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婚~~昏

    头上厚重的凤冠,压得玉茉的颈子酸疼,一大早让小兰唤起,就开始梳妆,到了巳时(10点)才描出了个轮廓,玉茉当这新娘可真是受罪阿!

    外人看似华丽丽的风光下,其实真是惨不忍睹。

    再加上玉茉害喜得严重,一整个早上的脑子胀得昏昏沉沉的,整个人可以说是瘫在这群喜娘的包围里,让大伙儿摆布,眼皮沉得像镀上了金箔,拉都拉不开。

    好不容易大功告成,等到了花轿,让人背了上去,却一路吐到了底。

    这场婚礼,可真算是前无古人后有无来者,仅此她玉茉一人。

    宫里的宦官,将玉茉从吐得满是酸味的轿子里背了出来,玉茉低头看着红地毯,牵了条红绸子,随着前面宫人的脚步,慢慢的走到了李渊跟窦后的面前。

    司仪在一旁说甚么?玉茉从头到尾都没听见,拼了命的忍住害喜的症状,让自己保持清醒,又得随着旁的李元吉一跪一拜,遮腾了老半天,终于听到最后一句"送入洞房...."。

    李元吉心疼得紧,抱起了玉茉便匆匆的回到了房里。玉茉闻着李元吉上散出来的龙延香,脸上便带起了幸福的微笑。

    "丽儿,在房里乖乖的躺着,有甚么不舒服,要立刻唤人来照顾妳,我到后院里招呼客人,等会儿就回来。"李元吉说完,便转出了新房。

    不一会儿,玉茉便沉沉的睡去。

    迷迷糊糊间,玉茉感到一股牵引的力量,带着她往前走。

    一个深呼吸,玉茉感到头顶有股剧烈的疼痛,确不明所以。

    玉茉慢慢的睁开了眼,她望着头顶的光灯跟旁的点滴袋,呆了好一会儿。

    "我..不是跟元吉大婚了吗?...是梦吗?"玉茉看着前方的液晶电视,电视里正播报着新闻。

    "我是怎么了?发生甚么事?怎么我会躺在这里?"玉茉看到进来的护士,正在检察着她的点滴速度,便问道。

    "妳醒拉!都睡一个月了,现在有甚么感觉吗?我去请医生近来。"江护事一说完,转便出去唤医生近来为玉茉检查。

    玉茉看着带着口罩的医师走到了自己的头,拿着一只小手电筒,将自己的眼皮撑开,照了两下。接着便要她张口,然后敲敲肚子...,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后,就拿着边的一张表认真的填了起来。

    "医师,请问我怎么了?"

    "......."医师看了一眼,不理玉茉又低头沙沙的写着那张表。

    玉茉呆望着这白袍医生,很想知道他到底听不听得懂中文。就这样僵持了好久,终于那鬼魅般的医师,拿下了口罩,说道"妳没事了,可以出院。"

    "蛤...就这样。"玉茉更呆了,还搞不清楚是甚么病,就这样被赶出医院。

    "对..只是撞到脑袋,现在脑里的瘀血都散了,不出去还在这里干嘛?别浪费医院的医疗资源,后面还有很多人等着!"这白袍医生冷冷的说完,又轻轻得飘了出去。

    "这么坦白~~算了...不跟冷血动物计较。"玉茉恨恨的说着,便让护士拔了针头,一个人默默的收拾起衣物,准备出院。

    这撞伤脑子还真不便宜....玉茉到柜台结完帐,看着自己数字少得可怜的存折..."哀...这天大地大,都沒有我現在的头大...。"

    "玉茉...玉茉...。"玉茉听到了呼喊声,转头便撞上了那人的膛。

    "是你阿?干嘛...甚么事?"玉茉摸着自己的鼻子,看着前方站着的魏顼,脑子里又突然闪过了"男宠"这两个字。

    "是阿,妳醒了怎么不打电话给我们?好让我们一起来接妳出院阿!"魏顼说完,便提着玉茉得包包,往停车场的方向走。

    "甚么我们?谁是我们?"玉茉一脸疑惑的看着魏顼。

    "我阿..还有伯父跟伯母呢!"魏顼看着玉茉,一脸理所当然的说着。

    "你甚么时候见过我的爸妈?"玉茉大喊。

    "就在妳还没醒来的时候,我们轮流照顾妳,替妳"把屎把尿"~~。"魏顼一脸受不了的表,深深刺伤了玉茉。

    "把屎把尿...你...。"玉茉快昏了,这娘娘竟然替他把屎把尿,那她还要不要见人阿。

    "天要亡我阿~"玉茉哀嚎着,却还是跟着魏顼的脚步,来到了车旁,果然,她看到了她那没骨气的父母,心里又是一叹"哀..."。

    "小茉阿,要不是这一个月来魏顼的帮忙,我们还真不知道要怎么轮流照顾妳呢。魏顼真不错阿!"涣琳赞赏得看着魏顼,想着"魏顼這小子若娶了自己的女儿,那自己将来就可以放心了。"

    "妈...他...他是姊妹啦!!"玉茉忙着解释道,却又不想说得更多,便一股气憋着,脸胀得红通通的。

    "甚么姊妹?我可是货真价实的男子汉!"魏顼握紧方向盘,认真的说道。

    "哈..如果你不是姊妹,那我就当你老婆。"玉茉说得自信满满,却不知魏顼下一句话接得那么顺溜"好...那我们立刻去公证,我现在就娶妳。"

    满车的人全都呆了!!齐声的看向魏顼问道"真的?"

    涣琳的欢呼声,清风的喜极而泣...还有玉茉的"惊吓"就在这瞬间,在魏顼的车里,爆开了!!

    车子突然转向,开到了法院门口。"下车...各位...我们到了。"

    玉茉发现况不对,魏顼似乎来真的,玉茉硬着头皮下车,接着那两个老人家,一人一手驾着玉茉进了法院...

    当神父问道"妳愿意嫁给魏顼吗?,今生今世跟他结为夫妻,不论生老病死,不离不弃"

    玉茉呆了,她当真傻傻的说道"我愿意。"

    一定是脑袋瓜子撞傻了,才会说"我愿意",玉茉的表一脸茫然。看着父母高兴的脸庞,.....玉茉的眼前渐渐的又模糊了起来。

    玉茉再次醒来,她发现边多了个一岁大的小男孩....,她看着帐,看着上的被子,这是怎么回事?

    我甚么时候生了孩子?不是才大婚吗?

    不对,刚刚我不是跟魏顼在法院公证吗?

    到底哪个才是梦?

    当玉茉正思索着这问题时,她看到小兰拿着水果走进来。

    "王妃,您起来了?这是您今早吩咐要吃的梨子,小兰替您准备好了!"

    玉茉一阵头晕,还搞不清楚状况,接着便让李元吉吻得正着。

    "丽儿,醒了?"

    "是阿...别太大声,会吵到孩子。"玉茉看着上的小男孩,脑子里又开始消化着目前的讯息。

    这又是怎么回事?

    孩子生了....我跳过了些甚么?

    一连串的问号...让玉茉...吓傻了~

    "丽儿还是这样傻呼呼的,都当了娘的人...。"李元吉宠溺的看着玉茉。

    "刚睡醒,当然傻呼呼的。"玉茉笑着说道。

    李元吉感到玉茉有些不同,却又不知哪里不同,眼前的丽儿像是变了个人,也换了个,这一年多的相处,让李元吉明显的感觉到,眼前的丽儿跟昨的丽儿像两个人,但...他从早守在这房外,看着丽儿熟睡着,动都没动过阿。

    怎么回事?李元吉也是满心疑惑,却又找不答案。

    "娘...娘...。"在叫我吗?玉茉看着小男孩,自然的伸手将那软绵绵的子抱了起来,看着那双跟丽儿相似的双眼,玉茉笑了。

重要声明:小说《[恋千年]三生三世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