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梦

    少女,穿着白色窄腰长裙轻盈罗纱,头上的垂马髻衬托着细致圆润的小脸看起来活泼可,端坐在书案边,看似专心的看着案上的册子,却掩不去乌黑眸子中的淡淡愁意。

    房门外,一位少妇领着两位侍女走了近来,其中一位侍女手捧着一盆子的葡萄,另一个拿着一迭的大红色的新嫁衣,轻轻的移步至少女边。

    "丽儿,穿看看这嫁衣吧,下个月就要出嫁了,如果有不合的,还能拿给绣娘改改。"少妇嘴里叨着,一边拿起嫁衣,在少女上比试着。

    少女撑着头,无奈的看着少妇道"娘..丽儿还小,不愿那么早嫁人,何不让姊姊先出嫁呢?"

    "这是妳爹在娘还怀着妳的时候指的婚,怎么能让妳姊姊顶替,况且,妳姊姊的子...,爹跟娘还没能找到一个愿意照顾妳姊姊的良人,岂可胡乱托付。再说,丽儿...魏家这门亲事

    可是妳爹来来回回探望过多次,方才安心的将妳嫁过去,妳那个未来的夫婿,妳爹很满意,跟妳的个也颇相合。"少妇絮絮叨叨的说着,一双巧手仔细的比量着是否合

    *************************************************************************************

    七点十分

    "汪...汪....汪汪..."一阵狗叫的铃声响起,玉茉抓起了头可的狗狗闹钟,按了下去。

    "哀..梦里的小女孩要嫁人瞜.."玉茉搔搔脑后,一头蓬松的金色卷发,并不因为她的动作而有所改变。

    朱玉茉 二十五岁,上班族,未婚,家乡在宜兰,一个人上台北租房子打拼。男朋友,曾经有,但是不久前,分了,原因是..个不合或是没感觉,到底是为甚么其实..自己也搞不清楚。

    自从恢复单后,兴趣是..看小说、上网玩facebook、找朋友打或是到舞蹈教室去学跳舞。

    浑浑噩噩的过了二十五个年头,却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甚么。

    没有目标,没有理想,只知道每个月的薪水袋里,不要是空的就好,因为房租要付、饭要吃、衣服要买、跳舞要学费。

    至于男人,有就好,没有也没关系,不要让我养还要我照顾就行了,假到处晃晃,看看电影也行、打打牌也可以,就是不要跟我讲结婚、要孩子,因为我还年轻,不想太早被牢。

    而朋友呢?知心的一两个就好,剩下的...君子之交淡如水,看小说还比较实际。

    "再不出门,就开始塞车了,台北有捷运又怎样?这里...还没通呢!!"玉茉一大早忍受着一堆汽车排放出来的废气,骑着50c.c的机车,上了忠孝桥,过了忠孝东路,风尘仆仆的赶到了太平洋sogo百货。

    "终于到了,今天真是死了...这甚么鬼天气,不到十点就烤得要死。"玉茉埋怨着,却不得不赶着去打卡,不然..迟到又要扣钱了,这该死的公司规章。

    "嗨..小茉儿...妳今天还是迟到瞜。"玉茉看着眼前这家伙,嚣张的拿着她的卡片,在她眼前用莲花指,指着打卡钟的时针.."九点二十五分...迟到了.."喀喀两声...卡纸上的时间,讽刺的刺着玉茉的双眼。

    "谢谢你欧..娘娘。"玉茉疵牙裂嘴的笑着,对着眼前讨人厌的家伙"真心的"道谢。

    "甚么..妳说甚么..甚么娘娘。"魏顼提高嗓门,怒目看着玉茉,气得发抖。

    "哈..没甚么..我先进去放东西,等一下老总还要这一季的销售企划案,我没空跟你斗。"玉茉说着,转便往自己的座位方向逃去。

    "好..等一下有妳好受的了。"魏顼忿忿的说道。看着玉茉离去的影,转而眼神变得温柔而深沉,莲花指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眷恋的微笑。

    千年来,妳依旧没变还是这般淘气,我的丽儿...。

    转世后的妳,是否还记得我?

    我的梦中依旧有妳,而妳是否也曾梦过我?

重要声明:小说《[恋千年]三生三世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