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孝鸢 书名:爱情保鲜期
    晚自习下课之后,我终于鼓起勇气,在心里默默地为自己打气,然后轻声的念,1,2,3。

    走到季淼跟前,我居然把我用一个晚上设想了如何表达的那句话给忘记了,大脑突然短路,死活说不出口了,就当我踌躇要不要马上转跑掉的时候,他看到了我的窘迫,然后一脸严肃的问:“有事吗?李同学。”

    他居然叫我李同学,那语气生硬的好像我是一个欠钱不还的无赖,我不知道怎么开口问他,不知道怎么说出那句一起去找唐朝然后去酒吧那句话。

    “你怎么了?”我试探的问他。

    “不关你的事,还是少问。如果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他表冷漠至极,不等我说什么,就狠狠的擦过我的肩膀,拎着那个硕大的书包消失在教室门口。就在这时,对,一声嘲笑,绝对的嘲笑,轻飘飘的飘进我的耳朵,我怀疑自己听错了,转过头看着这声嘲笑的来源,是季淼后的杜真真同学。虽然隔着那么厚的近视镜片,但是我仍然看得出她的眼神是充满鄙视的,一如当初唐朝宣布我是他的女朋友的时候,那几天全校女生就是用这种眼神看着我,鄙视,猜疑,还有一些我看不懂的感在里面。我只是觉得很难过,我只是想单纯的喜欢季淼,可是杜真真的眼神让我明白我配不上,也一直配不上唐朝。

    我突然想到上次看着季淼和她讨论问题的时候还轻轻敲打她的头,那种暧昧,可是我相信季淼不会没有眼光到看上这种眼镜妹。

    “你以为我没有看到吗?你每天都盯着季淼的方向,你以为你是谁?拥有了唐朝你还不死心,你可真是个贪心的女人!”

    她学习也很拔尖,所以说话没有别人说的那么不堪入耳,但是还是一下子点中了中心思想。我从来没有想成为一个被孤立的人,但是自从和唐朝的事被学校里发现之后,除了方蓝,真的没有人愿意与我接近。

    我还是大度的冲她笑了笑,口是心非的说,“你想歪了,真的。”

    我怕她把这件事告诉唐朝,毕竟唐朝总是穿着不知道从哪里弄过来的校服光明正大的在课间过来看我,我害怕任何人把这件事告诉唐朝,我害怕唐朝伤害季淼,毕竟只是单恋,季淼对我,应该没有任何感觉吧。

    大家都陆陆续续的走出校门,有的尖叫有的唱歌,而我的心很沉重,我担心如果季淼不去酒吧,让我如何心不在焉的和唐朝相处。

    我出了校门就往唐朝经常去的“雷迪呱呱”方向走,毕竟去了有可能季淼已经在了,再说我在他们喝醉了也可以照应一下。

    “死丫头!你要去哪里!?”

    后突然响起了一个熟悉又愤怒的声音。没错,是母亲大人。而这个时候,我的一只手才刚刚推开酒吧的门,一阵音乐声参杂着吵闹声扑面而来。杨女士皱着眉看着我,用力的挥着手示意我把门关上。而我一想到很有可能季淼就在里面,而这也可能是我和他相处的唯一机会,我不顾杨女士的感受,拉开门就往酒吧里跑。我知道唐朝长期包下来的那个包厢的位置所在,所以我几乎半分钟都没用就到了包厢的门口,回头一望,发现杨女士并没有跟进来。根据我对老古董杨女士的了解,她也绝对不会进来,在她的概念里,酒吧就是一个肮脏的地方,而且她肯定气到了极点,但是她料定了我总归会回家,所以才没跟进来的吧?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然后用手在口抚了好几下,缓和了一下呼气,又对着包厢对面的玻璃上整理了一下发型和衣服,因为季淼千万不能看到我狼狈的一面,我希望我所有的出现场景都完美,虽然每次都不完美。

    可惜,当我推开门的时候,只有唐朝和几个女人在打闹。他,真的不来了吗?

    “季淼不来了吗??”我把体的重量寄托在离我最近的单人沙发上,盯着地面失望的问。

    “他就那么重要?”唐朝听到这句话推了边女生一把,用难得的平静的口气问我。

    我害怕他发现什么,挤出一个笑脸抬头迎上他帅到不行的脸,哈哈大笑。

    “重要个啊!哈哈!你玩的嗨啊!居然这么光明正大的和别的女人嘻嘻哈哈!!?”

    我不知道跟谁学的先发制人,发现这个真是必胜的法宝啊!

    “你吃醋啦?!”

    他直接扑了过来,坐在我旁边的沙发上,把脚霸道的伸了过来,搭在我的腿上,嚣张的笑了,然后挥挥手让那么女人出去了。

    “来!给大爷揉揉腿!大爷这几天忙死了!”

    他总是这么霸道的让我不能拒绝,这不,腿都伸到跟前了。可是,我为了季淼惹了老妈生气,早知道季淼没来,我又怎么会过来呢。我该怎么跟老妈解释呢?她可是个难缠的主儿,比唐朝更甚。

    “唐朝,我要回家了……刚刚我杨女士发现我来酒吧了,我得赶紧回了。”

    我推开他的脚,站了起来,把书包往肩上耸了耸,做好了随时离开这里的准备。

    “我真想知道**的最近发什么神经!”他翘起了二郎腿,用手指着我骂,“!对我理不理的!还动不动就生气!你以为你是谁?嗯?”

    他把嘴里叼着的牙签吐到我上,吓得我往后退了一步,他从来没有这么凶过,平时也就是霸道了一点,但是他现在这样,让我非常害怕,我不敢走,又不敢坐下,只好站在原地低着头,像极了一个犯错的小学生。可能是唐朝看到我现在的表现觉得很满意,终于在沉默了五分钟后,平缓地吐出两个字,“滚吧。”

    我如释重负,偷偷地看了他一眼,他帅气的脸已经被气的通红通红,但是眉头上的“川”字依然严肃的立在那里。当我转拉开门的时候,突然觉得对不起他,他是那么自信那么骄傲的一个人,会冷静面对我的背叛吗?

    回到家的时候老爸和老妈面对面的坐在客厅里,吊灯亮的刺眼,他们俩就那样呆呆的坐着,看到我进门连看我都没看一眼,我觉得这样反而让我更加愧疚,或许我主动承认错误,他们就可以将我的罪行判的轻一点呢?

    “杨女士,我……”

    我一边换拖鞋一边轻轻地解释。

    “赶紧洗洗睡吧。”她依然没有看我,只是吐出这么一句话。

    我赶紧双手接住快要掉下地的下巴,把它重新拍到嘴巴下面,然后一溜烟的跑到房间里。书包往上一扔,然后如释重负的吐了一口气,准备冲个水澡,把酒吧的味道冲掉。可是当我把门开了一个缝的时候,却听到杨女士嘴里这样一句话,“晓染归我抚养。”

    我停住了手上的动作,四周一片寂静,我看不到杨女士的表,但是过了很久,才听到杨女士抽噎的声音。我顿时没了主张,不知道该去冲个澡还是关上门睡觉。

    杨女士和老爸的关系向来不好,可是我没想到老爸居然会和杨女士离婚,我知道肯定是因为我,当老爸得知我不是他的亲生女儿的时候就跟杨女士提出离婚,但是杨女士哭着喊着求他,这才作罢,从此以后他们俩的关系就没有以前那么融洽了,我不知道杨女士为什么会告诉老爸,但是我听杨女士说过他们的故事。

    我的老妈,杨女士,年轻的时候跟过一个男人,杨女士怀孕一个月然后准备和那个男人结婚的时候,男人突然死了。他当场死亡,而女人得救了。每次杨女士跟我讲这件事的时候,我总会想起一句话,被救活的往往是不会游泳的,而死掉的往往是会游泳的那一个。后来妈妈不想我生下来就是个没有父亲的人,所以才草草的嫁给老爸才了事,大概是老爸也姓李的原因。老爸忍气吞声这么长时间,终于还是忍不住了。我不想起上初中的时候,第一次被老爸打,然后被骂成野种时的景,然后他吐着酒气跪在地上跟我道歉,我们最后抱在一起大声的哭。

    我知道这一切的导火线都是我,我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感受,我只知道我杨女士,我老爸。

重要声明:小说《爱情保鲜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