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真澄 书名:画堂春(清)
    一个晚上,心里乱得慌。思来想去,也理不出个头绪。一闭上眼,胤祀的脸,十三的脸,锦画的脸,就在脑子里闪来闪去。闹得我迟迟不能入睡。到了下半夜,才昏昏沉沉地睡着。可第二天一大早,就被人从被子里挖起来,找东西去。

    方才,毓庆宫派人来报,弘皙的玉扳指不见了。那扳指是他入学那年,康熙爷赐给他的。供他练习骑时佩戴。一直都是他的随物。整个毓庆宫被翻了个底朝天,也不见踪影。怀疑落在这儿了。让沁儿帮忙找找。

    顿时,莞华苑宁静的早晨,没了。所有人都被发动起来,找扳指。一阵人仰马翻,还是一无所获。

    “你们先回去,告诉太子妃,让她再在毓庆宫找找。我这边也继续。还有,路上也留着心,说不定掉在什么地方了。”沁儿吩咐着毓庆宫的人。待打发走他们,也不忘对自己宫里的人叮嘱一番。聚拢来的众人,随即分散开去。

    “会不会是丢在尚书房或骑场了?”

    “不会。昨天他来的时候,我还瞧见他带着呢!”

    “哦”了一声,我又埋头找。沁儿也没闲着。就这样,我和她又把书房里里外外地找。将所有可以找的地方又检查过一遍,还是不见它的影子。希望在一次次的拉出抽屉、打开柜门的过程中慢慢消散。正当准备放弃,我不死心地最后一次检查书桌。在将笔筒的笔倒在桌上瞬间,赫然发现:扳指,在一只玉杆雕花大狼毫的笔杆上。我啼笑皆非,对着沁儿挥挥,“找到了!”

    沁儿一愣,褪去愁颜,换上和我相同的表。接过毛笔,小心翼翼地从笔杆上拔下扳指,道,“居然在这儿!”

    找东西真的是件奇怪的事。那笔筒,之前已被我们反反复复地检查了多次。每次,都傻傻地抽出笔,不死心地抖动笔筒,压根儿没注意到毛笔上。可偏偏,它就躲在那里。一只与它颜色相似的玉制笔杆上。

    “茉儿!”

    沁儿朝着门外一唤,茉儿应声而出,“主子,什么事?”

    “扳指找到了。立刻派人去毓庆宫,告诉太子妃一声。”接着,她把扳指递给茉儿,“你快把这个给弘皙送去!免得他着急。”

    “是!”茉儿刚转,沁儿想到什么似的唤住她。“算了,茉儿。你还是亲自往毓庆宫去一趟。扳指,我让语璇送去。”

    这个时候,弘皙已经在尚书房了。我拿着扳指,往尚书房赶去。

    到的时候,恰巧是休息时间。只见弘皙有气无力地扒在桌上。而小十五站在一旁,像是在安慰他。这场面让我瞪大了眼。这对小冤家何时变得这般要好了?不过,看着他们这样儿,心里倒满高兴的。他们呀,还真是越打越亲。

    我正想请门口的太监帮着传话,小十六一个侧,瞧见了我。活溜溜的大眼一闪,激动地拉了拉小十五的衣服,“十五哥,语璇来了!”

    “啊?!”小十五顺着小十六的手势看来,立马放开弘皙,朝我奔来。一把抱住我的腰,昂起红扑扑的小脸,喜滋滋地问,“语璇,你是来看我的吗?”

    我回搂着他,干笑两声。那双纯真大眼里忽闪忽闪的期盼,让我开不了口。倒是不知何时晃到我们后的弘皙冷嗤,“笨蛋,她是来找我的!”

    愤愤然瞪了瞪弘皙,小十五有些失望,“不是来看我的?”

    我无奈地瞥了眼弘皙,笑嘻嘻地捏了捏小十五嘟嘟的脸,“来找他,也来看你!”

    小十五一听,忙不迭得意地朝弘皙吐舌头。弘皙回应他的却是一个冷眼。接着,面无表地问我,“你来找我干嘛?”

    别扭的小孩!

    我放开小十五,走到他面前,将那个玉扳指递给他,“拿去!找到了!”

    他一惊,一喜。接过就往大拇指上去,生怕一个不留意,它又没了。“在哪里找到了?”他摸着扳指,一副失而复得的宝贝样儿。

    我突然有种感觉:弘皙,是个很恋旧的人。

    恋旧的人,注定要比别人多背负一些痛苦。恋旧的人,注定是充满了悲剧意味的角色。正如,他的未来……

    “这扳指…真的那么重要吗?要是它丢了,怎么办?”我脱口而出。

    “丢了,我一定会把它找回来。”弘皙看着扳指,头也不抬得答。

    “……要是找不到呢?”

    或许是觉察到我语气的不对劲,弘皙抬起了头。奇怪地看着我,说,“找不到,我就做一个一模一样的代替。”

    找不到,就做一个一模一样的代替……

    弘皙说得随意,但听到我耳里,只觉沉重无比。我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表,只听到自己的声音又些颤,“为了失去的东西,有必要这么执着吗?”

    弘皙一怔,瞬也不瞬地看着我,一言不发。目光,逐渐变得深沉起来。深的,不似一个十岁大的小孩。深的,让我猜不到他的心思。

    也许是由于那段特殊的经历的,一直以来,弘皙都比同龄的孩子早熟。望着这个少年老成的孩子,一时之间,我思绪万千。

    “语璇,你这是怎么呢?”小十五紧张地拉了拉我。

    我方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忙收敛起突如其来的绪,安抚地拍了拍小十五的肩。“没什么,我只是随便问问。”又转头对弘皙交代,“可得收好了。别再丢了!”

    眼瞄着夫子装扮的人朝这边过来。我赶紧告辞。没走几步,就听到小十五的声音;“语璇,要记得来看我哦!”

    我回看去,小十五还站在门廊里,依依不舍地朝我挥手。弘皙立在他边,若有所思地望着我。一动,不动。

    一霎时,我恼起自己。这时的弘皙,即使再早熟,也只是个十岁大的孩子。能有什么想法?他只是单纯地在说他喜欢的玉扳指,我却扯到什么地方去了?明知他是个纤细敏感的孩子,我还……

    一股歉疚感,油然而生。让我不由得想补偿他些什么。乍然想起昨夜他兴致勃勃的拉我下五子棋,我却爽约的事。心里有了主意。笃定地笑着,对小十五点了点头,又对弘皙道。“世子,主子让你下了学去她那儿!她等着和你下棋呢!”

    弘皙的眸光闪了闪,笑开。

    他,懂了。我,也释怀了。

    踏着轻快的步子,往外走。远远的,一个小宫女抱着大叠纸,吃力地走过来。突然,一个趔趄,子一歪,整个人往前栽去,趴在了地上。纸,散了一地。被风一吹,飘得到处都是。

    我急忙朝她跑去。却在离她三四步远的地方,被她喝住。“别过来。”

    我不明所以,顺着她的视线往下看:才发现自己的脚差点儿踩在纸上。忙缩回。尴尬地看着躺在纸间的女孩儿。过去,不是;不过去,也不是。

    女孩儿看了我一眼,便垂下眼睑,盖住含着泪花儿的眸子。吃痛地跪起来。开始拾地上的纸。不再搭理我。

    在她起的瞬间,我发现,她的两个手掌都磨破了皮,有些红,有些肿。可她全然不顾。跪趴着,一张接一张,小心翼翼地拾起,吹干净,放在一起……

    我愣愣地站着,看着空旷的院落里,跪着的小小的她;看着她细小的肩膀,微微地颤瑟;看着她强忍着的泪珠滑落脸庞,一点一滴,滴在地上、纸上。晕开……

    心里,不由得酸楚。默默地跪下,学着她的样子,帮她。她愕然地抬起挂着泪的眼,看了看我,又埋头拾纸。没一会儿,用着微不可闻的声音,羞涩地说,“谢谢!”

    我垒着纸的手一滞,回了她一个无声的笑。

    然而,这都是上等的白鹿纸,莹泽光净。即使我们倍加小心,纸上还是不可避免地留下了些印记。

    “这可怎么办?”女孩儿盯着纸面上的污迹,残着湿意的眼里又蒙上泪光。

    “这纸,做什么用的?”

    “阿哥们习字用的!”女孩儿的声音里有了哭腔。“怎么办?该怎么办?我又要受罚了。”

    我心里一突。平素里,那些阿哥爷们吃的、喝的、用的、穿的,那一样不是精挑细选来着?岂容瑕疵品出现?

    “别哭!你快回去换些来!”

    “没有了。白鹿纸本就所剩不多。所有的都被我拿了。怎知……”说着,她忍不住呜咽起来。

    “……那,那就拿别的。白鹿纸没了,其他的应该有吧!”

    她摇头,“不行的。师傅指定要白鹿纸。”

    “别管他。你快去换一些。就说白鹿纸用完了。还没补上。”

    “行不通的。宫里的用度,一针一线都有记载。何况这么一大叠纸?”

    “……”

    一时之间,我也没了法子。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她抱起纸,怯怯捏捏地朝书斋去。走了两三步,蓦地回头,流着泪,对我笑道。“还是谢谢你,姐姐!”

    就是这一回头,深深地触动了我。我上前抢过她手里的纸,“我帮你送进去吧!”

    女孩儿不可思议地瞠大眼,“姐姐?!”

    我淡淡地笑了笑,往里去。她反应过来,急急忙忙追上来,“不行,姐姐。这样你会受罚的!我怎么能让你代我受罚?”

    “没关系。姐姐有办法!”

    她迟疑了。泛着水意的眼里,写着挣扎。笑了笑,我不再多言,转朝里走。没走几步,她又追了过来,拦住我。感激道,“姐姐!谢谢姐姐的好意。还是我自己送进去吧!”说着,她的手就伸了过来。想抱走纸。

    我子一侧,避开她。正要说宽慰她,迎面过来一个小太监,急切地唤到,“杏儿!你还在磨蹭什么?爷们都等着呢!”

    “我……”小女孩儿看看他,又看看我。不知该如何解释。

    嘴角微微一扬,我绕开她,走到小太监面前。“这就送去。劳公公通报一声。”

    “你?!”小太监愕然地盯着我,“你谁啊你?”

    我笑而不答,只说。“公公,再不送进去的话。爷们可要发火了。”

    小太监一惊,“啊哟!这些个爷发起火来,可是没辙。算了算了,先把纸送进去再说!”

    “姐姐!你……”小女孩儿不死心地拽住我。

    我对她使了个“安心”的眼色。拨开她的手,跟着小太监上了回廊,往书斋去。

    书斋内

    一个山羊胡子的中年男子正津津有味地说着什么。但见小太监领我进去,顿了顿,对小太监使了个眼色,又继续说。阿哥们显然也正听到兴处,再加上已习惯了这种“干扰”,丝毫不受影响。偶有人分神瞥了我一眼,注意力又回到师傅上。

    我匆匆扫了一眼。里面,除了四阿哥、十阿哥和十三。都是生面孔。怕被他们发现,在经过他们边时,明知迟早会露馅儿,还是尽量压低头,遮遮掩掩地走。直到讲台前,小太监回,见我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儿,感到莫名奇妙。但也没说什么,只是小声交代。“快将纸送到爷们桌上,一人十张。动作利索点。”说完,他从我手里分出一些,到另一条走廊发。

    我也不敢怠慢,立即行动起来。侧立在第一排的阿哥桌旁,开始数纸。不知是不是做贼心虚的缘故,总觉得自己被人盯上了。想回头,却不敢。待移到第二排时,才伺机一探。恰对上十三诧异的眼。同时,余光发现,四阿哥和十阿哥都认出了我。

    我赶紧低头,故作镇静地继续手上的活计。希望能蒙混过关。不论是我,还是纸。

    然而,第二份纸还未发出去,便听见前面人的质问,“你回来!这纸是怎么回事?”抬眼看去,一个三十多岁的阿哥不悦地指着纸面上几点污渍。

    屋子里,顷刻间安静下来。坐得近的,探头看;远一些的,向前面人打探。刚刚领路的小太监,更是煞白了脸,一副后悔莫及的样子。

    在从小女孩儿手里抢过纸时,我就做好了受罚的准备。但在被人捉包的一刻,还是又恐又窘。愣了愣,方回过神来。跪下,请罪。 “奴婢不小心将纸摔到了地上。请爷惩罚!”但愿他大爷能看在我低姿态的份上,饶了我。

    感觉到他投在我上的视线,我的头,不觉往脖子钻。似乎还是没逃过他的眼。 “……你…是新来的?”他语气里的肯定多过了试探。

    我不知该承认,还是该否定。正犹豫着,一个不怒而威的声音从后侧传来。“你这奴才!是怎么办事的?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还不退下,给三爷换纸!”

    声音,有点熟。像在什么地方听过。我偷偷一瞟,居然是四阿哥。他不动声色地对我使眼色,让我别多话,快退下。

    虽不解四阿哥为何替我解围,还是小小地感激了一把。同时也明白,面前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嗜书如命的三阿哥。真是撞到了枪口上。

    三阿哥困惑的目光在我和四阿哥上一转,正开口说什么。十三抢先,厉声喝道。“杵在这儿干嘛?还不去?”

    到这份儿上,再迟钝的人也嗅出些端倪。三阿哥虽窝火,虽疑惑,也不再说什么。我,则以最快的速度退出来。

    一直紧张地躲在门口观望的杏儿拉着我的手,哽咽地叫了句,“姐姐!”

    我边安抚似的拍了拍她的手,边将她往一旁带。“这不没事儿了?别担心。对了,那纸……”我正想说纸的事儿,紧闭的窗户开了条缝,十三从里面扔出个小纸团,又立马关上。我会意地拾起,打开一看,写着三个字——快回去!

    这之后,我再也没去过尚书房。那个叫杏儿的女孩儿,随着时间,渐渐淡出我的记忆。直到若干年后……

重要声明:小说《画堂春(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