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唱妇随

    玉茉的父母,从宜兰一得知消息,立刻开着轿车穿过雪山隧道,急奔马偕医院而来。

    一踏进玉茉的病房,正看着魏顼拿个一块毛巾,替玉茉轻轻擦拭着脸颊跟手脚。

    "这位先生,请问您是哪位?"清风看到自己的女儿躺在病上,一动也不动,心里感到万分的心疼。涣琳更是急忙的走到女儿边,担心得说不出话来。

    "伯父、伯母妳们好,我是玉茉的同事叫魏顼。"魏顼依旧细心的擦着玉茉的手。

    "魏先生,谢谢你照顾我们家小茉,接下来的事,我们来就可以了。"涣琳放下手上的行李,转头向魏顼道谢。

    "伯母,没关系,这是我应该做的。"魏顼看着玉茉,不舍的神明显的写在脸上。

    "应该做的..."清风跟涣琳对望一眼,了然道"你是我们家小茉的男朋友吗?"。却见魏顼不语,一抹羞涩的微笑尴尬的在脸上一扫而过。

    "阿顼,小茉现在的状况怎么样?医生怎么说?"涣琳问道,也不再追问魏顼他跟小茉的关系。

    "玉茉现在还在昏睡,脑部的瘀血吃药就可以清除,医生说了,大约一个星期就会醒过来。"魏顼毕恭毕敬的说道。

    "那就好,我们就比较没那么担心了,趁阿顼还在这里,我跟你伯父先把行李放在小茉租的房子里,老公,我们先过去,待会儿再过来医院照顾小茉。阿顼,再麻烦你一下,我们马上回来。"涣琳交待了一下,就跟清风火速再开着车子回到玉茉的租屋处。

    魏顼轻轻的抚着玉茉的额发,深的说道"丽儿,妳这一睡是不是就回到了我们那个时候快乐的时光,再睡一会儿就知道一切,妳会想起来的。"

    似乎有一股魔力,正驱驶着玉茉到某个地方。但..这股力量是从何而来?

    魏顼的指尖泛着轻微的红光,红光顺着玉茉的印堂点开,将玉茉用纱布包裹着的头颅,再包裹在一曾红色光芒里。

    *******************************************************************************

    玉茉吃完早餐后,随着小青沿着之前的蜿蜒小路,静静的走回了房里。

    "少夫人,这是少爷的吃食,待会儿他会先回到这儿,换衣裳才会带着您到前堂去跟老爷请安。"小青提醒着玉茉。

    玉茉听着小青的话,缓缓的走到了梳妆台前,看着铜镜里头的小丽儿,摸摸梳妆台上的胭脂,想起了在之前,在彩妆师的巧手下,所呈现的妆跟现在相差甚远,于是..,她开始轻轻的擦去脸上的妆,包括那两点圆圆的眉...。

    她拿起炭笔,轻轻的开始画出了现代感的眉型,照着彩妆师的手法,一步步推出了轮廓,用这个年代的颜色绘出了立体的彩妆,再拿下一些头上的首饰,顿时感到那可的小脸比平时更清丽脱俗。

    "这还差不多...。"玉茉轻叹了一口气,看着小丽儿画完妆后美丽的模样,开始自满了起来,小丽儿看起来,就像现代的玉茉在少女时期的模样,指是多了一点婴儿肥。

    原来,我们那么像,玉茉惊讶的看着铜镜。

    梦里的少年影,从铜镜里的门旁,悄悄的走进了小丽儿,他的手缓缓的圈住了小丽儿,玉茉下意识的往旁挪了一下,回过子想去看清他的容貌。

    "阿..是你!!魏顼。"玉茉惊的不知该说些甚么,墨黑的瞳仁闪动着琉璃般的精光,一动也不动的盯着魏顼瞧。那个小白脸...竟然是他。

    "丽儿,怎么了?甚么地方不舒服吗?"魏顼轻轻的环抱着玉茉,摸摸她那让人心疼的小脸,轻轻的亲吻着玉茉的双唇。

    玉茉试着推开那双唇的主人,别过子,勉强的说道"夫君,先换下衣裳吧!吃过早食还得去跟老爷子请安呢。"

    "好,小丽儿说得是,为夫把这衣裳换了。"魏顼不舍的摸摸玉茉的小脸,将双手大大的展开。

    玉茉傻眼的看着这一幕,心想着"甚么状况?该不会是要我帮他换吧"正当玉茉发愣的时侯..

    "小青、小灵,今天少夫人不舒服,妳们来。"魏顼唤着小青她们替他更衣,一脸怜的看着站在一旁的丽儿。

    "是,少爷"小青、小灵诺下便恭敬的替魏顼换下一脏衣服,穿戴好的魏顼,看起来还颇适合这唐服的打扮,玉茉看着魏顼着装,同时感叹着..."真是玉树临风、倜傥少年阿.但为何换了时空,却是个小白脸?那个三不五时用莲花指比画的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差哪么多..."

    换好了衣裳,魏顼温柔的牵起玉茉的手,带着玉茉走出了房门,来到了前厅。厅堂上,坐着年约三十多岁的男子,头戴襥头纱帽,穿圆领袍杉,幞头后的带子垂下看似两条飘带衬着脸庞更加潇洒,玉茉看着两个长得如此相像的脸,立刻就知道这堂上坐着的,是自己的公公。

    "爹,儿子跟媳妇来给您请早安了。"魏顼带着玉茉走进了厅堂。

    "顼儿待会儿爹要看看你最近的书读得如何。丽儿也一起,陪着顼儿一起读书,夫子待会就到。"魏仁甫吩咐着,拿起手上的茶,小口小口的啜饮。

    "是,爹。"魏顼跟玉茉坐到了一旁,静静的等待着夫子。

    不一会儿,门外走进了一位男子,不到四十岁的模样,满脸的书卷味以及温文儒雅的举止,缓缓的对魏仁甫做揖说道"魏兄,抱歉来迟了些。"

    魏仁甫起恭敬的说道"长恭兄,无妨,小儿跟媳妇,就麻烦您了。"又做了个揖说道"我还有要事,得先到铺子里去,待会儿回来考你们。"

    "是,爹"魏顼说道。

    吴妈领着长恭跟魏顼等三人,来到了书房,房里的柜子洁净无尘,窗子透着明亮的阳光,白天即使不点灯,也能看得很清楚,没有平常人家的书应该有的霉味,看来魏仁甫也是个读书人。

重要声明:小说《[恋千年]三生三世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