筹办私学

    玉茉晨起就带着孩子们来到了宫里,万贵妃跟尹德妃两个人正在凉亭里对弈。

    "承业、承鸾,我们到亭子那边去帮皇垂垂背。"玉茉牵着承鸾、承鸾牵着承业,大手牵小手,小手牵小手得一起顺着花园的路,走到了亭子边。

    "承业、承鸾,拜见皇,皇金安。"小小年纪的两兄弟,齐齐得跪在庭内,大气也不敢吭一生。

    万贵妃跟尹德妃两个人,一见到平得两个小孙子,立刻丢下手中得棋子,两个人一个弯腰,大手一展开,就让两个孩子各自扑进了怀里。"唉呦...我得小宝贝,最近有没有听母妃的话,乖乖的跟着夫子一起读论语阿?"

    "回皇得话,有。"小承鸾傻呼呼的样子,让尹德妃忍不住在那可的苹果脸上"啵"得亲了一下。

    "那默念一句来听听,默对了赏饼吃。"万贵妃拿起手上得涂着洛神花果酱的胡饼,让小承业跟小承鸾两兄弟看得直流口水。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小承业摇着小头颅,念得煞有其事。

    "那是甚么意思呢?"万贵妃又问道。

    "善事父母为孝,善事兄长为弟。人来自父母,兄弟同手足,故须孝弟。孝经说孝甚详,简言之,普通人尽孝,其始为养父母之,进而顺父母之心。他如求学必勤,战阵必勇,居官必廉,皆是孝子行为。孝弟之人处社会,少有好犯上者。不好犯上,则必不好作乱,社会由此安宁。

    务者求也,本即根本。君子修道必求其根本,本立,则得其仁,得其大道。何谓根本,孝弟是也。"小承业卖弄完后,伸手一抓,便拿起了那洛神花饼猛吃。

    "看来,承业的夫子,必定是名师。"李渊自亭子旁,走了进来,一手抱起了承业。

    "皇爷爷好...,将来承业跟承鸾,会孝顺父王跟母妃还有皇爷爷跟皇"小承业童言童语的说着,一双手捧着李渊的脸,大大得"啵"了一下。

    李渊瞪着大眼,从一开始得吃惊,到后来爽朗的大笑..。

    "好...好...好...丽儿真会教孩子,看来元吉今上的奏折,是可行的。"李渊得意的笑着。

    "皇上,元吉上了甚么折子?怎么跟孩子有关系?"万贵妃不解得看着李渊。

    "就是那私学的事,元吉办,我看这事儿可成。"李渊看着玉茉接着又说道"丽儿,妳可得多帮帮元吉,妳的丝绸坊经营得有声有色,连我这皇帝,都没妳赚得多,这次你们要自己办私学,又不花朝廷的钱,是不是有甚么方法,能支付这些开销?"

    "回父皇,这私学得事,我会跟元吉再讨论,目前我们的规划有几个入学的方法以及收费的标准,所以,不需要朝廷的钱,我们一样能办得好,况且,父王您也说了,我的丝绸坊赚钱,有这个后台当靠山,那么在收入方面便不是个问题,重点在于我们能不能节流。"玉茉缓缓的分析着。

    "接着说..我要听完妳的计划。"李渊拿着黑子,一步一步的近万贵妃的白子。

    "是的父皇。"玉茉接着又说道"我们入学的标准有二,第一不分程度招收富人子弟,只要愿意捐钱就能有学位,第二种依照入学考试,将考试成绩来做为收平民学子的标准,缴费标准公定公开,只要每学年缴交一次就可以,这笔收入就是学校的基本开销,因为这是固定的,另外可以让校友捐钱给我们助学或是设立奖助学金,甚至于安排建教合作,让学习技艺的学子能立刻找到工作。另外学校的课程也有分,想学技术或工艺就开立这门课程,为了考科举的人,可以参加专门的进修班。私校里的夫子,可以让朝廷命官来担任,将来也可以启用自己的学生,直接荐举。这样人人都会想来学,挤破头都要进入我们私学的名额内。"玉茉的规划,正一句句的呈现在李渊的脑海里。

    "另外,我还会特别规划一些强的武术课程,让那些文弱书生也都能习武,毕竟咱们大唐,不懂骑的官员,恐怕是没几人了。所以这事一定要列入考虑的学程。"玉茉看着眼前的李渊,满是欣赏跟激动的神,玉茉当下便放下那一百二十万个心。

    "丽儿,明由妳写一份奏折,将刚才说的这些写下来,让元吉带来早朝,让这文武百官来了解一下,或许,妳这私学成立之时,也是我成立官学之时。"李渊笑得自信,他很欣赏眼前的媳妇,真是样样让他称心。

    "那么,丽儿先带着承业跟承鸾回王府,好准备明早朝要呈给父皇的奏折。"玉茉说完,便领着两个小小孩,一起跪安退下了。

    "元吉这孩子,真是让朕放心,看到丽儿就像看到当年的她,家里的孩子每个都让她教得乖巧又懂事。"李渊叹气道。

    "皇上,姊姊在天之灵,也不愿见您这样...。"万贵妃抹去眼角的一痕泪水说道。

    "是阿....。"李渊闭着眼,想着那多年来魂牵梦萦的人。

    玉茉回到王府里时天也暗了下来,要在短短的时间里挤出个奏折,看来没有李元吉还是不成的,想想自己的国学造诣,可真是到了让人"不予置评"的绝望境界。

    "青灵,王爷回来了没?"玉茉问道。

    "回王妃,王爷刚回来,正沐浴呢!"青灵拿着件斗篷,搭在玉茉的上,让玉茉偏凉的子慢慢的暖活过来。

    "那等会儿再请王爷过来书房,我有话要跟他说。"玉茉说完,拐了个弯,便将那书房的门打开,走近了书案旁,看着满迭的书册以及奏折,又静静的上了暖榻,小睡了片刻。

    李元吉一进书房,不免看傻了眼,眼前的丽儿在昏暗的灯光下,更显柔美。这不就是一幅美人侧卧图么?

    于是,他拿起手上的画笔,勾勒出那纤柔的线条,以及昏暗灯光下的脸庞。

    "阿...王爷来了怎不叫醒我?我有事要找您商谈。"玉茉揉着眼睛,倦意早已藏不住。

    李元吉瞪着一双大眼,看着玉茉问道"什么事?那么重要?"

    "是阿...。"于是玉茉将今在宫里跟李渊的谈话,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李元吉。同时要李元吉将那私学的运作模式,写在那折子上好明让李元吉带到早朝去,让文武百官做检验。

    不知不觉中,竟然听到了鸡啼声,这一整夜的详谈,让李元吉写了十几张折子,而且除了写,还有画校园跟教室的平面图,这一整个企画案,玉茉将在今早朝中,让李元吉呈献给李渊,好让她的夫婿能得到公公的青睐。

重要声明:小说《[恋千年]三生三世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