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下了李世民的孩子

    玉茉傻傻的坐在头,一双泪眼早已湿了枕头。她看着旁的魏顼又想到那李元吉,伤痛的泪水又涌了出来。

    “玉茉,怎么了?怎么一起就哭成这样?”魏顼看着旁的玉莫,成了个泪人儿,一阵手忙脚乱的拿着纸巾问道。

    “没…没甚么,只是做了恶梦而已。”玉茉擦着眼角的泪,强颜欢笑的说道。

    “既然是恶梦,就别再哭了,醒了就好….。”魏顼抱着玉茉躺了下来,半哄半睡的拍了拍玉茉的背。

    如果李元吉能活在现代,那多好?没有兄弟争储的事,不再担心受怕,没有李世民…甚么都没有,那么…自己是不是能跟他就这样一辈子安安乐乐的活着,玉茉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他已经死了,死了就会转世,转世就会再次来到这个世上,那么…自己已经跟他擦肩而过,不可能再相遇了,边已经有个魏顼了….不会再有李元吉了。

    “傻丽儿,快睡吧……别再想了。那只是一场梦。”玉茉这样告诉自己,渐渐的又让自己沉入了梦乡。

    玉茉刚醒来,就看到眼前一片明黄色的帘子罩在边,这儿不是齐王府,是皇宫….是宫里的摆设。这….

    “头好疼….怎么回事?为什么头那么疼?”玉茉摸着额头,感到还有一些薄汗渗出,怎么回事?不是还在王府里吗?

    “妳醒了?感觉好点没?”低沉的男声突然自空旷的房里响起,玉茉一惊抬起眸子一看,糟….这不是李世民么?怎么会跟他共处一室?时空跳来跳去,怎么老是会有这点误差,每回一醒来,就是跳了许多事,现在自己怎么进了这皇宫,又是一无所知。

    “丽儿,现在可好些了,妳为朕,诞了个娃儿,你看….这孩子该取甚么名儿?”李世民看着玉茉,满脸的期待,似乎希望玉茉能抱抱那孩子。

    玉茉不知道这戏唱到了哪儿,除了感到下*体感到的撕裂疼痛证明了这孩子是自己生的之外,就完全没了之前的印象,毕竟血浓于水,这孩子是自己的,不论他的亲生父亲是谁,他就是她生的,孩子是无辜的….。

    玉茉伸出了双手,抱着那刚出生的娃儿,说道”陛下,就单字一个明吧,这孩子….请陛下多多疼。”

    “妃,这孩子是咱们的,朕怎会不疼呢?希望妃能好好带这孩子,让这孩子平平安安长大。”李世民似乎话中有话,还未等到玉茉回话,那公公就低头附耳的说了些甚么。

    “妃,朕还有些事,妳刚产完,先休息吧!”李世民替玉茉盖了被子,转便大步的离去。

    宫里的烛火比王府的还要亮,玉茉看着眼前的小人儿,又是一堆的问号。她其他的孩子都好吗?这宫里怎么一个人都没有,似乎那宫人都不敢同她说话,是怎么了?难道真如那史籍说的那样,孩子们都让李世民杀了?但是….在元吉去玄武门之前,就将孩子送到了山里,这山里机关重重,李世民就算找到了,也进不去阿,遗憾的是,大哥的孩子来不及救了,承宗必定遭祸。

    “孩子们都好吗?”玉茉喃喃自语道,看着眼前的小娃儿正转动着他的小眼珠子,看这眼前新的世界。

    翌

    长孙皇后来到了玉茉的宮里,玉茉看着眼前的二嫂,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甚么话,只能静静的听着二嫂的话。

    “丽儿,妳就看开点,孩子都生了,这孩子的父亲也是我们的丈夫阿,顺着陛下些,别让他总是一颗心挂在这儿,忽略掉了正事,国家不可一无君阿,可这君心,却都在妳这儿,那百姓该怎么办?虽然三胡跟大哥都走了,但是…那对我们女人来说却是莫可奈何的事,我们一辈子就是靠着男人过子,妳就顺着些,别老是跟陛下闹别扭。陛下心里难过,哀家看了也心疼。”长孙皇后苦口婆心的劝着,一脸担忧的看着眼前的人。

    “嫂嫂….孩子们呢?还有大嫂呢?能不能代他们来见我?我想知道他们现在在哪儿?丽儿担心…很想念孩子们。”玉茉试着拉回长孙皇后的话,想问出那心里的疑惑。

    “丽儿,妳看妳,自从那之后,妳就变得疯疯癫癫的,终于…现在醒了,那可太好了。”玉茉看着长孙皇后,那言下之意就是,那段时间的丽儿….疯了,这怎么可能?应该是说…丽儿完全不知前因后果,才会让人给误会是疯了,要不然….。

    “我疯了?我真疯了?”这点玉茉不敢肯定,她反过来问道。

    “丽儿,难道妳真的清醒了,那真是太好了,孩子的娘可醒了。”长孙皇后开心的笑着,拍了拍玉茉的手,满是心疼。

    “放心吧,二嫂…我已经醒了,那妳可以告诉我大嫂跟孩子们现在过得如何?”玉茉还是不死心,想知道这些事到底发展到甚么地步。

    长孙皇后愧疚得看着玉茉说道”大嫂出了家,她带着孩子们都去了,等妳月子做好,哀家带妳上山去找大嫂。”

    出家了,这结果比玉茉料想得好,那么孩子们都平安,自己的心也放了下来,不知道该感激还是该气那写史书的人胡乱篇派,总之,结果没那么糟就是了。

    “二嫂,那我的生意呢?是不是都还在?”玉茉问道,这几年下来的心血,实在不忍付之一炬,自己是不是还能有机会出宫?

    “丽儿,妳孩子都生了,就好好待在宫里,别老是往外跑,这宫妃可不是能随意进出的。”长孙皇后提醒道。

    “二嫂,我入牒了?我是齐王妃,怎可入牒,这怎么行?”玉茉惊讶的看着长孙皇后。

    “谁说不能,朕说能就能,老祖宗们也不是没开过历,别忘了,咱们有胡人的血统,这不是问题。”李世民走了进来,温柔的扶起玉茉说道。

    “参见陛下。”长孙皇后领着宫人们跪安。

    “后请起,朕还得感谢后能来开导丽儿。”李世民伸手作势扶起长孙皇后。

    玉茉冷看着眼前的夫妻,真不是滋味,到底是怎样的夫妻,竟然这样相敬如宾。这帝王家哪有甚么温?自己的丈夫,不就死在他的亲兄弟手上,而自己呢?竟然成了他兄弟的妻子,这种抢弟弟老婆的男人,到底心里在想甚么?

    “陛下,恕丽儿直言,臣妾本是齐王的王妃,今虽齐王已逝,但丽儿不愿入牒为宫妇,丽儿要自由想回到那齐王府里居住,请陛下成全。”玉茉说出了心里的话,她实在不愿意跟那李世民住一块儿,即是有了孩子。

    “丽儿,为何妳总是将我排斥在外?难道连他走了,妳都不愿意接受我么?”李世民哀怨的说道。

    “正是因为他走了,我更不愿意接受你,因为人是你杀的….你叫我怎样能面对这杀夫仇人,能做到此,丽儿已是到了尽头,难道陛下还不知道丽儿心里有多苦?”玉茉说着说着,泪也扑簌簌的留了下来。

    “丽儿,等孩子大了,朕就放妳自由,毕竟,孩子需要娘,齐王府朕就替妳留下不作他用,将来等妳回去可好?就当做是妳在宫外的宅子,里头的人都为妳守着。”李世民最后的让步,让玉茉一时也无语了。

    “既然如此,那臣妾谢过陛下,望陛下能谨守诺言。”玉茉抱着孩子说道。

    李世民看着眼前死灰一片的丽儿,心里就如同刀子在割一般,那美丽的舞姿每回都让李世民在深夜里默默的叹息着,现在…人在眼前,美丽依旧,但那绽放的神采,毕竟不是为了自己。如果能从头来过,李世民愿意用一生来守护着她,只要她不曾遇到别人,而那人却偏偏是他的弟弟,他怎么能不怨阿…。

重要声明:小说《[恋千年]三生三世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