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曲江池

    翌,窗外的阳光透进了房里,玉茉缓缓睁开双眼。

    当她转头看见旁的李元吉,不仅一阵惊呼。

    "拜托..怎么又是这里?"玉茉心里呧咕却又莫可奈何。玉茉长叹一声,转过子,细细的端详着旁的少年。

    眼前的少年,侧睡让自己的头,靠放在他的前臂上,那缓慢又规律的呼吸,均匀的吐在玉茉的脸颊上,飞昂的剑眉...玉茉纤细而修长的手,不自觉得轻轻画着李元吉的脸,一笔一画的试着勾勒出眼前这个俊秀而深的脸庞。

    玉茉嘴角轻轻昂起,笑起了一抹连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的温柔。

    玉茉从不觉得自己有这般好的行,来到了这里,即使魏顼是丽儿的夫婿,但对玉茉却像是兄长般的疼,而眼前这个齐王,却得自己又浓又烈,玉茉辩清了自己心底的那份感觉,便觉得豁然开朗,一晚的郁闷,瞬间便消散了开来。

    玉茉推了推李元吉的手,见到李元吉浓密的睫毛轻轻的微颤,渐渐的睁了开眼,那深邃如潭的黑,正渐渐的刻入了玉茉的心中,心动竟然仅在一瞬间便从玉茉的心房里漾起。

    "该起了,贪睡不是个好习惯。"玉茉坐起穿了鞋,下了走到了铜镜前,拿起梳子慢慢梳开了纠结已久的长发。

    李元吉早在睁开眼前,便已感觉到丽儿的不同,他享受着丽儿的指腹画过脸庞的细滑触感,更深深的吸入了丽儿吐出的暖气,他知道,丽儿不再会不告而别,他的丽儿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边,就在此时,一颗不安的心,变定了下来。

    他看着玉茉,缓缓的梳着那头墨黑柔量的发丝,伸过手接过了那把梳子,轻轻的顺着那发丝缓缓的梳理,两个人就像是一对平凡又恩的夫妻。

    "丽儿,我们的事在昨已向父皇那儿说了,父皇了我们的婚事,圣旨昨下午便到,宫里明会派人来替妳量做嫁衣,下个月便可完婚,丽儿..妳可要乖乖待着,别再四处跑让本王找不着。"

    "我不会再走了,走到哪儿不也一样让你给找回来。"玉茉轻笑道。

    李元吉听完,便转对着仕女说道"替王妃着装,待会儿本王要带着王妃出去散心。"

    玉茉穿上了李元吉替她从丝绸坊里带回来的旗袍,看着李元吉一时间却说不出话来...。

    "丽儿,我喜欢看妳穿这衣裳..。"李元吉简单的一句话,却透露着无限的宠溺。

    玉茉走到了李元吉边,亲昵的勾起李元吉的手臂,回以甜甜的一笑,说道"明儿个也替你做一,让你穿着上马猎。"

    "好...都依妳...。"李元吉笑道。

    长安街上,道路两旁的大树在阳光的笼罩下,透着鲜绿的光泽。玉茉勾着李元吉的手,来到了曲江池。

    池边的樱树桃树,绽放出明丽的色彩,映着湖面满江的红润,绿色的草皮,清新的芬多精,借着空气散播在四周。池面的天鹅,成群结队的在里头嬉游,更有几搜小舟,点缀着池面,让玉茉眼下的景致变得更是丰富。

    失神了一会儿,玉茉在这片安详的景致里找到了原先的自我,接受了李元吉的,也放下了自己心里的那死结。

    李元吉轻搂着玉茉,盯着池面上的一艘船说道"前方那搜小船,是二哥的,看来,二哥也带着二嫂,来到这儿赏景了。"

    "你的二哥跟二嫂?"正当玉茉满脸疑惑,那头的小船便已驶到了跟前。

    "四弟,你也来了?一同上船游池吧,正好为你二嫂解闷呢!"李世民唤道,便让李元吉跟玉茉两人上了船,又将船命人驶回了池中。

    玉茉盯着眼前的夫妇暗暗叹道"真是龙配凤,怎会有这么一对璧人,让人挑不出个毛病来。男的眉宇间跟李元吉极为相似,却更多了一股豪爽的气度,看起来像是有个包容万物的襟,却又不失高贵的气质,谈吐间幽默风趣,让人自在,而其夫人,看起来端庄优雅,一眼就知道是大家闺秀,就算到了现代,也是个贵妇等级的人。绝配阿!"

    "四弟,这位就是你跟父皇急着要娶进门的王妃?"秦王看着眼前的丽人,一时之间恍了神。

    "是阿,二哥,丽儿下个月便是我的王妃了。"李元吉握着玉茉勾在手臂上的小手,眼底满是宠溺紧紧看着玉茉。

    "丽儿见过秦王、秦王妃。"玉茉礼貌的行礼,收起了打量的眼神,温柔而恭顺的随着李元吉入坐。

    "丽儿妹妹,妳这衣裳真是特别,看起来体态真是柔美纤细。"秦王妃赞叹道。

    "二嫂若不嫌弃,过些子,四弟让丽儿举办一场家宴,让丽儿多做些衣裳,好让大家开开眼界。"李元吉喜孜孜的附和着,看着一脸因为羞而红润的丽儿。

    "是阿!若王妃不嫌弃,丽儿今儿个就回王府准备,让大伙能来一起聚聚。"玉茉大方的接了下来,准备把这场家宴,弄场服装秀,不只是秦王妃,连太子妃、公卿夫人,她都打算要请来。

    这四个兄弟妯娌,就在小船内,品着清茶,吃个小果花生,悠游在池上,享受着明媚的午后光。

    这时,没有勾心斗角、没有争权夺利,只有兄友弟恭、夫妻和乐的气氛洋溢在这曲江池中的小船上。

    过了傍晚,李元吉同秦王夫妇道了别,牵着玉茉回到了路地上。而玉茉则始终勾着李元吉的臂膀,小鸟依人得依偎在李元吉的边,像是恋中的侣,坐上马车回到了齐王府。

    "秦王跟王妃,他们怎么称呼?"玉茉昂起小脸问道。

    "丽儿在长安城里做生意做得那么好,秦王跟王妃叫啥名啥不知道?该不会妳连当今我父皇的名讳而也不知晓吧!"李元吉好笑的轻拍着玉茉的后脑勺,接着说道"当今圣上名讳叫李渊..而秦王二哥叫李世民,二嫂是长孙氏,但二哥不只一个妻室,他还有几个妾侍在旁,而我就只有一个丽儿没有别人了,这样妳满意了吗?"

    玉茉突然感到一股惶恐,李世民..千古一帝,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连清朝的康熙帝都没办法超越过他,这个让大唐盛世影响到全世界的人,就在刚刚的眼前。

    那太子呢?齐王呢?玄武门之变电视剧里都有演过,但细节是甚么?玉茉一片模糊,她看着李元吉,眼里突然感到一片湿润,眼角竟然滑下了泪。

    "丽儿,怎么了?哭甚么呢?"李元吉俯下,细细吻去了玉茉脸上的泪。

    "没..没甚么,只是突然慌了,不要紧的。"

    玉茉不知道该怎么阻止未来这场宫变,她只想着怎么让这她如火的少年能平安开心的跟他一起活到老,携手度过每个夏秋冬。

    "元吉,答应我,你的事都要让我知道,一切都要让我知道,别瞒我,我一定能帮你的。"玉茉在李元吉的耳边,反复的说着。

    这晚,当月儿高挂在夜幕的正中央时,这对即将结为夫妻的人让满室的暧昧燃起了无穷的烈火,才疲惫的睡着。

    这夜的梦里,玉茉像是又回到的现代,看着唐太宗李世民的这出连续剧,顿时感到惊心动魄。戏里的李世民,拉开长弓向李元吉,李元吉一个转头,便一剑穿了喉咙,当场从马上昏了过去,尉迟恭上前,一个挥刀便将李元吉的头颅割下,他将李建成跟李元吉的头颅拿到了城上说道"呔!你们看这两个首级是谁?"说着把两颗人头挂在槊上高高举起,又大声喊道"我奉旨诛杀这两个人,你们如果敢违抗圣旨,就与这两个人同罪,快快解散,免得受死。"接着城下的两军,见到那两颗人头确实是太子跟齐王,便一哄而散。

    玉茉一夜睡得冷汗淋漓沁湿了褥,睡梦中的泪水也湿了枕。

    玉茉能扭转未来吗?李元吉可以安然的活着么?该怎么做才能让他躲过这一劫?

重要声明:小说《[恋千年]三生三世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