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布局

    玉茉手里抱着那小女孩儿,温柔的唱着摇篮曲。

    "宝宝睡...宝宝睡...宝宝快快得睡吧~~"

    "丽儿,这是甚么曲子,听起来真不错。我让我的孙妈学学,看她能不能像妳一样带出个可的女娃儿。"长孙氏看着眼前这幅母女图,感到十分的欣慰。

    "二嫂,您这是哪里的话儿,我带娃儿,可是发自内心的疼,就算唱,那孙妈也不见得能唱得同我动听呢!。"玉茉打趣的说道,心里满是佩服着眼前的二嫂。

    这二嫂可是历史上有名的文德皇后,史书上说了好几段夸奖她的话,这算是为我们女出了头天呢。

    "丽儿,那教教我吧!最近丽质老是哭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太医说了,是受到惊吓。"长孙氏满脸担忧的看着玉茉,再看看这怀里睡得安详的孩子。

    "二嫂,既然是丽质受到惊吓,那不如我们请观音寺里的大师到府里来坐坐,让大师们来洒净,或许丽质会好睡一些。"玉茉建议道。

    "听妳这么一说,倒是蛮有理的,不如这样好了,我府里洒净完,也请大师到这儿来祈福,让孩子们能平安。"长孙氏接着又说道"我看,大嫂那儿也问问看需不需要,她这阵子还有到这儿来抄办丝绸坊的事吗?"

    "二嫂,大嫂她几乎把我的事全接了手,我们已经将丝绸用大船卖出了国,这样的额度,让我们的库房,可充实着。"玉茉轻描淡写的说道。

    "妳们真是能干,我可真是很难超越得了妳们。"二嫂看着弟妹在事业上如此有成就,不仅有些小小的羡慕起来。

    "二嫂,不如妳也加入我们吧,二哥府里的嫂子们,愈来愈多,总不能老是在府里干瞪眼,俗话说了,敌见面,分外眼红,不如让大伙儿一起在工作上同心,像我们这样也长长女人的气,别老是靠那男人的脸色过活,不是好的?"玉茉想着这二嫂,容忍度跟公关能力,早有那增员得心。

    "丽儿说得是哪儿的话?咱家哪有这么小心眼?家里和谐,人丁旺盛,是我跟王爷的心愿,他的人就是我的人,我跟他从小到大,夫妻做了那么多年,即使有其他的女人来,也不会影响我跟他的感。"长孙氏脸上漾起了少女般的羞红,讲到那青梅竹马,便没了那该有的王妃气质。

    "二嫂的襟真是广阔。"玉茉看着眼前的少妇,想着"如果长孙氏到了现代,会不会离婚?想当然耳,应该是不会,搞不好还会替老公挑小老婆,真正做个贤妻。"

    "哀...这是我们女人应该做的事,少了丈夫的紧迫盯人,我就能到妳这儿来聊聊天,看看孩子或者是跟妳还有大嫂一起发展事业,这不是很好吗?"长孙氏一脸无所为的样子,让玉茉不知她对李世民是还是亲

    "二嫂答应了?妳愿意来帮忙我们的丝绸事业?"

    "是阿!孩子可以交给娘带着,我可以跟妳们一起做点事,也好过在房里孤枕难眠的好...。"长孙氏无奈的笑容,让玉茉感到一丝的心疼。

    "二嫂,别这样,将来他会明白的,妳为他作了那么多他总有一天会知道的。"玉茉安慰着,同时也看到李元吉从门口走了进来。

    "二嫂,你来了?"李元吉冷然的看着长孙氏。

    "四弟,我是来这儿找丽儿喝茶的,时辰也差不多了,我先回府去,明再来跟丽儿还有大嫂学习商道。"长孙氏说完,便转踏出了房门。

    "那么,我送二嫂出府。"

    "那就有劳四弟了。"

    两人在园子里走着小路来到了王府门口。"二嫂,四弟就送到这里,但..四弟有一句话想同二嫂说"该说的与不该说的,二嫂应当很清楚"丽儿单纯,别让她卷入咱们的纷争里。"

    "四弟说得是哪儿的话,我们妯娌间闲谈,哪有甚么该说与不该说得事?都只是平常的家事,你就别多心了,二嫂自有分寸。"长孙氏一说完,跨上了马车,放下车帘子,朝着秦王府的方向走了。

    "最好要如此...若是妳敢伤了丽儿,我也不会让妳太好过。"李元吉看着马车缓缓的愈离愈远,最后消失在那远方的转角,便回到玉茉房里。

    "丽儿...二嫂同妳说的话,妳可别听得太信,二嫂的哥哥长孙无忌,可是个谋士,若是妳着了他们的道,可是对我们百害而无一利。"李元吉在房里坐着好久一阵子,便开口说道。

    "是阿,也是这样想,如果二嫂是一般的女流,怎可能忍气吞声的替二哥留着那一屋子的女人。我看不出她是不是着二哥,但我相信,她对权力的**之强,恐怕连她自己都无法察觉。"玉茉道出了自己的心声,却让李元吉大吃了一惊。

    "原来丽儿早就察觉到,害我还白担心了。"李元吉笑了,他的王妃是何等的聪敏。

    "当然,我甚至怀疑,那次会受这么严重的伤,也是二嫂安排得。不然,怎会如此巧合,甚至于,我觉得他们另有隐密的地点好商谈事或...建立军队。而且在我们旁,必定有他们的暗线。而二嫂的暗线放在二哥旁的,恐怕连二哥自己都不知道。"玉茉推测着,让李元吉更是惊讶。

    "这怎么说?"李元吉问道。

    玉茉反问"难道齐王没有暗线设在太子府跟秦王府,甚至是宫里?...不瞒你说..其实,我也有。"

    李元吉心头一阵,那么之前做的那些荒唐事,丽儿一定早已知晓...她竟然..

    "丽儿真聪明,我的确是有。但...我一直都不愿意让妳牵连到这里头来,我希望妳能简单的过着生活。"李元吉宠溺的摸摸玉茉的发,见到了几根银丝,感到些许得心疼,他的丽儿原来也默默的替自己做了那么多事。

    "为了你,我愿意。"玉茉深的注视着李元吉,娶妻如此夫复何求?

    "其实,丝绸坊自从让大嫂去经营之后,营收一直都很好,然而我们的这股份,又另外作了安排,弄了个高档的酒楼,让小兰来做表面的东家。除此之外我在这重盖的酒楼中特别设计了夹层,无论是大事或小事,都让人记录下来。"玉茉拿起一本册子,上面记录着某年某月某某时..谁谁谁说过甚么话..做过甚么事,让李元吉眼睛为之一亮,这里将大大小小的官员是否愿意与不愿意追随太子的谈话,纪录得清清楚楚,很快得便成了李元吉最重要的用人依据。

    "还有,我在江湖上成立了一个组织,叫做红帮,只有我可以控制他们,上到王孙贵族,下至贩夫走卒,都有我们的人,所以...其实你们的眼线,很多都是红帮里的一员,这些成员没有武功的人居多,但是却是让我的消息比你们更灵通的法宝。"玉茉手上又拿了一本名册跟一个金冠状的信物,递给了李元吉。

    依照着民间的帮派组织,确实让玉茉摸清了唐朝的整个状况,也明白了商业上的往来该注意些甚么。

    这手法得感谢网络的无私与大,让玉茉在这里如鱼得水。

    李元吉看着玉茉的这两本册子,详细的纪录着朝廷、百姓所发生事。这比皇上的讯息更丰富,丽儿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丽儿...妳到底是和许人?怎么能够想到这层?"李元吉讶异的有些说不出话来,他甚至觉得他根本不了解躺在他旁的人。

    "你只要记得我是你老婆,就对了..。"玉茉走到李元吉的后,抱着李元吉轻轻的在他耳边诉说着。只要是中国人,就知道明朝皇帝的东西厂还有锦衣卫...这组织,还逊了人家一筹呢!

    "老婆?是甚么?"李元吉的疑惑又更深了。

    "老婆就是你的妻阿!"玉茉的笑容,挂在脸上显得满满的幸福。

    "那我接下来该怎么做?"李元吉又问道,心想着"我娶了个谋士,看来..我之前的担心,是多虑了。"

    "接下来,我打算...拿出赚来的银子,收买人心。"玉茉信心满满的说着。

    "怎么个收买法?愿闻其详..女诸葛。"李元吉抱着玉茉,偷偷的挪到了铺上。

    "弘扬佛法、广开学府、奖励制造跟发明...........。"玉茉没注意到李元吉早已将她压到了上,还是依旧不停的讲着自己未来的计划。

    "这些,就让为夫的帮妳吧!但为夫现在要请娘子帮个忙,让为夫的消消火可好?不然脸上又得长疮了。"李元吉的双眼早已布满迷离,看着眼前聪明可人的妻子,当下就忍不住低头拥吻。

    夜是这般美丽...感是这样的真挚...月儿悄悄爬上了夜空,高高的挂在正中央,照得这对侣,发出无限的魅光。

重要声明:小说《[恋千年]三生三世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