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重温旧梦

    李建成坐在郑氏的房里,点着烛火坐在书案边等待着自己的太子妃回府。这一等,竟然就过了子时。

    这里李建成心里想着”这茹儿怎么平都那么晚才回府,而自己却不知道。”不知不觉中,李建成手中的书,早已换了下一本。

    咿呀…房门被轻轻的开启,门口走来一个妙龄女子,这女子拥有高挑而修长的美腿,穿着装踩着有跟的包鞋走进了房里。

    李建成一惊,问道”妳是何人?为何深夜到此做賊?”

    “下,这东宫的守卫森严,岂可让賊随意来去?”太子妃打趣的说道。

    李建成走近一看,这不是他的王妃吗?怎么会穿成这附模样,却又比从前让人更为….舒心。

    “妳到丽儿那儿去帮忙丝绸坊的生意?那儿的生意可好?”李建成看着眼前这几乎不认识的发妻,却不由得生出了一丝的陌生。

    “是阿,下怎会突然到我这儿来,害我还来不及换下这的工作服,真是有失礼仪。”太子妃走到了边的衣柜旁,自己拿出了一件睡杉,让宫人准备汤好沐浴。

    “就是来这儿看看妳,也没甚么。那么,妳先沐浴吧,我今就睡这儿。”李建成感到一阵紧张与无措,眼前这个王妃,跟以前完全不同,她满是自信,不再像从前那样唯唯诺诺,一脸苦相。

    相反的,她自信的笑脸,感染了李建成的心,让李建成反倒有点不知所措。

    太子妃拿着衣服,微笑得走进了沐浴间,自己关起房门,泡着那温的水,享受着丽儿给的玫瑰晶油泡着澡。

    一股香气自沐浴间里飘散到外头,李建成闻着那花香,顿时觉得心痒难耐。

    他放下手边的书,敲敲的走到了沐浴间外,自那细缝偷偷窥视着里头的景致,就在那一片朦胧间,太子妃的影沐浴在蒸气里,那段更显得玲珑有致。

    李建成门一推,走到了茹儿的旁,拿着玫瑰花瓣,轻轻得抚过那滑腻的颈间。

    这夫妻间的恩,岂可用那笔墨能来形容。

    一室的激伴随的两人的喘息声,惹得整的东宫的姬妾们,没人睡得下。

    这一夜,太子与太子妃两人留宿在此,隔天便是轰动的大事。

    自从那夜起,太子到太子妃的房里等带着他的王妃回来。颠覆了从前的状况,那太子思念妻的模样,连上了早朝,都让自己的父皇调侃。

    某

    “太子阿,你那太子妃茹儿进来可好啊?”李渊笑得暧昧,一脸兴致的看着自己的大儿子。

    “好…非常好…看了都不生厌,每都想看….。”李建成一个回神,却不知道自己原先说了甚么。

    “哈哈…你真懂得惹朕开心阿。”李渊笑得狂妄,这儿子也有难得专的时候。

    是阿…当然每看都不生厌,这偷窥的行为确实让李建成增加了跟以往不同的感官体验。

    女人心,海底针…那男人心呢?

    一天看不着,一天吃不下,一见不着,一难下寝。

    李建成中了毒,可深了呢….。

    翌

    太子妃早早起,依旧穿着一现代感十足的迷你裙衬托着修长的美腿,还有那摩登十足的皮衣正准备走出房门。

    “等等…我的王妃,妳穿这样就出门?”李建成瞪着眼,看着茹儿那短到快遮不住的裙子以及那半露酥的上衣,他不知道现在外头到底流行些甚么,但是…他的王妃穿这样出门,那怎么行?这是他的女人,怎么可以让其他人就这样看光光?

    “下…臣妾平常都是这样穿的,不这样穿,臣妾不自在。”太子妃拨了自己那头乌黑秀丽的长发,看着自己的男人发难道。

    “妳怎么连发都不梳呢?”李建成不知道他的王妃是怎么回事,竟然全变了另一个人。

    “我们坊里的姑娘,都是这样穿的,下…现在时下的女子,大多是我这种装扮,您不知道吗?”太子妃一脸不苟同的样子,太子怎么成了个老古板?

    “这…我没注意,下次我到街上看看。但是,妳这裙子,我有意见,太短了…有没有长一点的裙子可以更换,…你可是我的王妃阿,我不准其他人看妳。”李建成抗议道,这强而有力的占有,让太子妃感到太子与以前的不同,只有在乎才会如此,那他平就不再到其它姬妾那儿去了吗?

    “下,您还是多去照顾其他妹妹吧!臣妾最近公务很烦忙,若是可以的话,就让其他姊妹代臣妾好好照顾您,这不是很好吗?”太子妃这次真的让李建成傻了,竟然….在赶人….。

    李建成一听,从上一跃而下,抱起太子妃就倒在了上。

    “妳就这么想把我往外推,那怎么成?我偏不让你如意,那些姬妾,没为我生孩子的,就让她们都散了!我要妳就够了。”李建成又再次吻上了那陌生又熟悉的红唇。

    “下..下…晚上再来,大白天的,您还得早朝呢。”太子妃伸手一推,将李建成推到了旁,那充满激的喘息,让两个人不尽脸红。

    太子妃逃也似的离开了房里,一出门口,她便吩咐着宫人替太子着装好上早朝,这几,她洗澡的时候老是感到一双眼睛在偷窥,又感到太子异常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太子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莫非是病了?这…实在应该找丽儿商讨,说不定,这太子是…真病了。

    正当太子妃胡乱的猜测着,便看到眼前走来的丽儿。

    “丽儿,嫂子有几个问题想请教妳,不知道妳现在有没有时间?”太子妃摸不出头绪,看到丽儿就把这几的状况跟丽儿坦诚相告。

    “呵…皇嫂,这男人就是这样,愈是得不到,心就愈养,一旦到手了,就无趣了。现在可是的,这花招阿,可不仅仅是这样,改天让丽儿跟胡姬们在多教妳两三招,包准妳那太子爷,又重回了妳的怀抱。”玉茉开心的说道。

    “那偷窥又是怎么一回事?”太子妃又问道。

    “这天底下的男人都一样,纯粹是视觉效果。”玉茉想起那些特殊的”剧”心里又是一阵窃笑,却又不敢笑得太张扬,深怕一个狂笑,会吓倒边的一群随从。

    “那丽儿,妳可要教教皇嫂接下来要怎么做,太子今早还说要遣散掉没有生育过的姬妾呢。”太子妃高兴的说道,她在事业上精明,在感上却是个白纸,哪知道男人在想甚么?

    当天晚上太子妃回府,太子依旧在房里等她。果然,东宫里除了宛氏之外,全都给了笔钱,让她们离开了东宫。这一夜,对太子妃郑氏又是一个漫漫的长夜。

    来年的今,小小世子爷,又诞生了。

重要声明:小说《[恋千年]三生三世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