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释前嫌

    玉茉手里拿着一本唐史演义,看着李渊的起义、李世民的谋略、李建成跟李元吉死于玄武门之变。这几个章节都快让玉茉倒背如流了,但为甚么真的碰到了,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哀....这历史就是这样,不可能改变的。"玉茉看着史书,想破了头,都找不到出入,到底该不该放弃?

    "老婆,在叹甚么气阿?快来吃饭了。"玉茉闻了饭香,手边的书立刻丢到了一旁,开心的到餐桌上,拿起碗筷享受着这快乐的夫妻生活。

    "哇....老公真棒,这猪脚卤得可真香阿!!看来我这次迷迷糊糊的,嫁对了人欧!"玉茉庆幸的享受着眼前的美食。

    "当然好吃,这猪脚里可有我满满的,我今天可是花了一番苦心,猪皮上的毛可让我一根根的拔起来呢!。"魏顼得意的从锅子里挖起一块猪脚,又放进了玉茉的碗里。

    玉茉吃得满足,魏顼笑得开怀,从公证结婚到现在两个人就像是好朋友一般生活在一起。

    "老公...等一下吃饱,我们..。"

    "怎样?"

    "我们...唉呦...这还要我开口...洞房拉。"玉茉一脸难为的将"洞房"两个字的声音拉高。

    "咳...咳...洞房阿。这主意..听起来不错。"魏顼憋着笑脸,扒着饭,只差没将那饭粒喷到玉茉的脸上。

    "吼...讲出来就没调了,你这木头,看你一副很懂的样子,怎么这么不开窍?"玉茉嘟嚷着,手上的筷子却一直玩弄着饭粒。

    "我们可是彬彬有礼的公子呢!这怎么叫人说得出口,但是既然娘子提了,那么本公子就却之不恭了!!"魏顼一脸吃亏的样子,惹得玉茉恼羞成怒。

    "亨..不要就不要,甚么狗公子,我这个美娘子,可不希罕。"玉茉扒完了饭,拿碗到水槽里洗净放入烘碗机里。

    "呵呵...美娘子甩脾气了,看来今晚本公子不让妳消火,恐怕明脸上会生疮呢。"魏顼调侃的说着。

    "为甚么会生疮?"玉茉问道。

    "求不满,上火拉。"

    随后魏顼的股,便让玉茉狠狠的捏了一下。

    "甚么求不满?甚么上火?将来孩子在,你可不准讲这种话,听到没?老娘不发威,真得当我是病猫,今天就让妳瞧瞧,甚么叫做"母老虎"...我令堂的哩!。"玉茉一边捏着,一边嘴念着,心里却有一种家的感觉。这才是夫妻,真正的夫妻...生活就应该这样子,为甚么跟李元吉却做不到呢?

    夜晚,果真是一场大战,三四个回合下来,玉茉不一会儿工夫就沉沉睡去,这天夜里,魏顼抱着熟睡的玉茉,又散发着一室的紫光。

    "王妃,醒醒阿,您不可以再睡了,您已经睡了三了,快醒醒阿。"耳边青灵的声音,让玉茉的脑袋逐渐清醒了过来。

    "恩...又回来了,是青灵吗?我怎么了?"玉茉感到头痛裂,似乎一的汗,被褥都湿了,旁的青灵,明显的消瘦了不少。

    "回王妃,您得了风寒,已经昏迷了三。"青灵扶起玉茉,一口一口的喂着玉茉早已准备好的小米粥。

    玉茉因为这体刚复原,便觉得饥肠辘辘,不一会儿就将那小米粥吃得干净,又喝了一碗浓苦的汤药,便又躺了下来。

    "那么,这三还有发生甚么事吗?"玉茉闭着双眼,等带着青灵的答复。

    "这...这..青灵不敢说。"

    玉茉一惊,睁开了双眼,做起子看着青灵问道"为甚么不敢说?是发生了甚么大事吗?"

    "王妃,其实...就是那么一件事。"

    "哪件?快说。"玉茉催促道。

    "王爷,有带了个女娃回来。"青灵不忍刺激玉茉,试着用最轻描淡写的语气,淡淡的说了出来。

    "原来是这回事,真是吓了我一跳。这事...无妨,等我体好些,会去看看那女娃儿,到时留在边一起教养,既然是王爷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玉茉闭着眼,泪水自眼角滑入了玉枕。

    "王妃,您别哭了,这样伤子。"青灵拿着帕子,轻轻试着玉茉的脸庞。

    "没关系的,我会接受着些孩子的,那女娃的生母还在吗?"玉茉紧张的问道,却件青灵摇了摇头,面无表的说道"不在了。"

    "天阿...为甚么要这样惩罚我,这些罪过,要我怎么还?"这次玉茉真的痛哭了。

    "王妃,这次况不同,那女娃生出来之后,那母体□血留不止,那产婆跟大夫救不了,这跟王爷没关系,而且王爷已将她下葬,您别自责。"青灵解释的说着事的始末,便也让玉茉安了下心来。

    "还好...莫让王爷再造这孽,这因果轮回,可是非同小可,人生在世就是该行善积德,怎可造杀孽。"玉茉瞪着大眼,呆呆的望着屋上的梁,喃喃的说道。

    "是阿,王妃...您且放宽了心,王爷不会再这样了,他会跟以往那般对待您的。"

    玉茉听着青灵的安慰,心也好了许多。药效的关系,玉茉又再次睡去。

    月儿悬挂在树梢上,李元吉开了房门,走到了玉茉的旁,他看着眼前的人,比以前更瘦,原本红润的双颊,此时凹陷枯黄,那应该鲜艳滴的唇,也毫无血色。

    "这是丽儿吗?怎么会这样?"李元吉伸出纤细而指节线条刚健的手指,抚摸的玉茉消瘦了的脸颊,那眼..那唇...为何像是另一个人?

    李元吉转头问着青灵"这真是王妃?我怎么像是不认得她?是我的眼睛出了毛病?为何我的王妃不是我印象里的那个人?"

    青灵无言的看着这一幕,转过去偷偷拭着眼泪。

    "他们得太辛苦了,老天爷阿,请您放过这两个人吧。青灵下辈子为您做牛做马,只求您让这两个有人,别得这样辛苦。"青灵望着那抹月光恳求道。

    李元吉躺到了丽儿的旁,牵起那柔荑,不舍的看着丽儿的脸庞一整夜,这一夜...李元吉想了许多,关于两个人...

    青灵的声音又从耳边嗡嗡的响起,又回到了唐朝了吧!

    玉茉一睁开眼,原以为会看到青灵将蚊帐拉起的模样,却感到手被紧紧的握着,玉茉一个转头,李元吉熟睡的脸,又熟悉的出现在眼前,玉茉不自觉得抚着那早以憔悴的不成人样的脸,不知是谁对谁更心疼,这样的折磨,到底有甚么好?

    玉茉转过,用力的将李元吉抱入怀里,眼泪不停的留下,脸上却是带着微笑。

    "回来了,终于回来了,我的王爷...我真得很你,你知道吗?我没对不起你...真的没有。"玉茉一边哭,一边细碎的说着,也让李元吉听到了心里。李元吉的手,紧紧的环住玉茉的腰...两个人似乎忘了...天亮了。

重要声明:小说《[恋千年]三生三世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