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王寿宴

    原先应该是宁静的夜空,却在齐王府里展现出另一种闹的景致。

    写着寿字的大红灯笼,高高挂在府里的每个角落,玉茉跟新罗坊的姊妹们,随着一名年轻的侍卫的带领,来到了预备的房间。

    早在开市前,玉茉便将所有的衣裳以及饰品准备好请人拖送到府内,因此大伙儿很快的就将自己打点好,正襟危坐的等待着那名年轻侍卫的招换。

    金瑶牵起玉茉的手,说道"魏夫人,您的相助真是替我们这些姊妹解了围,要不是您,我真不知该如何应付才好。"

    "金姊姊,您别这么说,姊妹们互相帮助是应该的,况且您还这般照看着我们,将来还望您能让我们坊里的衣裳,能绘到您坊里的红灯笼上。"玉茉抓紧机会,便向金瑶要了广告的机会。

    "那有何难?只要这次能过得了关,就算是我们坊里的姑娘,都穿妳们坊里的衣裳,都无妨。"金瑶拍保证道。

    "姑娘们,准备出场了。"年轻的侍卫在门口低声的敲着门催促道。

    "是的,爷..我们好了。"金瑶嫩的声音,钻进了那门口侍卫的耳里,却是一片酥麻,让年轻的侍卫刷的满脸通红。

    玉茉也不是没看过人撒,就没见过这等媚态,不仅暗暗吶喊..这金姊真不是盖的..有机会得多学学,等回到家里,找魏顼先试试看。

    六七个姊妹们,谨慎的走到了厅旁,玉茉看着座上正中央的人,正是那个在坊里被自己过肩摔的李元吉,不仅开始冒出了细细的手汗。

    "姊妹们,待会儿我们得表现得比平常更好才行,座上的不是只有齐王,还有太子跟秦王以及朝上的几个大官人呢!。"金瑶看着座上的人,一个个都不是泛泛之辈下,额头上也冒出了细汗来。

    "金姊姊,放心,有我在。"玉茉自信的说道,而当她看向李元吉的方向时,李元吉也瞇起了一双凤眼,细细的打量着她。

    当琵琶声,开始弹起,舞娘们随着节奏的速度,开始踏着整齐的舞步,玉茉领着队伍,排出了三角的队形,锣鼓由重而轻,让舞娘们借着鼓声旋转着体,忽快忽慢迷惑着众人的眼。

    当琵琶声再次盖过鼓声,舞娘们妖娆的用手势画出了优美的弧线,一起一落,一前一后,从点到线一直到面,旋转着子带动着五彩缤纷的光折,佛朗明哥舞裙,一时之间就像那花海般,炫丽的敞开在四周。

    场上的众人,都为着这磅礡的气势,感到莫名的感动与兴奋,于是李元吉从座上慢慢的走下了台阶,朝玉茉的方向走去,他抓起玉茉的手,跟着玉茉一起旋舞着,在场的宾客也纷纷下了座,邀着这舞姬一起跳着,整场的寿宴,就像是大型的舞厅般,黄色的烛光,点了一厅的浪漫。

    "累了吗?要不...喝杯茶?"李元吉温柔的看着玉茉红扑扑的小脸,牵着玉茉的柔荑走到了案边,座上了位置为她斟了杯茶。

    玉茉尴尬的笑着说道"王爷,谢谢您,上回真是对不住。"

    "没关系,丽儿就是这样调皮。"李元吉宠溺的看着玉茉,又问道"妳怎会在这里跟胡姬一起呢不是在丝绸坊吗?。"

    此时玉茉感到眼皮渐渐的沉重,而四肢似乎也愈来玉无力,四周的景象更是变得一便模糊,李元吉的脸,在眼前却是好几个。

    "我是来帮忙金瑶姊姊的,王爷我不太舒服想先回去。"玉茉感到体的不适慌了,急着想站起来穿过人群往外走,她想回家,却连站都没法子...。

    李元吉抱着昏去的玉茉,转头便向旁的侍从说道"我带着丽儿姑娘先到后园厢房,客人就让他们尽兴。"

    "是,王爷。"

    李元吉抱起玉茉,悄悄的从侧走到了自己的房里。

    他将玉茉小心的放到了自己的上,看着微黄烛灯下,玉茉秀丽的脸庞,回想起当在马场上一起奔腾的景,不低头吻起玉茉的额、眼、鼻直到肩、颈,玉茉即便早已昏去,却又忍不去理的自然反应,低吟了一声,却唤起了李元吉的野

    即使是妳已嫁了人,又如何?我依旧可以把妳抢回来。

    就算妳假装不认识我,又如何?我会让妳在未来天天记得我。

    我不会让妳跑掉,这辈子都不会。妳会是我的,完完全全的属于我,妳回不去魏府,回不去那该死得魏顼怀里,这世妳碰到我,妳就认了吧,妳会是我的王妃,没人能改变。

    李元吉疯狂的吸着玉茉的每一吋肌肤,他紧紧的掐着玉茉的粉臂,疯狂而深的揉进玉茉的子,玉茉的眼即使是紧闭着,却在朦胧中感受到一股与魏顼不同的男子气味,即使来到了这里,魏顼从来也只给过玉茉拥抱,而从未真正行过夫妻之实,但是玉茉就是丽儿,丽儿就是玉茉,"怎么办...怎么办...."玉茉心里吶喊着,一直吶喊着,却连手也抬不起来,更别说是推开上的李元吉。

    该哭吗?但玉茉不是丽儿。

    终于,李元吉紧紧得抱着玉茉,他上的汗跟玉茉上的汗水溶在一起,玉茉感到他强烈的心跳声,听到他喃喃的说道"丽儿,不准再失约,本王不准。明儿个,本王就去跟父皇说,要娶妳当本王的王妃。"

    玉茉想哭,却哭不出声,当她想到魏顼的体贴跟温柔,又想到李元吉像火般的感,明明都不是自己的,为甚么却像是在替丽儿承受。

    玉茉早已分不清楚自己是谁,更不知道丽儿心里的哪个人是谁...梦里根本没出现过这个人..难道真的是跳掉了吗?

    被雷打死都没那么倒霉,竟然会碰到这种事...

    翌清晨

    玉茉静静的在梳妆台上梳着自己一头的乌丝,她冷静的思考着目前的状况,很想用最现代的方式解决目前的问题。

    玉茉思索着,上的李元吉,沉睡的脸庞,看起来是无害又像婴儿般的纯净,不过十八岁的年龄,而自己的心智年龄,也比他大十几岁。姊姊是不是该给弟弟红包?不过对方又是个王爷,这红包看来是给不得的。

    再者,回想到昨晚的态势,摆明的要抢人家的老婆,难道等他起来,自己抽根烟,对他说"就当是一夜好了,明天我们把这件事忘了,继续当朋友。"不过,这个时代没有香烟这种东西,而且这纯的小弟弟,怎么可能受得了。虽然唐风是那么开放,但这李元吉固执的态度,实在很难搞定。

    "惨了,怎么办才好?吃亏了还要替人家想。不如,溜之大吉吧。"玉茉站起子,正准备蹑手蹑脚的开门,走出房外时,突然听到一声"妳要去哪?"李元吉坐起子,瞇着眼盯着玉茉,就像是猫盯着老鼠看似的。

    "我要回家,再不走家人会担心。"玉茉回头,直视着李元吉说道。

    "这儿就是妳的家,妳哪儿也不准去。从现在开始,妳是我的王妃,大唐齐王的王妃。"李元吉一个箭步,抱起了玉茉,将她固定在上,一动也不动,他低头看着那魂牵梦萦的人儿,又忍不住亲吻的她的小嘴,叹道"如果妳要回到那个魏府,那我就把它拆了,让妳永远回不去,只能留在我边。"

    玉茉一惊,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却又听到李元吉说道"只要丽儿想做甚么,我都了,就是不准再回到那儿去..因为妳一直都应该是我的,那回在林子里,是妳失约的,我等了三都不见妳...。"

    "你等了我三?"玉茉看着李元吉问道。

    "是,我在林子里了妳三,妳说只要跑马跑赢妳,便能知道妳家在哪儿,妳一直都不告诉我,我赢了,妳也是不说。好不容易,我的侍卫在丝绸坊见到了妳,我便匆匆的赶了过去,谁知道,妳竟然将我摔出了坊...还嫁了.."李元吉缓缓的解释道,玉茉才理出了个头绪,原来他真的认识丽儿...。

    可能就是因为指腹为婚的关系,小丽儿才不敢说吧!

    搞不好,连小丽儿"本人"都不知道她是齐王,惨了真是惹了个瘟神...

    玉茉心想"看来,到死都走不出这个金丝笼了...不知到魏顼会怎样..头疼了...齐王抢妻!!!,这天底下怎会有这种荒唐的事,真说出去,搞不好会害了魏顼没命....这古人怎么这么固执..太伤脑筋了..我昏..我倒...我昏倒...**!!。"

    玉茉再次紧紧得上双眼,脑子不停的闪过各种可能。

重要声明:小说《[恋千年]三生三世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