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祖宗 李承宗(二)

    李承宗来到了私学,看着教授课程的夫子,正在讲解着诗经。坐在堂下的李承宗,不起这乏味无趣的诗文,渐渐得感到昏昏睡。

    “承宗世子,今的诗文,您可有见解?”夫子捻着胡须,盯着那正昏睡的李承宗问道。

    “夫子…这…没有见解。”

    看着书本上的《诗经‧召南‧鹊巢》李承宗一脸头疼的样子。

    维鹊有巢,维鸠居之;之子于归,百两御之。

    维鹊有巢,维鸠方之;之子于归,百两将之。

    维鹊有巢,维鸠盈之;之子于归,百两成之。

    夫子摇了头,缓缓的解释道”世子,请您先记下。

    喜鹊鸟筑了窠巢,鸠鸟给搬进去住了。这位姑娘就要出嫁了,百辆车子来迎接她。

    喜鹊筑了窝巢,鸠鸟栖着刚刚好。这位姑娘要出嫁了,百辆车子护送着她。

    喜鹊筑了窝巢,鸠鸟繁衍子女挤满了它。这位姑娘出嫁,百辆车子送她当嫁妆。

    意思就是说,喜鹊辛劳地筑好了巢,迎来鸠的入住。鹊善筑巢,象征着男子已造家室让女子入住,可见结婚由男方来准备房子的传统。这样您明白吗?”

    李承宗低着头,应道”明白了。”

    “那么,世子请您在下课时,将此默记后,方得离开。”夫子吩咐道,让李承宗不敢不从,这夫子可是太子的心腹谋臣。

    李承宗下了课,来到了齐王府,看着三婶认真的教导着承业等的几个孩子写字,就让李承宗到偏厅那儿坐着。玉茉拿出九九表,竟然教起了基础数学。玉茉讶异着李承宗的数理概念竟然这样的好,不到两个时辰,就将那乘法跟除法融会贯通,这小子原来是数理天才,差一点就埋没了。玉茉满意得让李承宗回到东宫,就在这一片读书声中,李承宗的撒野的个慢慢的改变了。

    默书,难吗?一点都不难,难在于是否用心,是否愿意。

    六个月的时间不到,李承宗每在课堂中得到的知识,慢慢的让他的举止多了些斯文,却不失大气。能文能武,骑马箭也进步得突飞猛进。这成绩,着实让太子多了这层体悟,这官学要兴办,不得不以这私学为基础。

    东宫太子前,李建成正满意的看着眼前的孩子渐渐得像个样子。原先不羁的个,多了一股书卷气。这私学,当真让丽儿办的这般好。有文有武有技艺,看着承宗这孩子,还会烤两块羊给自己吃,这孝心可真是让人窝心阿。

    “承宗,私学里学得可开心?”李建成问道,满意的看着眼前的孩子。

    “回父王,私学里学到的可多了,从诗经、中庸、论语、孟子,还有目前的造纸技术、炼丹术(火药)、跟骑都有在课堂里学到。私学下课后,到三婶那儿,还跟着母妃学了许多商道,孩儿受益良多,想请父王让孩儿能继续学习。”李承宗坦言道。

    “既然如此,那么,就让府里的孩子们,都上私学吧!你三婶的这私学,可是针对象你这样年纪的孩子设计的,在未进官学里,这私学是启蒙教育。将来若有遣唐使,也让他们先去私学里先看看,在到官学里教习。”李建成满意这成绩,准备明早朝在文武百官面前,好好的阐述一番。

    “父王,孩儿想认真的学习,将来在大堂各地都能兴建这私学,作育英才,必定能让大唐更加的昌盛。”

    “好…真是我的好儿郎。你皇爷爷或听到你这样说,必定会很开心的。你这三婶,真的是一个贤慧的好王妃。对了,你三婶最近还有在办甚么事吗?需不需要我们的帮忙?”太子问道。

    “回父王,婶婶近来都专心的在私学上,至于其他的事业,也都有些成长,母妃的丝绸坊愈做愈大,连那王府里的刘嬷嬷做的面包,也真的是大唐一绝,每进帐之多,连孩儿都惊讶。”李承宗满是钦佩的表,让李建成好奇了。

    “你母妃都在那儿做丝绸买卖?这...我怎么不晓得?”李建成一听,这平甚少见面的太子妃,竟然早已到丽儿那里去经营丝绸坊,这丝绸坊也让这妻子经营得有声有色,李建成一回想,这有多久没见过她了,原来他还有这一个太子妃。

    李建成苦笑了,他一心只有那些宠妾,却忘了有那正妃,看来真是冷落了那记忆里永远是苦瓜脸的正妃,今晚倒是要来看看自己的正妃。

    “父王,您真得到婶婶那儿走走,您会发觉,这三婶每天都有意想不到的点子,真的样样都新奇,样样都能让人惊艳。”李承宗恨不得有个这样的娘能天天教他各种新奇的事物,这好奇宝宝甚至还在玉茉那儿听过”吸血鬼”的故事。

    玉茉的教育政策,看来是成功了。在李建成的鼓舞下,这私学在长安城以及洛阳城里陆续的推广开来,全国一千五百多个州县,正如火如荼的复制,即使经营者不同人,但是有当地的首长兼职分校校长,官学以私学为基础教育,不仅让李渊的皇位更加的巩固,也让齐王的政绩在百姓心中有不可动摇的地位。

    民心所向,自四方归来,李元吉依旧没动那取帝位之心。但是,却让李世民开始感到了压迫。

    “王爷,近来齐王的动作频繁,是否他也有异心想争那皇位?”长孙无忌疑心道。

    “有此可能,这齐王饶勇善战,却在百姓里下这苦心,在在显示出那帝王风范,王爷看来这齐王不得不除。”尉迟恭看着李世民,相对的谨慎。

    “两位说的极是,但一个是我的亲哥哥、一个是我的亲弟弟,我该怎么做,才不至于让他们有所伤害?”李世民虽然说的这般慈悲,眼中却闪过一丝的杀意,这杀意,是因为丽儿,为了丽儿,这皇位必需要得到,而李元吉…必是不能留。

    梨园的景色依旧,房里的褥自从丽儿离开,便不再动过。李世民时常一个人来到这小房间,看着上的被褥,想着那几夜….这必得之心,渐渐得滋长,愈来愈解不开。

    这一两年来,李世民看着暗卫每夜的汇报,丽儿在李元吉旁,替李元吉做了这些事,私学以及丝绸坊这些都不是一般女的手法,若不能得到这样的女人,那么此生,必定多了遗憾。

    若有机会,必定封她为自己的帝后。

重要声明:小说《[恋千年]三生三世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