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入梦

    五月份的第二个星期的当天,正巧晴空万里。捷运站前的太平洋soga百货,维持着一贯的人来人往的景致,在人群之中,玉茉正穿着公司准备的唐服,准备出场。

    舞台上粉蓝色的纺纱,垂挂在四周,清风拂起一片迷蒙,无形中增添了古色幽境的风韵。

    此时玉茉穿着披纱大袖明衣,裙腰高束,上着短襦下穿长裙,肩披帛巾,长长的裙襬曳地而行,体态轻盈飘逸高雅的立在舞台后方等待着出场。当古筝的乐声响起,玉茉走上了舞台。

    台下的观众一片惊呼道"挖...这次的活动看起来很不一样,怎么穿着唐朝的衣服出来"

    玉茉不理会台下众人的议论,一步步走到彩妆师前坐下。当彩妆师依着玉茉的轮廓,慢慢的勾勒出现代立体感的炫丽彩妆时,许多路过的人,无不感到新鲜。

    最后,彩妆师轻轻盘起玉茉的乌丝且将它用美丽的牡丹花金铝箔片装饰点缀,让玉茉的脸庞与肩颈看起来更加的秀丽,美丽的锁骨,带着让人窒息的魔力。

    "呼..这是在演古装吗?男主角在那里?女主角这样看起来,超正...。"路人甲发出了赞叹声,叹那化妆师点石成金、叹那神奇的彩妆...让女人找回自信。

    当彩妆师将玉茉妆点完后,玉茉便往舞台上走去,此时,乐声缓缓奏起,一首霓裳羽衣曲让玉茉开始轻挪步法,慢慢的跟着节奏向来来往往的观众一一展示着唐朝霓裳羽衣舞的美丽与高雅。

    空气中释放着淡淡的玫瑰精油,不时吐出的干冰更是让玉茉的姿,更加曼妙。众人皆看傻了,唤道"来真的...这也太妙了..."

    观众里凡是有相机的人,纷纷拿出来拍下玉茉这时的模样。而早已等在一旁的记者,更是从头拍下这些过程。

    一首舞曲到了尾声,魏顼拿起麦克风说道

    "大家好,我们太平洋sogo百货的母亲节特别活动即将开始。欢迎大驾光临,我们有准备抽奖活动,凡是购买万元的彩妆保养品,即可参加豪华汽车的抽奖,另外我们还有准备福袋及各种特惠折扣....不论是小姐还是阿姨,或是老公跟男朋友,欢迎大家进来买一份礼物,犒赏自己或送给妈妈。在我们唐朝美女面前,有个篮子,篮子里有红包..请大家注意安全,预备..一...二...三...."魏顼一边口沫横飞的说着,玉茉也一边在台上拿着一篮的红包,准备来个"天女散花",当喊到"三"的时候,玉茉将一篮子的红包往空中洒去,一阵慌乱中,突然....。

    "阿...唐朝美女被撞倒了..."观众中其中一人一声惊叫,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随后,整个舞台上的支柱,开始动摇,一根根的接连倒了下来。"天阿..有根柱子打到台上的小姐那里去了。"观众看着血腥的一幕,各个都是心惊胆跳的矗立在原地吓得无法动弹。

    "快..快叫救护车,她的头流血了。"魏顼拿着麦克风紧张的说道。他急忙的跑到玉茉的边,用食指按着玉茉的颈动脉,观察着玉茉的生命迹象。

    不到十分钟,救护人员将玉茉先在原地做简单的急救包扎,用担架抬上了救护车。

    "报告,患者目前昏迷,准备送往附近的医院。"救护人员向救护中心通知后,将玉茉载往就近的马偕医院。

    医院的急诊室里,玉茉的头做了简单的包扎,静静的穿著唐服躺在病上,魏顼依照着医生的指示,推着病到各个检测站里接受详细的检查。

    过了半个小时,一位白袍医生拿着头部的 X光片,来到玉茉的病前,伸手撑开玉茉的眼睑,高高举起再详细的看了X光片后冷冷的说道"头颅有一些血块,要吃药慢慢散掉。"随后便准备转离开。

    "医生..医生...请等一下.."魏顼追着医生问道。

    "等瘀血散了,才有可能会醒过来。"又说道"醒来的时间,不一定,帮她把衣服换了吧!她穿这样躺着怪吓人。" 白袍医生说完后便幽幽的"飘了"出去,完全不给魏顼说话的机会。

    "怎么那个医生一丝人气都没有怪凉的.."魏顼缩着子,像是感觉到一阵风穿过。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贺伟赶到医院,第一句话对着魏顼披头就问。

    "报告贺总,我们在活动开始前,就检查过好几次。这次柱子会倒,纯粹是我们的消费者,太衷于活动,推挤的时候,把柱子跟人都给撞了,才让玉茉受伤的。"魏顼解释道。

    "玉茉的家人通知了没有?还有保险有没有保?........"贺伟一连问了魏顼好几个问题,最后丢下一句话,"以后你每天都要跟我报告她的状况,而且我每天都会来看她醒了没。"

    "是的,这是当然的..她也是我的责任,我一定会照顾她的。"魏顼一边说一边替玉茉卸妆。

    *****************************************************************************

    "这是哪儿,怎么乌鸦鸦的一片?"玉茉走在一片草地上,乌黑的四周,分辨不出来是哪个方向。

    "前面有一点光..去看看。"玉茉朝着那一丝的光线,跑了过去。

    "少夫人,该起了,少爷已经在后院蹲马步了,少夫人要奴婢提醒您起来,替少爷准备早食呢!"

    "谁阿..那个吵,几点了?我的时钟呢...甚么少爷阿胡说些甚么"玉茉的眼皮沉重的睁不开,听着旁边一个轻音的女声,觉得一阵莫名奇妙,便又翻了过不打算理会。

    "少夫人..醒醒阿。"一只细小的手,轻轻的推着玉茉,非得把她摇醒不可。

    玉茉突然做了起,赶到一丝的惊疑...,看着边的棉被..."这不是..梦吗"

    唰的一声...玉茉从棉被底抽出了腿,赤着脚,傻眼的看着周边的一切..."哇靠...这不是梦里的...陪嫁丫环"玉茉很不淑女的骂了一声,又是一吓,透着黄澄澄的铜镜里,看着丽儿的面容。

    "我掉进了梦里了吗?谁来替我解释一下...还是我根本就还在作梦?"玉茉一脸哭无泪的模样,吓坏了一旁的小青。

    "少夫人..妳没事吧!!我们该到厨房去准备少爷的早食了。再晚些,少爷就要饿肚子了。"小青迅速的替玉茉穿上一墨绿色的窄袖高腰金线滚边胡服,头也梳起了丽儿平时最的垂马髻。

    "走吧...厨房在哪儿?"玉茉很快的在最的时间里消化这些恐怖的讯息,一方面又故作镇定,心中忐忑不安,想了许多种可能,诸如..我..是不是在洒红包的时候挂了

    "Oh My-god!!这一切一定是假的..一定是幻觉..妳骗不了我的。"玉茉看着灶..又看着一只活生生的鸡被锢在笼子里.."这..这..鸡怎么杀"

    "给我一颗鸡蛋就好..今天给少爷吃..蛋炒饭...。"玉茉讪讪的说道..心想..我..也只会这个了..蛋炒饭...。

    于是,半个钟头过去了,餐桌上却是放着一盘乌黑而且像饭又像炭的东西,玉茉心虚的问道"小青,妳可以帮我做点早餐吗?我..饿了..。"

    小青撇了一眼玉茉说道"果然是这样,这些还是小青来做就好,您在旁先休息一会儿,马上就好。"

    小青虽是陪嫁丫环,却是和丽儿同姊妹。自然言谈用词间少了主仆的拘谨,心中也是想着"妳果然还是不行。"

    玉茉满怀感激的用泛着泪水微光的双眸,望着小青说道'感谢小青姊姊,喂饱了丽儿。"

    虽然还搞不清楚是不是在作梦,但是肚子饿了确是不争的事实。

    到底老天爷在开甚么玩笑?

重要声明:小说《[恋千年]三生三世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