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神秘的禅房

    "丽儿...丽儿...。"玉茉坐在亭子里,远远的看着长孙氏后头跟着一伙人走了进来。玉茉一个细看,竟是好几个和尚。

    "二嫂,您这是...。"玉茉疑惑的看着这群和尚,一时之间也忘了之前跟长孙氏建议洒净的事。

    "丽儿,妳忘了吗?丽质晚上睡不安稳,妳不是跟我说过,要找大师来洒净吗?刚刚我那儿已经弄好了,现在要换妳这儿了。"

    "是阿,二嫂...我倒是忘了,那就有劳大师们了。青灵,请刘妈准备一桌素菜,今午时在府里要请大师们留下来用膳。"玉茉吩咐着青灵,将手上的承鸾托给了娘,转便领着师父在府里到处洒净。

    玉茉看着这些和尚,都是之前在观音寺里的熟人。每回玉茉跟青灵到观音寺里上香,总是会碰到这几个小师父。于是,心里也跟着这些师父的到来而定了下心。

    一群人来到了一个房门前,为首的大师父停顿了好一会儿,玉茉心疑便问道"大师,这儿有甚么不妥吗?"

    "不知王妃可否将房门打开,让贫僧到里头看看。"大师父,看着这道门的目光,似乎是能穿透似的。

    "青灵,打开这道门,我们想进去。"玉茉毫不犹豫的想看看里头到底藏了些甚么。

    "王妃,这是王爷的禅房,没甚么可以看的,况且,王爷不准任何人进去,这是府里的规矩,青灵不敢..。"青灵看着眼前这房间,便是那府里的地,心里吓得直打鼓。

    "青灵,没关系,有事我来担当,王爷问起来,也是我要妳开的,跟妳无关。"

    "是,王妃..。"青灵转跑去拿钥匙,立刻将那道木门打开来。

    这门一开,四周窗子用黄色的绸缎遮住了大部分的阳光,一股久烧环香的味道,隐隐的藏在空气里,玉茉每走一步,便能感到一股无名的压力,压在她的脑门子上,好像灵魂快被抽离了似的,一股晕眩感以及四肢的麻痹感,伴随而来,突然玉茉的瞳仁,迅速的由黑转为赤红,一瞬间,彷佛有股净电,让这子的头发,竖了起来,惊得一伙人,夺门而出。

    在场的师父们,一见这景,立刻默念着金刚经。大约过了两三个时辰,玉茉渐渐感到子一轻,倒到了地上,眼睛一闭就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已是在那弹簧上了。

    "怎么回事?那间禅房是怎么了?怎么会一进去就整毛都竖起来,见鬼了...。"玉茉做在魏顼的车上,脑子里想着这件事,除此之外,她还在想"或许..之后就回不去唐朝了。"

    一种帐然若失的愫,在玉茉的心里油然而生...这些孩子..就让真正的丽儿带着你们长大吧。我这个冒牌的妈妈,也只能陪你们到这里了。

    "玉茉,今天是我们结婚一周年,我在红勘定好位置了。"魏顼将车子停在红勘茶餐厅门口,将车子交给了泊车小弟,便带着玉茉上了楼。

    "一年了?我们哪时结婚一年?"玉茉吃惊道。

    "是阿..我们是结婚一年了,怎么,有甚么不对吗?"玉茉看着今年的月历.."天阿..真的是一年。"

    原来,真得是一年,我在那里多久,在这里便是过多久,那么,在这里跟魏顼一起生活的人,又是谁?难道..是丽儿?

    她在做我的事,公司里的事,她似乎也能胜任,而我在那里做她的事,也一样得心应手。怎么回事?是谁在捉弄我们两个?还是..她根本就是我..而我就是她?难道,她是我的前世?

    玉茉一整夜,就这样静静的想着心里的事,连魏顼跟她说了个笑话,她都好像没听到似的。

    晚上回到了家,玉茉洗完澡,躺在上,一直想着这件事,模模糊糊间,玉茉感到一股暖流,自头顶灌顶而下,玉茉一个心慌,想睁开眼,却怎么也无法动弹。

    "谁...到底是谁?"玉茉在心里大声呼喊着。

    "是我...我是丽儿。妳的前世。"丽儿在那头回应着。

    "我的前世?那好..我问妳,我们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两边的灵魂跑来跑去?"玉茉问道。

    "我也不知道,也想问妳答案...。"丽儿同样困惑的声音,在玉茉耳边响起。

    "那我们各自找答案吧!"玉茉也希望丽儿能找到线索,毕竟,一个灵魂过两种生活,实在很困扰。

    "好..一言为定。"丽儿的话语一说完,玉茉立刻睁开了眼。

    玉茉看着青灵趴睡在边 ,四周一片昏暗,而李元吉的脚步声,自门外渐渐的清晰。

    "阿...王妃,妳醒了。"青灵扶着玉茉坐起来。

    "是阿,王爷的禅房是怎么回事?怎么我会这样?"玉茉按着太阳问道。

    "这..青灵不知道,只晓得王爷自从跟李淳风先生熟识了之后,就常常关在那禅房里。可能是在修行吧。"

    "修行?"莫非是他...

    玉茉的疑惑,一点一点的扩散了开来,为什么自己会回到这里?为什么丽儿会跟自己交换灵魂...难到这跟他有关?

    "丽儿,妳醒了?要不要喝碗粥,刚醒来必定饿着。"李元吉捧着一碗小米熬成的粥,走到边,拿起汤匙,准备喂着玉茉。

    "恩...还是你最疼我。"玉茉一口一口的喝着李元吉手上的粥,心理暂时放下了那疑惑,享受那片刻的幸福。

    "我当然疼...妳得留在我边让我继续的疼...不论是妳的子或是妳的灵魂,都将跟我永远不会分开。玉茉...。"李元吉嘴角扬起一抹笑容,那笑容跟那"玉茉"两个字,让喝着粥的人,顿时咳了起来。

    "咳...咳咳...你...你说甚么?甚么玉茉?"玉茉吓得不敢抬头看着李元吉,拼命的咳嗽来掩饰自己的心慌。

    李元吉勾起玉茉尖削的下颏,笑着说道"玉茉...妳逃不掉的,也回不去那里了,那丽儿也不会回来,妳就安心的留在这儿吧。"

    "你...怎么知道?从甚么时候开始?你就怀疑我不是丽儿?"玉茉惊疑的看着李元吉,心里想着"这家伙...好样的...。"

    "从妳生完承业之后...,不过妳放心,我知道我心里的那个人儿是妳,便够了。能留住妳,是我所愿,难道...妳不愿意吗?况且,丽儿的人,始终是魏顼,就让我那个后世,来继续她,这不是很好吗?"李元吉笑得说道。

    "你的后世是魏顼?"玉茉困惑了,为什么李元吉的后世会是那个长得跟魏顼一模一样的人?

    "玉茉,我是不是能这样叫妳的真名?"李元吉抱着玉茉问道。

    "恩...既然知道了,其实也无妨,只是...实在不太能接受这件事。"玉茉傻傻得看着李元吉,心里不知道该喜还是该怒。

    原来他早就知道了..害自己平常还常常担心会不会露出马脚。

    最可笑的事....搞了半天,自己才是真正的唐朝人,这事可麻烦了,这里没有冲水马桶,没有电视,没有网络跟计算机,叫我这宅女怎么能快乐呢?

    "玉茉...放心好了,我们会永远好好的...一直到白头。因为,我早已准备好了。"李元吉眼前似乎看到了玄武门之变的场景。

    这场争斗,真的会发生吗?

    玉茉的脑袋,打结了,她搞不懂眼前的男人,是怎么回事。

    或许他能扭转乾坤,也或许...会有个世外桃源等着我们...

    "你说得...要记得...我会天天等你回来。"玉茉窝在李元吉得怀里,满是期待...。

重要声明:小说《[恋千年]三生三世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