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祖宗 李承宗 (一)

    京都里依旧是一片闹,玉茉坐在马车上,让王老爹拉着马,四处寻访空的店铺,当然这些事原先不需要这个齐王妃来做。但是,今玉茉心血来潮,便让府里的王老爹戴着自己乱逛,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总公司里有太子妃撑着,那也就够了。

    "这位小哥儿,要不要吃一点豆腐脑儿?"路旁的豆腐西施,端着一碗鲜嫩可口的豆腐脑,来到了玉茉的边。

    "好阿,多谢美人姊姊,这是两文钱,请您收下。"玉茉礼貌的接过那豆腐脑儿,跟王爹吸哩呼噜的喝了起来。

    "王老爹..这豆腐脑儿吃起来真是解渴,您还要不要?"玉茉一边喝着豆腐脑儿,一边煽风。

    "公子,我这样就够了,等会儿公子还要到甚么地方?是否先找间饭堂用午膳?"王爹建议道。

    "是阿,该用午餐了。前面刚好有间面店,我们吃碗简单的面吧!"玉茉走到面摊,跟王老爹点了碗阳面跟小菜,坐在摊子的一角慢慢的吃了起来。

    "王妃,咱俩就这样在摊子里吃这面,若让王爷知道了,可是会心疼的阿。"王爹看着眼前吃得津津有味的王妃,怎么也不觉得她是会像吃这种粗食的人。

    "这面好得很,我最的就是这种面了,你别不信,我对这面是有感的。"玉茉想起自己平常都在公司附近的面摊吃那阳面,那子..真是优闲阿。

    此时不远处,传来一阵吵杂声。玉茉一个抬头,正巧一个男人的体,扑倒将桌子撞烂来,面点正好把玉茉跟王老爹洒得正着。

    玉茉一惊,站了起"搞甚么飞机?连吃个面都不得安宁?这王法在那里?谁来赔我面阿?"玉茉转头看向来人,"是谁那么大胆,光天化下竟然就这么打起来了,你们眼里还有没有大唐疏律?还有没有王法?"玉茉威声凛然的说道。

    "甚么王法?我就是王法,谁不服?说..."眼前一个小鬼,正拿着鸡毛当令箭,看来这小鬼头是东宫的人。这是谁?怎么嚣张。

    "就是我...怎么?谁让你能在大街上打人?"玉茉瞪大着眼,看着那眼前看似小,确能将那壮汉,整个摔飞了出去,这点功夫,应该算是很不简单了。

    "妳是谁?竟敢训斥我。"小鬼嘟着嘴,双手插着腰,不以为然的看着玉茉。

    "是谁准你在大街上打人的?说..."玉茉大声一喝,还没见过哪个孩子那么野。

    她走到了那小鬼的边,一个弯腰,将他斜抱起,横放在腿上就开始一下一下的打着那小鬼的股。

    "到底是谁准你这样打人的?..看我怎么教训妳。"玉茉的甩着那铁砂掌,确确实实的打到了小鬼的上。

    "阿....阿....阿..,妳怎么可以这样打我,我要告诉父王跟母妃,让父王惩治妳。"小鬼不甘示弱,继续叫嚣着。

    "好阿...抬出你爹娘了...很好...我教训你,是天经地义,对得起你父皇跟母妃..今就让我好好教教你,甚么叫做德、智、体、群、美...。"玉茉一边打,一边叨念,心想着..这是大哥的哪个孩子。

    "呜.,我要告诉父皇...呜...。"李承宗一边哭,一边让玉茉继续打着那小

    "男子汉大丈夫,哭甚么哭...像个娘们一样。"玉茉继续打着,一双手的手劲却是愈来愈小。

    "住手,大胆刁民,竟敢伤了世子。"随扈一吼,让玉茉停着手。

    玉茉一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四个彪形大汉,突然感到愤怒。

    "就你们这几个,世子当街打人,竟然不出声劝告,反倒是在那儿助纣为虐。你们可对得起太子?"玉茉的气势,让那四个大男人,突然一个无言。

    "妳...是谁?竟敢对东宫的人无礼,来人...给我抓起来带回东宫。"世子一个吆喝,立刻让人将玉茉给抓了回去。

    马车急速的回到了东宫,此时,看门的人一见到那齐王妃,女扮男装的模样却让世子捆了回来,心里满是剎意,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该不该告诉太子妃?还是应该告诉太子?

    "世子...世子...。"那门人不放心,跟着李承宗,一直来到地窖。

    "甚么事?本世子正在忙,先退下。"李承宗听都不听,就将玉茉关进的地牢。

    "臭小鬼,你会后悔的,等我出去之后,看我会怎么款待你,你的小,真的要准备开花了....。"玉茉咬着牙,切齿的说道。

    李建成一回府,就听到门房的人附耳道来。"齐王妃正在地窖,让世子关着。"

    "甚么?这个逆子..连婶娘都不放过?"李建成急急忙忙得来到地窖,让地窖两旁的侍卫开了锁,放了玉茉出来。

    "太子,怎么是你?"玉茉困惑的看着李建成,但也猜得出两三成原因。

    "三弟妹,真是汗颜,我教出了个不成才的东西,让妳受委屈了。"李建成诚恳的说道。

    "太子,都是一家人,无妨,孩子大了就会懂事,真的无妨。"玉茉看着亭子那头走进的李承宗,一抹得意的微笑,短暂得让人分辨不出来。

    "父王..你要替我修理他…他刚刚在大街上打我..。"这死到临头的小鬼,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大大方方的正在告状。

    "混账,还不跪下。"李建成喝声道。

    "父皇,儿子哪里有错?"

    "你把你的三婶娘关到了地窖,还没错?"李建成气得发抖,已经让金总管准备拿家法伺候。

    "三婶娘?"李承宗看看玉茉又看了李建成一眼,"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孩儿有错,请爹跟三婶娘责罚。"

    大厅上,除了李建成跟李承宗之外,还有一个李建成的侧妃宛氏。宛氏冷然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儿子,不知在想些甚么?大厅上的李承宗大气也不敢吭一声,早已冷汗。

    ”孩儿知错,请父王则罚。”

    趴在板凳上的李承宗,咬着牙,闭着眼,等着那大板子落下。

    “等等。太子,这孩子在大街上已经让我教训过了,这板子就免了吧,让这孩子抄几本书就好,这书就让我这婶婶来挑,这板子要是真打下去,那孩子哪受得了?孩子知道错也就罢了,别为这事伤了亲。家和万事兴…这孩子若是太子跟宛嫂子不介意,就让他每到私学里上课,等下了课再去齐王府去找我吧!”玉茉看着眼前这块璞玉,总觉得这璞玉一雕便能成了美玉。

    “既然你婶婶替你求,还不块下来谢过你婶婶,趴在那里多难看。”太子看着眼前的孩子,这孩子从小就是调皮,自己平实忙,母亲又管不住,或许,让他到私学里学习,说不定真能让他改改这坏脾气。

    “丽儿,那多谢妳了。让我的宗儿到妳那儿,我可放心了。”太子谢过玉茉之后,让人拿了件衣裳给玉茉换回了女装,送出了东宫。

    有教无类是孔夫子的明言,这让玉茉有了另一种崭新的感受,这宗儿很显然是青期,正叛逆着。这该怎么教好?想想自己的齐王,那可不是真的很叛逆吗?丝绸坊里初次见面的影象,又浮现在脑海中,微微的一笑化开了满心的柔

重要声明:小说《[恋千年]三生三世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