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孝鸢 书名:爱情保鲜期
    过年的气息越来越浓了,我和杨女士拜访亲戚邻友的时候再也不是只有一个话题了——你儿子其中开始考了多少?第几名?我女儿不给我争气啊……

    但是今年我们怎么去外婆家呢,告诉她杨女士离婚了吗?过年本是一个喜庆的子,如何说出这些话?所以只好撒谎。杨女士除了忙着采购年货以外,就是静静的呆在房间里,如果在往年,李墙和杨女士早就闹翻了天,欢天喜地的把房间装饰的跟杂技团一样。今时不如往,还是不提伤心事了。

    放假的前两天晚上,宿舍收拾东西的声音就窸窸窣窣地响起了,接着就是笑声,喜极而泣的声音,还有行李拖拖拉拉的声音在楼道里进行着。

    宿管阿姨神速的出现在楼道里,她看似和蔼可亲,可是声音之尖锐堪比我们班主任,我们对她都甘拜下风,立刻销声匿迹,躲进宿舍,一些不明所以的同学这个时候也明白过来什么况,整个楼层顿时寂静无比。

    宿舍里终于躺下休息了,我突然感觉嗓子冒烟似的干渴,可是宿舍里的暖水瓶都没有水了,这个时候去宿管阿姨那里要水肯定被骂的狗血淋头,所以我决定去旁边宿舍借一点,我刚刚叩响门,楼道里昏暗的灯光齐刷刷的灭了,我吓了一跳,这时洗衣房也穿出几声尖叫。门缓缓的开了,窗子外的月光洒在眼前人上,显得更诡异,当我适应了黑暗之后才看清楚原来是刘占占。我又想起她给我的耳光。

    我转准备离开,不打算喝水渴死算了。

    “要的话进来自己倒吧。”

    这时我才发现我手里的水杯泄露了我的动机。

    我没回头,径直走回宿舍,关上门。

    到了回家的那天,杨女士没有来接我,越到年底她越是忙,财务的事一大堆,她肯定已经忙得焦头烂额了,想来接我也力不从心,我一点都不怪她。可是我说是简单收拾一下,还是收拾了一大皮箱回家。想起杨女士百忙之中帮我收拾住校需要的东西的时候我就哭笑不得,她把那些几乎用不到的都塞在皮箱里,说什么总归懂得到,总比临时没得用来的好,我就应了,现在想想但我还是把几乎用不到的都拿了回去,毕竟宿舍不是我一个人的宿舍,不是想放多少东西都可以。

    我拖着皮箱刚走到宿舍楼下,隔着老远就看到校门口拥挤不堪,本来是秩序井然的,但是大家回家心切,挤来挤去,就变成我现在看到的景,大多数的同学都有父母接送,脸上洋溢着幸福。我决定等一下,地上的雪已经化得差不多了,低凹的地方形成小小的水坑,太阳照在我的上,连羽绒服都跟着暖了起来。

    “晓染!”

    我听到远处传来微不可闻的叫声。

    我转过头,发现长久不见的唐朝趴在墙头上,头发已经剃光了,但是脸上的笑容漾开来,依然帅气人。

    我有些失望,季淼从不会这么关心我,这一个多月,我几乎没有感觉到自己是他的女朋友。

    “你怎么来了?”我拖着沉重的箱子来到墙角,这时候唐朝四下看了看,就从墙上跳了下来。

    “我来接你啊~你好久没来看我了,我想你了。”他深的摸了摸我的脸颊,“你瘦了。”

    说着,他把我的行李箱举过头,大声说:“占占,接着!”

    过了五秒左右,墙的那端才深处一双修长的手,唐朝递了过去,三下两下的有窜上了墙,并且指挥我,“晓染你从大门出来,我们一起去吃饭!”说着消失在墙头。

    他为什么还是对我那么好,他明明知道我和季淼的事,他明明什么都明白,还在这里装傻充愣,他怕我不开心,怕我生他的气,他和以前截然不同,他变得让我感动……

    我从大门挤出来的时候,上衣短靴上都已经沾满了泥点,我拿出湿巾还没来的急擦,就被唐朝一把拉了过去,另一只手拎着我的箱子,边跑边叫:“吃饭啦吃饭啦!饿死啦!”

    一个月多前开了一家餐馆,味道好的不得了,但是我只去过一次,还是季淼陪我去的。

    “我要一个酥香排骨,辣子鸡丁,葱油蛏子,还有一个汤,青蛤豆腐汤!”

    他凭着记忆报出了三菜一汤,我怀疑他是不是经常来这里。

    “你要多吃点!看你瘦的!”他轻轻拍了拍桌子表达了他的不满,然后没有在说话,拿起桌子上服务员刚放的一壶茶水,倒在杯子里,把我跟前的碗和碟子拿了过去,全部用水过滤了一遍,用纸巾擦干净,这才小心的放在我跟前,接着一道辣子鸡丁就端了上来,他从筷子篮里拿出两双一次筷子,帮我掰好,把筷子上的倒刺滤了一边,才双手奉上,嘴里还恭敬的喊着:“晓染娘娘,请用膳!”

    我感觉眼前的辣子鸡丁冒着的气熏到我的眼睛里,否则我怎么会涌出这么多眼泪呢?

    我擦了擦还停留在眼眶的泪花,接过筷子,顺势打了他的光头,“尽知道贫嘴!快吃吧!”

    菜已经上齐的时候,唐朝打了一个重重的嗝,用来证明他已经饱了,可是他的目光却传过我停留在我的后。

    我也回过头去,才发现季淼叉着腰站在后,一脸的怒不可揭。

    我放下碗筷跑了过去,“你误会了……”

    季淼没有作任何回答,径直走到唐朝面前,“劳改头,我们需要好好谈谈了!”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一回事,他们唐朝付了钱就跟季淼一齐走出餐馆,往学校侧面的树林走去,光秃秃的树木像是等待他们的光临,一个个被风刮的摇头摆尾。突然起了这风,是不是像我的心

    我顾不得思考他们到底要干吗,把行李存在餐馆的收银台,赶忙跑去,我一转弯就看到他们两个,唐朝揪着季淼的衣领,挥着的拳头当着我的面重重砸在季淼的脸上,他转过头看到我,松了手,季淼跌坐在地上。我愤怒的扇了他一巴掌,“我就知道你不会改过自新,你永远只会用拳头解决问题!”

    没再理会他,急忙蹲下查看季淼的伤势,他的左脸颊已经通红,鼻血流到了嘴角,我从口袋里掏了又掏,这才想起湿巾早就不知道丢哪里去了,我艰难的把他拉了起来,他站起来后推了我一下,“我没事,别管我。”

    我急的都要哭了,“我怎么可能不管你呢,还疼吗?”

    “你看到了吧,没文化的人只会用拳头解决一切。”

    我示意他别说话,扶着他往药店的方向走,“我妈是医生,我去医院找她了,你不用送我。”

    说着他就一瘸一拐的离开,他肯定在生我的气,原来他的和唐朝的表达方式不一样,是我错怪了他,我可怜的季淼。

    我打的到家的时候,看到杨女士垂头丧气的准备上楼,我喊了她一声,把行李从车上拉下来,跟了上去,杨女士对我无力的一笑,像是对我说,又像是自言自语:“哎……我是不是太没用了,电动车忘记拔钥匙,在单位楼下被偷了……”

    我刚准备安慰她几句,却发现什么都说不出来。

    到家之后我想转移她的注意力,就帮她按摩,想帮她弄点吃的她也不饿,估计电动车丢了的时候气的够呛。她推开我放在肩膀上的手,站起来说她累了,我赶紧拉住她让她等一下,去打了半盆温度适宜的水出来,她双手捂着脸,像是在抽泣。我帮水轻轻地放在她的脚旁边,安静的帮她拖鞋脱袜,帮脚放进水里的时候,她才把手放下来说:“晓染,丢了电动车是我的报应。”

    我没有多问,怕她再哭起来。我去倒完水出来,她已经不在客厅了。我努力回想她刚刚说的话,却思考不出什么结果。

    一大早起来,我才发现自己正处于放假期间,杨女士已经去上班了,我无聊的看着电视,突然想给季淼打个电话问他脸好了没有,电话响了好久他才接通,电话那段传来他慵懒的声音。

    “干嘛……”

    “你的脸好点了吗?”我说,“疼不疼了?”

    “淼淼,你压到被子了。”

    一个突兀的女声从电话那头传来,我没有做好任何的思想准备就赶紧挂断了!

    什么况?他和女人同居了?不可能啊……季淼是那种人吗?我手还捂着电话,心跳的太过猛烈,我真的太承受不住这样的现实了!怎么会这样…………

    手机铃声随之响起,我看到季淼的名字,突然放声大笑,他这个时候又想跟我解释什么呢?这事怎么解释?

    我没有接,并且关了机。

    这一关机,就是三天。

    今天我起的很晚,打开手机的时候看到很多来电提醒短信,有季淼,还有唐朝,刘占占,还有方蓝。

    我都快把方蓝忘记了!已经1个月没有见到她了,我给她回了电话,她一接听,就听到她的抽泣声。

    “你怎么了?”我问。

    “染染,你在哪,我要见你。”

    我说,“我妈上班了,你过来吧。”

    “你爸不在吧?”她边抽泣边问。

    我听到李墙就生气,“没人!过来吧!”说着就把电话挂了。

    过了一会儿才意识到我把对李墙的恨撒在了方蓝上,顿时觉得对不起她。我起从冰箱里拿出一些水果洗了洗,装在水果盘里放在茶几上。

    方蓝进来的时候一手放在肚子上,另一只手托着腰,像是一个护着孩子的孕妇。这句话在我脑海了不过三分钟,便成了事实。

    当方蓝告诉我肇事者是唐朝的时候,我冲动的拿过水果刀冲出了我家的门。

    到唐朝住处的时候已经半个小时过去了,我从包里拿出刀,眼冒红光的踢开了他家的门,继而踢开了他的卧室。

    他坐在上摆弄一个破旧的相机,听到踢门声立刻站了起来,一只手还警惕的按上了桌子上的棒球杆。看到是我,手里还举着一把刀,却没有露出惊讶之色,随即又坐了下来,平静的说:“你来了。”

    我并不是真的要捅他一刀,而是吓唬吓唬他。我眼泪涌了出来,像绝了堤的河,手一松,水果刀顺势掉在地上,唐朝这才慌了阵脚,跑过来伸出双臂准备把我揽进怀里,我用尽全的力气聚集在手上,“啪”地一声狠狠地重重地打在唐朝脸上,然后破口大骂:“他妈的还是不是人!?!恶心!”我一口口水吐在唐朝上衣上。

    “你疯了!?”唐朝大喊一句,退后了一步,捂上自己的脸。

    “你这个畜生!方蓝那么好女孩子!岂是你能糟践的?!!”

    我哭声震天,怪我看错了人!看错了人!

    “方蓝?方蓝是谁?”

    我听到这句话更加气愤,随手摸到地上的一个空酒瓶,不顾后果的摔了过去,没摔到,却在他后的墙上炸开了花。

    “真的不是我,你为什么就认定是我做的?我就那是十恶不赦,令你厌恶么?”

    他失望的看着我,离开房间,消失在我面前。

    我终于忍不住,坐在地上狂哭。我以为他会改变,我以为一切表面的好都是好的,可是为什么,上天要一次又一次的捉弄我,我以为唐朝不是这种人,季淼不是那种人,可是这一切都是表面的,透过表面,我看到的比能承受住的更打击我。

    哭了将近一个小时,我才虚弱的往回走。步行到家差不多用了四十五分钟,我却感觉用了一辈子的力气,回到家的时候方蓝已经走了,我倒在自己的房间里,没想到一睡就是一天一夜。

    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旁的杨女士看到我醒来高兴的不得了,给我炖了鸡汤喝。她顶着疲倦还要照顾我,我真的让她太失望了,想到之前的总总,抱着杨女士又哭了起来。

    杨女士很体谅我,没有问我为什么哭,只是用力抱着我,温暖我。

    我拒绝了所有季淼的来电,也没有同任何人联系。悲伤围绕着我,让我的生活充实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爱情保鲜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