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抢 遇袭

    玉茉自秦王府里若有所思的走了出来,而府里的司徒达拉着马车站立在秦王府的左边石狮旁。

    "司徒,待会儿到城外的绣坊里走走,青灵在那儿,顺道接她回府。"玉茉拉下车帘后,简单的交待了两句,一颗心又飘到了远方。

    "遵命。"司徒达专心的驶着马车,喀答喀答的车轮声以及马儿喘息的声音,夹杂在闹的长安城里。

    马车一出城关,原先闹的街道,慢慢的变成了诺大的土地,人群愈来愈稀少,而车轮声却愈来愈大声。"喀..喀喀..。"突然停止前进的马车,伴随着马儿的嘶叫声,让玉茉顿时感到无措,却又立刻镇定下来。

    "司徒,怎么了?外头发生甚么事?"玉茉坐在车里,闭目问道。

    "回王妃,马车陷入坑里出不来,司徒...。"正当司徒解释着目前的况时,玉茉却听见另一个男子说道"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若要此处去,留下买路财...。

    玉茉翻了翻白眼,一听这陈腔老调,就知道发生了甚么事,于是玉茉大方的下了马车,看着正前方站着五个手持大刀,满脸胡腮的"痞子帮",正打个玉茉这上下瞧着。

    "老大,看来咱们遇到了个不错的娘们,看那细白的颈子,摸起来必定柔滑香嫩,不知道老大是不是有那意思...如果有的话,不妨让我们兄弟也****,看这脸蛋...就让人想押回去好好疼阿。"其中一个瘦得跟猴子般的男人,正用一双色瞇瞇的细眼,在玉茉上不停得来回打量。

    "是阿,老大,这娘们还真是不错,等会也赏给我乐一乐...这样才有精神。"另一个型壮硕,看起来似乎有漂亮线条的男子,脸上却挂着不对称的两撇小胡子,却像写了两个字"□"在脸上似的,他看着玉茉纤细的腰就只差没有当场流下嘴角的口水。

    "各位兄弟...请问你们讨论完了没?如果你们讨论完了,请你们过来帮我把车子推出来,等一下我会好好犒赏你们。"玉茉懒得理这几只□,打算给他们个机会改过自新,如果他们还这么不识趣的话..那么...。

    "哟..那小妞儿感好要让咱们帮忙拉车呢!好阿,只要妳好好陪陪我扪,我们当然会帮妳把车子拉出来。妳说好不好阿!"那带头的男子,欺上玉茉,一只手早已不想安份的在玉茉的脸上轻点了一下。

    "大胆,堂堂齐王妃,竟敢如此无礼。"司徒大声的叫喝,让那帮人稍稍抖了一下,但显然的,那效果并不大。

    "天高皇帝远,这里就是我的地盘,那齐王算甚么?这里只有你们两个,就算在这里把你们给埋了,也没人知道是我们干得。"那猴子~~跳墙了。

    "这可是你说的,天高皇帝远,就算是把你们给埋了,也没人知道..对吧~。"玉茉的双手抱在前,一抹冷笑挂在嘴角。

    "没错。"那带头的男子,一个弓步就想出招。

    玉茉侧一闪,紧接着入到男子的内门,一个过肩摔,就将那男子抛摔在地上。一旁的四个人,看得呆若木鸡,拿着那大刀子却反倒犯了傻。

    "再来阿,还有人要再试试看的吗?"玉茉向前一步,双眼一利,得众人没人敢上前。

    "啊...."一声惨叫加上四个"叩叩叩叩"膝盖碰地的声音,"王妃,饶命阿,草民不敢再打劫了,求您别将咱们给埋了。"

    这招先发制人,可真是运用得再洽当不过了,但是...得先让他们将马车拉出来才行阿。

    "咳..既然这样,那你们...去...去把马车拉出来,然后跟着我,待会儿我给你们找几分事做,我的坊里,还需要几个打手替我看着,"玉茉得意的发落着。

    "草民谢王妃。"五个"痞子帮"尽然这样就被玉茉收服在脚下。

    司徒达冷眼的看着这一切,心里暗暗吃惊,"这王妃,可真是不能小看阿,瞧那型魁武的大汉,都能让她摔得那么远,这样的摔角方法,还真是第一次见识到。"孔老夫子说的"宁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唯有小人与女子,难养也。"我看可不是这样的...这女子真是,太厉害了。

    "我们王爷到底娶到了甚么样的女人阿?"司徒表复杂的说道。

    原先只有司徒跟玉茉两个人赶路,现在车旁却多了五个人骑着五匹马,招摇的来到了绣坊。

    吴大姑摇摆着丰,从坊里出来迎接了玉茉,看到后头满脸胡腮的臭男人,不仅感到有些错愕。

    "恭迎王妃。"吴大姑回过神来向玉茉行了个礼。

    "吴大姑,您别客气,今来只是想看看坊子的状况,跟大伙儿工作得顺不顺利,另外,这五个我带来的人,请您帮我分派一下,我要雇用他们在城里的五个坊里,做我们的警卫,负责坊里的安全跟杂事。有劳您了。"玉茉依旧用一贯客气的语气说道。

    "是,王妃,五位兄弟请跟我来,我先带各位梳理一下门面,好告诉你们接下来的工作。"吴大姑领着这五位胡须客,到了内院,刮去大胡子,换了一新装,走回玉茉面前。

    玉茉的双眼为之一亮"哎呀!不得了,原来各个是英俊小生阿!幸亏你们从良了,不然让官府抓去,这长安的姑娘们可亏大了。"玉茉调侃的笑道。

    那老大胡影,红了张脸说道"王妃,就是因为我们几个长得跟个小白脸似的,才会留着大胡子好抢劫阿!谁知道出师未"劫"先死,就被您给吓坏了。"

    "哈哈哈...你们的手,还敢抢劫,这样好了,我请府里的将军,教你们习武,让你们好好练练,保护我的这群姑娘们,月奉会给你们高一些。对了,家里还有甚么人?"玉茉关心的看着这五位小生路线的美型男问道。

    "回王妃,我们五个都是孤儿,没爹没娘,自小在乞丐寮里长大。"胡影低垂着头说着。

    "这样阿!那不就不识字,那也没关系,今天开始跟绣娘们一起听夫子的课,大伙儿学的你们也要学。"玉茉的绣娘们,可都是当下饱读诗书的才女们。

    让玉茉最自豪的,就是这点,她让员工们进修,让员工们感受到老板的照顾,建立起员工对老板的忠诚度。

    五个大男人一听,可以读书写字,各个扑通的又乱跪了一番。

    "够了,你们快起来,要谢我就用认真的工作来回报我,不要用跪的,我可不喜欢这样。"玉茉佯装发怒状,急得要他们起来。

    "是阿,我们王妃对我们最好了,到别的地方可找不到这种主子。"青灵从门口走到了玉茉的旁。"王妃。我们的账册在此。"

    玉茉接过账册,站了起说道"走吧,我们回府。你们留下来跟着吴大姑,她会照顾你们的"

    没等这五个人起,玉茉便领着青灵坐上了司徒的马车,往长安城的方向回去。

    一阵刀剑敲击声,从前方传了过来。玉茉突然警觉到似乎有血腥的味道。

    "停车...。"玉茉唤道。

    "司徒...把车停到旁边,看前面方生甚么事。"玉茉领着青灵下了马车,躲到了另一个草丛里。

    "是,夫人。"司徒偷偷潜到前方,看着前方的景象。

    李世民手提大弓,而周围的侍卫似乎一个个的倒在地上。似乎秦王的眼神有些涣散,子匍匐在马匹的背上。

    "司徒,怎么了?"玉茉看着司徒急忙得回来,满脸的惊恐,心中一股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回王妃,是秦王遇袭,他旁的侍卫队,已全数倒下,属下怀疑,他们被下了蒙汗药,因此挡不过这次的袭击。"司徒达分析得仔细,却看到玉茉一脸犹疑。

    "司徒,你骑马,到京城里去,跟秦王府里的侍卫队说明,尤其是地点,一定要说得仔细。青灵,妳回齐王府,跟王爷说,秦王遇袭,让他派府中的队伍一起来营救。"玉茉冷静的吩咐道。

    "王妃,那您呢?"青灵紧张的握住玉茉的双手问道。

    "我留在这里,等救兵,妳们一定要快,知道吗?快去骑马。"于是司徒达跟青灵两个人各骑着一批马,分别奔往了秦王府跟齐王府。

    玉茉看着李世民似乎已完全败给了对方,玉茉将手腕里的手环打开,出了两根麻针。

    "碰.碰."眼前的两个刺客,应声倒了地。

    玉茉上了李世民的马,一手扶着早已昏迷的李世民,一手拉着马缰绳,往反方向直冲。

    "驾...驾...噜..."玉茉驾驭着马儿,来到了山泉溪旁。玉茉手掬一抔水,轻拍完脸颊,便用带着的丝巾,沾了点凉水,轻轻的敷在李世民的额头上。

    "丽儿..丽儿...。"咦~李世民怎么在唤我?玉茉愣了,也蒙了~

    "二哥,你醒醒..."玉茉的手让李世民紧紧的扣住,突然..李世民抖的睁开了双眼,他见到了眼前的丽儿,突然一喜,却又很快的暗淡了下来。

    李世民急速的变脸,却又让玉茉呆了第二回。

    李世民看了四周,开口问道"这是哪里?刚才那两个蒙脸人呢?我的头现在怎么那么晕...。"李世民撑着头问道。

    "二哥,那两个人已经让我用麻针弄倒了,应该还在原来的地方,我已经派人让王府里的人来接我们了。"

    李世民起了,步伐颠浮的走在石头上,似乎就要跌入那溪中。"二哥,小心...。"玉茉一急,一个上步便撑着李世民走在大石上。

    玉茉上淡然的香气,阵阵飘入了李世民的心窝里,那柔软的肩膀,小巧的朱唇,魅惑的眼波,让李世民心神为之漾起片片的涟旖。

    李世民顿了顿,便配合着玉茉,走到了溪边,蹲了下来,用冰冷的水,冲醒那一头的晕,以及那火。

    因为他知道,如果不能冷静,说不定自己会忍不住说了心里藏了许久的秘密。

    第一次跟三弟在林子里见到她,他的心就在她上。

    第二次见到她跟三弟在寿宴上,他就知道自己没希望了。

    第三次见到她,跟三弟上了船,他的心就死了。

    既使他找到另一个跟她长得相像的钊云放在府里,却又不是她...

    心里是空的..却只容得下她..即使是公孙..也不能...心里的位置只有她一个...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能吗?

    如果可以的话?她愿意吗?

重要声明:小说《[恋千年]三生三世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