离这个"大明"梦靥。

重要声明:小说《[恋千年]三生三世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