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霖玉 书名:涸海言爱
    仿佛是一个梦中梦,宁玉觉得自己还是没有醒来。因为周遭的一切对她来说是那样的陌生,可这个梦境又太过于真实。周围的一草一木都散发着生机勃勃的气息。她疑惑地观望四周,直到在御花园蜿蜒的小路上突然出现的一行人与她穿而过。她才确定自己仍在梦中,暗自叹了口气:“这个该死的梦还在。算了,全当免费观光。”

    宁玉跟着那行人前往了一个叫“太极西堂”的地方。那一行人中走在最前面的器宇轩昂,有着气吞山河的强者风范,一袭月白色绣金龙的袍子。宁玉何等眼力,她马上认定这人非富即贵。玩心一起,她便从最末走到他们最前面,这么多人,宁玉走在最前面好生威风啊。可玩了一会兴致也下去了,于是她甩开众人先行一步迈进太极西堂的院落。

    原恭帝的嫔妃们听说新皇帝要来了,纷纷搔首弄姿,那些聒噪的女人叫嚷着,凭声音的大小宣告自己的强弱,争夺能在圣上面前崭露头角的一席之地。宁玉作壁上观,饶有趣味的看着这一切。却意外的发现,先前梦中的女子再次出现在了这个梦里。

    “快点快点,我要好好打扮,皇上要来了!”

    “不要抢我胭脂啊。”

    “这个是我的,就你这落毛的麻雀,戴什么凤钗!”

    “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个风钗是你从褚皇后寝宫偷出来的!你也好意思说是你的。”头发散乱着互相言语攻击的两个女人没有看到沉着脸的海盐公主,“拿来。”司马茂英严厉的说。

    “你以为你谁啊,还是以前的海盐公主吗?凭什么命令我!”偷钗的嫔妃斜睨着海盐公主不屑的说。

    “母后的东西,你没有命碰。”司马茂英以旁人看不清的速度从嫔妃手中抽出凤钗握在手里。“啊……我的手,流血了,你、你……”

    “皇上驾到”于此同时响起太监的传话声。内原本乱作一团的嫔妃们纷纷整齐的向皇上行礼“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唯有素服白衣的司马茂英没有行礼,她不做媚态,也不露笑容,姣好的面容上泛着柔和的光,然而她的眼神却清冽而决绝。好有气质啊!见到皇上都这么从容不迫。宁玉想着赞许地点点头。

    “好大的胆子,在父皇面前竟不行礼!”出言的是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的少年。司马茂英望向他,入眼便是指着自己的少年的手以及他手中的紫罗香囊。目光往上,看着他傅粉施朱的脸,尽管眉如墨画,目若秋波。司马茂英还是嘲讽的冷笑了一下。

    好一位绝妙的冷艳美人!宁玉不对司马茂英的印象又好了一分。

    “这是?”皇上疑惑的问。中书省专典诏命傅亮忙上前介绍说:“此女是恭帝……不,是零陵王司马德文的女儿,名叫茂英,一十七岁。”皇上皱了下眉,转离去,走了几步,问傅亮:“零陵王离京时,为什么不把她一起带走?”

    “微臣见她长得姿色出众,讨人喜欢,特意留下的。”傅亮回答道。

    宁玉在司马茂英前细细打量她的五官,“你这么漂亮,老皇帝肯定封你为妃,霸为己用。不行不行,我帮你打探打探去。”说来奇怪,宁玉现在又不急于离开这个梦境了,反而乐在其中。想必这就是八卦的趣味。

    宁玉跟着皇帝一行人踱步来到了后,匾额上金光灿灿地写着三个繁体大字“含章”。只见宫墙飞檐的四角围起巴掌大的天,仿佛这里不是嫔妃们住的宫,而是锁住自由的牢笼。

    一路走来,庭院无人,厅堂里也无人,傅亮正纳闷,忽听内室有男女嬉笑声。皇上示意他进去看看。傅亮进去一看,上躺着两男两女正在行**之事,不大怒:“圣上驾到,你们这些混账东西……”两对男女一听吓得连衣服也不知道怎么穿了。随后同皇上一起进来的宁玉尴尬万分,皇上则是怒不可遏:“来人!赐这两个人白绫,把这两个男的拉出去受宫刑,发配边疆终不得进京。”

    “皇上饶命啊!皇上饶命!”“皇上、皇上……绕我一命,我有密报禀奏!”两个男的跪地求饶,其中一个男的突然说自己有密报,希望借机脱罪。

    皇上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们二人,眼神中流露似笑非笑神秘莫测的光。“说,说出来就不受宫刑。”

    这两人是原褚皇后的弟弟,一个叫褚秀之,一个叫褚淡之。而这个“机密”就是恭帝司马德文在不久的将来会联络州郡兵马杀回京都,他们两人留在宫内做内应。里应外合,恢复晋室天下。

    “带壶酒给你们的姐夫、姐姐吧。”在夕阳映照下的内室里,着月白色袍子的男子微微叹息着,对旁边站着的心腹大臣傅亮道,“为了活命,竟然不惜杀姊弑君的人,留不得。”傅亮低头,眼里闪过凛冽的光:“诺”。

    这个机密明显是假的,为什么要让无辜的人承担莫须有的罪责?宁玉不解的想,正在这时黑暗中出现了一双眼睛,幽灵的眼睛。望着宁玉的眼神中满是哀伤,“他们血管里流淌着的是杀戮和谋权,即使是无辜的人也得死。”宁玉愕然:“为什么?”

    司马茂英霍然出现在宁玉的面前,泪盈眶。“父皇……母后……”一声一声呼唤凄厉无比,让宁玉心里堵得慌。黑色的毒血从司马茂英唇角不断沁出,染红了雪白的前襟。司马茂英站不稳了,摇摇坠的体几跌倒。

    宁玉见此景早已忘了自己是在梦中,碰到别人会透而过。她本能地跑到司马茂英边搀扶起她,这一次竟然扶住了!司马茂英抬手捂住了口,艰难地开口道:“以后就拜托你了……不要相信任何人。记住……”“什么叫拜托我了?你什么意思……”宁玉泣不成声,泪珠大颗大颗滚落。

    不要——不要!“不要……死。”宁玉抱着司马茂英哽咽着说。

    宁玉希望有人告诉她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周围如死一般寂静。

    宁玉再也忍受不住这样的恐怖,尖声惊叫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涸海言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