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宫夜宴 李世民中毒

    玉茉端坐在书房里,念着秋里的小故事给孩子们听,却见李元吉自门口兴匆匆的走进来说道"丽儿,太子妃生了个男丁,太子想请妳帮孩子办一场弥月宴。"

    "大嫂生了,那真是太好了,我来找最近长乐坊里最红牌的舞娘,让她来跳一场好看的印度舞。"

    "印度舞?是甚么?"李元吉虽然早已听过许多丽儿的新鲜词,但这印度舞还真是头一回听过。

    "就是胡舞的一种,只是这印度,不在大唐的周边,而是更远的地方。"玉茉手上没有世界地图,不然真想指给他看看这地球有多大。

    "呵呵...那就拜托丽儿了,这场弥月宴,我来拟名单给大哥,好发贴子,就定在下个月。"李元吉说完,就到书案上开始写着宴请的名单,好上呈给太子过目。

    "那好,我先到外头去拜托苏姑娘,这次请西域来的胡姬跳这场舞,王爷...臣妾先到长乐坊了,这四个孩子就麻烦你教他们写几个字。"玉茉大至上交代了一下,坐上马车就出了门,来到了长乐坊。

    这长乐坊的苏姑娘,一见到齐王妃立刻的上前迎接。

    "王妃,您今儿个怎么有空到我们这儿来?有甚么能替您做得您尽管吩咐。"苏姑娘堆满了笑容说道。

    "苏姑娘,您是我们的老主顾,我怎么敢来吩咐您,今儿个来您这里,是想请您帮个忙,太子妃刚生产,想在一个月后在东宫办弥月宴,我想请贵坊的姊妹们跳几场舞蹈,这舞蹈我已经设计好了,请您找几个舞娘,穿上丝绸坊特制的衣裳来跳几场,不知道我现在能不能先挑几个段柔软的好姊姊来帮忙呀?"玉茉的牵起苏姑娘的手问道,全然没有王妃的架子。

    "王妃,只要事您吩咐的,我们长乐坊的姑娘必定赴汤蹈火,都不会吭一声。您平时对我们这百姓的照顾,我们都很感谢,坊里的姑娘很多都到了私学里学习舞艺。王妃若不嫌弃,您尽管挑,只要是您喜欢的,我苏姑娘的人都能让您带回去。"苏菲开心的说着,她对玉茉的崇拜,早已超过一般人的认知。

    "那好,麻烦苏姑娘先替我挑几个好手的姊妹,从明起到我们王府里集训,我好开始将我的舞蹈动作一个个的教给她们。另外,我还想让姑娘们能唱唱戏。前些子不是拖了青灵给了您一"白蛇传"的剧本吗?姑娘们练得如何?能不能也请这些姑娘到我府上唱一次给我听听?"玉茉将那故事先让青灵带到这长乐坊让里头的姑娘先唱唱看,看能不能先唱出个雏型。

    "王妃,这姑娘们练得可认真了,现在可以先让您听听看,不知王妃现在有没有时间,我让这几个姑娘试试看。"苏姑娘一说完,随后就吩咐小丫头,让那几位练戏的娘子出来试唱几段给玉茉听。

    《断桥》中“小青妹且慢举龙泉宝剑”的唱段,从那娘子的口中唱了出来,小青妹你且慢举龙泉宝剑,叫官人莫要怕细听我言。素贞我本不是凡间女,妻原是峨嵋山一蛇仙。都只为思凡把山下,与青儿来到了西湖边。无限,我助你镇江卖药学前贤。端阳酒后你命悬一线,我为你仙山盗草我受尽了颠连。谁知你病好把良心变,你不该随法海上了金山。妻盼你回家你不转,哪一夜不等你到五更天。可怜我枕上泪珠都湿遍,可怜我鸳鸯梦醒只把愁添。寻你来到金山寺院,只为夫妻再团圆。若非青儿她拼死战,我腹内的儿命难全。莫怪青儿她变了脸,(冤家),谁的是谁的非,你问问苍天。

    玉茉听完几次后,顺道要那苏姑娘将白蛇传写好,作了雕版编印了下来,当做是现场的文宣品,准备在席宴上先发放下去,好让台下的官人们先了解再仔仔细细的听这场戏。

    这纸上印着的小故事是现代人耳熟能响白蛇传,大概是这样的...

    在峨嵋山修炼的蛇仙白素贞,不甘洞府的寂寞,与青儿下山来到杭州西湖游玩,在风雨中搭船时结识了许仙,许仙将雨伞借白素贞,白素贞见他老诚忠厚、产生了慕之心,订期往访。

    次,在许仙来白府拜访时,经青儿的撮合,白素贞与许仙结为百年之好。

    夫妻二人开一“保和堂”药店,治病救人。

    不料,金山寺的法海,以江南佛地,不容妖孽混迹为由,到“保和堂”教唆许仙在端阳节用雄黄酒灌醉白素贞。

    许仙听信了法海的谗言,在端阳节用药酒将白素贞灌醉,致使白素贞现出了原形,许仙被吓死。

    为了救活许仙,白素贞冒险去仙山盗取灵芝仙草。

    许仙病愈之后,去到金山寺还愿,法海将许收为弟子;被留在寺中。

    白素贞与青儿为寻许仙驾舟来到金山寺,恳请法海放出许仙。

    法海不单不放,反召来天兵天将,以此镇压白素贞;在忍无可忍的况下,白素贞反抗,水漫金山,与众神将进行了殊死的搏斗;许仙在好心的小僧指引下,逃出了金山寺。

    白素贞和青儿在经过激烈的战斗后,因白素贞怀孕不支,未能取胜。

    她二人行至断桥,恰与逃下山来的许仙相遇,她们痛恨许仙负心,谴责了他;许仙知错,心中非常悔恨,最后白素贞原谅了许仙,三人一同回家。

    白素贞与许仙经过了磨难,和好如初,白素贞生下一男孩,满月之时,法海无,命韦驮用金钵将白素贞镇住,压在了雷峰塔下。

    青儿经过若干年的苦行修炼,约众仙来到西湖,推倒了雷峰塔,救出了白素贞。

    这故事感人肺腑,在这弥月宴上,席上的嘉宾都是朝臣夫妇,玉茉心想,这场戏必定能轰动一时,让长安的贵妇争相到乐坊里看这戏,因此玉茉悄悄的将长乐坊买了下来,准备改成经营戏曲的剧坊,而前方的大厅,舞台已经架设好,这该有的乐器设备,应有尽有。

    除此之外,又另外再找来一些写戏曲的文人,让他们替剧坊写些戏也比他们找不到事做落魄得好。

    玉茉回到丝绸坊里,拿出几唱戏的衣裳,这浓浓的京剧风格,以及妆扮,让长乐坊的姑娘为之一亮。

    "王妃,您真是太让人惊讶了,这些装扮可真是美阿。"苏姑娘看着眼前水灵灵的青儿,两眼直勾勾的,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甚么。

    "是阿...王妃的巧手,将那青儿画得真美。"一旁的靑灵也赞叹道。

    "那就这么订了,这姑娘到时就到东宫去唱一出戏给大伙儿开开眼,这其他地方没有的,咱们有。"玉茉得意的笑了。

    这舞有了,这戏也有了...那还能有些甚么呢?准备一些异国料理吧!这河豚大家没吃过吧?前阵子本来的遣唐史带来了个厨子,就让他料理一下河豚给大伙儿尝尝那鲜艳美味的上品鱼,这夜宴可要特别阿!

    很快的,又是匆匆忙忙的一个月过去了,这弥月宴上的嘉宾,都是些熟面孔。当然还有那秦王李世民,不知为何,这天的秦王看起来眼神格外闪烁,莫非是看到丽儿在席上愈显媚,而对她别有用心?又或是另有计谋?玉茉看着李世民坐在席上,他拿起酒杯示意要与玉茉对饮,玉茉大方的拿起桌上的酒杯一敬,那客又生疏的回礼,让李世民皱了眉头,看了玉茉一的寒意。

    宴会上的表演顺利的进行,那一个个美丽的舞娘,妖娆而妩媚的跳着风万种的印度舞,一会儿扭腰,一会儿旋转,看得在场的男人口水直流,若不是各自带着老婆坐在席上,恐怕都扑上了去。

    而那戏曲,更是让大伙儿看傻了,一边看完手上的文宣品,一边听着那青儿的护主模样,每个夫人无不偷偷拭着眼泪,一直到青儿下戏,那掌声依旧如雷贯耳。

    舞好、戏好、又尝到了美食,各个看着太子妃手上的世子,连连赞叹说"真是个相貌堂堂的好儿郎。

    不一会儿,大伙儿告辞回府,太子妃来到玉茉边,握着玉茉的手谢道"丽儿,嫂子真是谢妳了,若不是妳,这弥月宴不会办得那么好,那白蛇传真是精彩。"

    "嫂嫂,这剧坊丽儿刚下了本,趁现在到这儿宣传,也是刚好有个机会而已,若不是嫂嫂给了丽儿机会,那这戏还怕没人看呢。"玉茉也感激的说道。

    "丽儿,家里有妳,真好... 。"

    "家...是阿...我们是一家人。"丽儿感动的抱着太子妃说道。

    夜半,秦王府传来秦王腹痛呕血的消息。

    "怎么回事?怎么二哥会呕血?"玉茉紧张的问着李元吉,这河豚毒素不是已经清干净了么?况且,那毒素是神经毒素,会产生病征为嘴唇及舌头麻木以致流涎、出汗、头痛、无力、昏睡、运动失调、四肢不协调、颤抖、瘫痪、发绀、失声、吞咽困难、呼吸困难、支气管粘液溢(多痰)、支气管痉挛昏迷、低血压等。若是消化道的征状通常较严重,包活恶心、呕吐、腹泻及腹痛等。完全的呼吸衰竭和心脏衰竭之前可能出现心律失常,而不是吐血。

    玉茉感到一丝诡谲,却看着李元吉皱着眉头思索着。

    "丽儿,我这儿有张图,妳明先到那儿熟悉环境,或许我们将来,会一起到那儿生活。"李元吉看着玉茉,深的在额头上轻吻了一下。

    "王爷,这是为何?咱们在王府里不是呆得好好的吗?难到,朝廷里发生了甚么事?"玉茉困惑的问道,满脸的焦急。

    "二哥从东宫回去便吐血,想必是中了毒,但是,这宴里的餐点,都是从这东宫出的,若是中毒...必定会让人说是东宫下的,这诬陷的手法,实在低劣,却又让人无话可说...谁会信,有人会拿自己的体来作这样的赌注?二哥这本,可下大了..."玉茉感到李元吉的不安,她紧紧抱着李元吉说道"王爷,我会在那儿带着孩子等你的,你说了,我们要一起到老。永远不分开。"

    两个人紧紧的拥抱着,他们只想永远这样...不分开。

重要声明:小说《[恋千年]三生三世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