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霖玉 书名:涸海言爱
    马车在晓色中前行,车轮划出明亮的色彩碾压过雨后的官道,在驿站门外悄无声息地停下。驾车的人戴着斗笠,半个脸藏在影里,他没放下缰绳。也没有人下马车走进驿站。一切动作戛然而止,似乎在屏息等待着什么。

    车内一个着玄青色衣服的人说:“你不是想回家么?这便下去吧。”

    坐对面的女子一白衣如雪,听到这话有片刻迟疑才恭谨地欠说:“谢太子洪恩。”玄青色衣男子不说话,可有一种凛冽的气息无形向白衣女子。

    女子刚刚下车,驾车的人却已挥鞭驱车离去。偌大车厢内如今只有太子一人。

    “泉?”太子轻声唤出这个字。与音节划开寂静的同时有一人从车厢内的暗影里走出。“下。”来人虽然低着头回答,可声音中却暴露出他与生俱来如剑一般的刚强特质。

    “这个女的,不可留。”太子再度开口,眼光瞟向后方急速退去的驿站。闻言,名泉的男子消失在车厢内,只空余一声“诺”在车内久久不散。

    进了驿站的白衣女子此刻还未意识到危险的临近。仍沉浸在太子的一句“你不是想回家么?这便下去吧。”中无法自拔。她心心念念的太子不明白她,比起回家,她更想跟他呆在一起。

    可她不想太子难做,即使内心有无数个声音在说“我要留下来!我要呆在太子边!”,可他只需说一句,她就弃械投降,无奈走人了。她不会违背他的任何旨意。“真傻呢,雨烟。”白衣女子喃喃自语,叹息一声熄灭了烛火。

    泉穿着与夜色同色系的衣服在风中行走,他轻功十分了得,快如飓风。平常人很难发现他的行迹。然而行走在小道上的一人却发现了他,“咦?他怎么在这里?”“九叔您说谁?”小道上与其同行的年轻小伙讶异地问。

    “小高,你呆在这里。我去去就回。”还未等叫小高的小伙反应过来,九叔已飞追了过去。

    九叔一直尾随泉来到驿站二楼,伙计被泉一一解决后,看泉进一客房。九叔不由好奇地拦住泉的去路问:“泉君来此为何?”泉斜眼望向这个不速之客,对他的明知故问很不高兴,冷若冰霜的回一句:“杀人。”“哦?杀何人?”九叔完全无视泉眼里的冷意,从容不迫的问。

    “再啰嗦,我连你一起杀。”泉咬牙切齿地说。

    九叔不动声色地侧过,让泉推门进去。屋内传来女子的尖叫声,在泉的剑即将刺向女子前千钧一发之际,九叔拦腰抱起女子退开。“泉,你不怜香惜玉就算了。你要杀她,皇子可不会同意。”

    “她和皇子有什么关系?”泉诧异地问。却发现眼前两人都已消失不见。泉无奈地叹气,转离去。

    “你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哪?”九叔抱着雨烟一路飞来,刚站稳脚就焦急地问。一旁的小高好生惊奇,“九叔——您去了这么久就是为了抱一个姑娘回来啊!为老不尊啊!”“胡说什么!她是——”九叔低声呵斥,却在看到女子面容时不由一怔。

    这个女子穿一袭白衣,眉似远山之黛,唇似三月桃花,长发飘飘,眉目间有七分神似司马茂英,但比起司马茂英来似乎少了点灵秀与清雅。

    刚刚借着窗外暗淡月光一瞅,还当真以为是司马姑娘,没想到救的却是来历不明的女子。还妨碍了泉的任务。太子要杀这女子?为了什么?我就说明明皇子带着司马姑娘离开了这里,怎么她又折返了……九叔在心里暗暗嘀咕,却被这女子的话打断。

    “小女子感谢大侠出手相救。不知大侠可是太子边的人?”白衣女子低头恭谨地行礼。

    “哦?姑娘何出此言?”九叔的目光再次落到此女子上,越发觉得她和司马姑娘长得相像。

    “小女子刚刚听闻大侠说起‘皇子可不会同意的’,大侠可愿意带我去见太子?有些话我不得不和他说。”白衣女子说着声音越来越小,一脸小女子羞模样。

    “我可以带你去见太子,但你得答应我,从现在开始我说的话你得无条件的听从。”九叔严肃的说,眼睛紧紧盯着白衣女子,不错过她的任何细微表

    过了很久,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似的,白衣女子坚定的说:“好。”眼睛里尽是因为激动而流转着的兴奋之光。

    “你叫什么名字?”一旁的小高嘻嘻傻笑的打量着白衣女子,调笑的问。

    “奴家姓薛,名雨烟。”白衣女子微笑着说。

    ***************************************************************************

    阳光充足的秘阁内,皇帝刘裕正站在书架前翻阅一本古籍。一米开外跪着一名女子,此女子着襦裙装,上为浅紫短衣,下为米白宽裙。此时正低着头禀报着什么,只听她说:“太子已于昨晚戌时出宫前往秣陵,想必海盐公主此刻早已到达秣陵,与三皇子见面了。”

    “你做的很好。但是朕来问你,你曾禀报‘海盐公主失忆’,可有此事?”皇帝看着书中的文字,头也不抬的问。“奴婢确有禀报。”女子回答道。

    “你曾说‘真儿曾遇海盐,对她一见倾心,符儿也内定她为太子妃,她为逃脱两人的感纠葛才出的宫?’”

    “奴婢确实如此说过。”

    “你曾禀报‘海盐武艺不精?’”

    “……奴婢确有禀报。”跪在地上的女子明显有些招架不住,声音微微颤抖。她不明白此刻皇上重提旧话,所为何事。

    “大胆!对朕还有隐瞒,你可知欺君之罪要株连九族!”皇帝“啪”地一声合上书本,怒斥道。

    “皇上息怒,奴婢所说俱是实,不曾有过欺瞒。请皇上明鉴。”女子把头埋得更低了,她能感到皇上是真的动怒了。

    “不曾欺瞒?不曾欺瞒为何隆儿传回的信中提到司马茂英武功了得,并且是擅长用毒针。不曾欺瞒为何隆儿说看到司马茂英在零陵王旧宅痛哭?信息不实,私自放她出宫,以上两条,任何一条都是死罪。你和你妹妹早已没有理由活在这世上了。”皇帝越说越激动,下一刻就要降罪于这个婢女。

    婢女惊恐的抬起头望了皇帝一眼,连忙频频磕头。

    这一抬头,方才认清,这个婢女不是绿儿又会是谁。只见绿儿惊慌无措的说:“皇上,奴婢确实不敢欺瞒您呀!想必是海盐公主的记忆恢复了,而且奴婢让她出宫也是得到了皇上的许啊!皇上,妹从不曾做错过什么。您要处罚就处罚我,请您开恩放过小妹。请您开恩放过我们。”此时的绿儿已没有平时的精干机灵,竟语无伦次起来。

    “还敢狡辩?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还没有向我禀告之前就已承诺让她出宫。来人,拖出去。”皇帝怒气冲冲的说完,就将手中的古籍翻到刚看到的那一页,仿佛先前不曾生过气般,又平静的看起书来。

    显阳中,臧皇后正在绣一件鸳鸯戏水香囊,却见一小宫女跌跌撞撞跑进来,边跑边喊道:“皇后娘娘,不好了,不好了。”

    一位稍大点的宫女,看样子是皇后的贴女婢,掌事的主。怒斥:“放肆,显阳宫中岂能容你大声喧哗!胡言乱语什么,皇后娘娘好的很,你才不好了。”

    跑进来的小宫女惶恐的连连磕头称“是”,臧皇后笑笑说:“算了,你下次做事机灵点,记住教训就好。发生什么事了?”

    “回皇后娘娘的话,奴婢听闻婢女绿儿犯事被皇上拿下了。如今绿儿的妹妹叶子正在皇后娘娘宫中当差,恐有牵连到娘娘您啊。”说着就瞟了一眼站在皇后边刚刚呵斥自己的女婢。

    女婢叶子一听狠狠地瞪了一眼小宫女,这宫中就是如此,荣华富贵都是踩着别人才能攀折到的高枝。

    “怎会如此呢?绿儿不是一向乖巧懂事,深得皇上信任?”皇后不由放下香囊,抬眼疑惑的问边的婢女叶子。

    “奴婢惶恐,姐姐自从6岁起就跟从皇上,几年下来,忠心耿耿,做事一向稳重。也不知如今犯了何事,节若不严重,还望娘娘多美言几句,救救我家姐姐,奴婢感激不尽。”叶子不急不缓的说,是替姐姐求,也是宣告两姐妹在皇上和皇后娘娘心中的位置。他人怎可小觑她们两姐妹,争夺她在主子跟前的位置,真是不自量力。

    “说的也是,你们两姐妹也算是为我们刘家鞠躬尽瘁,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本宫会帮忙说说,只是皇上最近都不来本宫宫中……”皇后说着说着逐渐一脸哀怨。

    “娘娘,放宽心呐。皇上想必是正在兴头上才会对含章的那位上心,但我们都知道皇上是节制的人,清心寡,不贪恋女色。到时候兴致过了,自会想起娘娘的好,娘娘是原配,那些野花自是比不起的。”叶子轻声说道。

    一字一句分毫不差的落入臧皇后耳中,臧皇后欣慰的笑着点点头。

重要声明:小说《涸海言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