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宫(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真澄 书名:画堂春(清)
    水晶顶、绣熊补子,五品侍卫的装扮。举手头足间,却隐现率将鸿儒之气。一个侍卫居然有如此精神气……

    正想着,帘子从里面打起。一个五官端正的宫女微微探头,“姑娘!主子请你进来!”

    踏进门,正厅里没人。东边的耳房,碎花帘子高高卷起。嘈嘈切切的说话声从里面传出。说些什么,听不清楚。只隐隐辨得,女子的声笑语中,夹着十三的声音。

    过卷帘,第一个瞧见的,就是他。他浅笑吟吟地坐在对门的桌边。但见我,有些惊讶。

    而我,匆匆和他一对眼,便朝端坐在软塌上的德妃请双安。

    “奴婢给德主子请安,德主子吉祥!”

    “……”

    久久不见德妃答话。我偷偷一抬眼,看到的也只是她绛色缎绣牡丹蝴蝶纹的裙摆。还有一束阳光经了半掩的雕花长窗进屋、投在她脚边的明晃晃的亮圆。亮圆被衣摆扫过,我终于听见她的声音: “起来吧!”

    声音,素然淡定。

    我松了口气,谢恩起。可脚跟没站稳,又听她道,“见过十三阿哥,十三格格!”

    “是!”

    又是另一番琐碎的见礼。礼毕,呈上镯子。也乘机,打量德妃。她说不上美,也说不上不美;说不上年轻,也说不上老。她的脸,只让我想到一个词——端庄。她是一个端庄地让人忽视美丑、忽视岁月的女人。

    “僖妹妹客气了!”她拿起镯子,象征地看了看,便交给一旁的宫女。之后,又向我探问沁儿的近况。她客的问,我也客的答。一问一答,都是些显尽关心又无关痛痒的生活琐事。

    深深宫闱多是非。觉得差不多了,德妃便遣我退下。同时,对十三和十三格格道,“你们兄妹也退安吧!”

    声音里,透着些许怠倦。

    我随着十三和十三格格慢慢退出。临转欠,不由地看了她一眼。她双眼望着我,眼底震惊、错愕、探索、比较交织成一片。

    心下一惊。这眼神,我见过。记忆中某个模糊而清晰的片断被触动。谁,那是谁的眼睛?

    我边走,边想。浑然不觉自己朝前方停下来的十三撞去。

    “小心啦!”十三伸手稳住我失去重心的子。

    我仰头看去,适才发现自己还揪着他的衣襟,尴尬地放手,“……谢十三爷!”

    十三松开环住我腰的手,打趣道,“你走路还是不看路?!”

    若在平时,我定会和他扯上一扯。可今天,实在没心。就在那么摇摇坠的瞬间,我忽然想起……宜妃!对,就是宜妃。在我去良妃宫里那次。

    宜妃、德妃……甚至包括良妃。虽然她没这般看我,但我没忽视,她对宜妃的暗示。隐隐觉得什么东西要脱茧而出。

    “呵呵,真是个迷糊的宫女!”十三格格的笑从一旁响起。笑得,有些暧昧。

    十三察觉到我的不对劲儿,斜了十三格格一眼,眼角眉间的戏谑渐敛。

    我复杂地看了看他,低头道歉,“对不起!”

    “语璇!你……”

    十三的话还没完,十三格格便打断他,“哥!妹子我还有事,先走一步。这个迷糊宫女,就交给你了。”

    十三以为十三格格又在调侃我,警告地唤了她一声。

    她苦着脸叫屈,“哥,你老是吼我做什么?我又没说错。你自己问问她。”

    十三不明所以的目光在我和十三格格间一绕,停在我上。

    我不自在地摸了摸空的腰间,“奴婢忘带牌子。多亏十三格格帮奴婢解围。谢十三格格!”

    十三格格不在意地挥了挥手,挑衅地看着十三。

    十三的视线在我腰间一顿,转头对十三格格道,“哥错怪你了。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十三格格满意地一点头,凑过去和十三咬了咬耳朵。说得十三耳根微红。看似要发飙。她忙拉开安全距离,搞怪的冲我一眨眼,丢下句“不说了,十姐姐还等着我呢”就蹦蹦跳跳地跑了。

    十三有些挫败又没辙,尴尬地看着我。

    我不由一笑,“十三格格很活泼呢!”

    十三微怔,笑开。“迷糊的姑娘,咱们也该走了吧!?”

    ……

    冬短,一会儿太阳就转到了西边。黄昏夹着习习凉风飘然而至。

    风,吹散了我鬓边的几茎短发,不由得伸手一掠,顺势看十三。出长宫后,我们似乎各怀心事,谁都没说话。只听得他腰间配饰上坠子摇动碰撞的微声。宫墙夹道上,他负手信步度着。没看我,却始终配合着我的步调,不急不徐。与我,保持着一步的前后距离。

    忽然,他一侧。“在莞华苑还习惯吗?”

    “嗯!沁儿待我极好!”

    “……呵,她待你还真是好!”十三的目光,变得玩味起来。

    一诧后,我明白过来。他指的是称谓。淡笑着问,“十三爷有兴趣?”

    他眉一挑,笑而不语。

    我徐徐说起。“十三爷该知道,我和她同是今年的秀女吧?!”见十三点头,继续道,“我和她的渊源就起于储秀宫!当时,姑姑要我们弹琴。我总是弹不好,是激了我一番,让我幡然醒悟……说真的,现在想起,我也搞不懂,她为何如此做?毕竟,之前我和她,是一点交集也没有的……”

    “……”

    “由那时起,我开始对她改观。可我和她之间,也没有实质的接触。直到选秀的前一天……那天,我被人设计……”

    “被人设计?”

    “嗯!我的琴被人动了手脚,琴弦弹起来划伤了脸。”往事历历,如在目前。我拂着自己的脸。虽然伤口已不见,但痕迹,却深深地印刻在心里。那是我第一次体验到:后宫,女人,战场。

    “难怪……”十三喃喃自语,若有所思。

    “难怪?”

    他没回答我,带过话题,“知道谁做的吗?”

    “知不知道又有什么区别?”

    宫墙夹道,昏黄的光线悄悄滑过。越来越暗。

    “……你,恨吗?”十三突然问,目光变得深沉。

    “恨?”我有些好笑,“十三爷,要是你莫名其妙的被人设计,险些毁容,你会恨吗?”

    “要我替你报仇吗?”十三似真似假地问。

    我似真似假的答。“十三爷认为我睚眦必报?”

    十三笑了笑,顿了顿。又问,“语璇,你真的不恨吗?……你想过没有,要是当初你没受伤的话,你的境遇……可能会完全不同。”

    我微滞。总觉得他在暗示什么,又好似在试探什么。我没有正面回答他,仅给他描绘了那晚沁儿来找我的形。

    十三听了,陷入了一阵奇异的沉默。半响,方叹,“相忘于江湖。”

    我会心一笑。

    话匣子,就这样打开了。一路,我们都聊着。不知不觉,莞华苑错落有致的楼台亭阁隐约而见。

    十三站住脚。“语璇,你今天有心事。”

    微微一愕。这一路,我极力掩饰,故作轻松地和他聊着,他还是看出来了。不知该怎么说,我苦笑了一下,默认。

    “我可是个很好的听众!”十三笑看着我,眼里是融融的关切。让我心里一暖。想了想,问,“十三爷!你在宫里可曾见过与语璇长得相似的人?”

    十三一时怔住,好一会儿方问,“怎么这么问?”

    “方才德妃娘娘不经意间看我的眼神……让我不仅猜测,自己是不是长得像什么人……”

    “眼神……我怎么没注意……会不会是你多心了?!”

    我笃定的摇头。“一次,或许是我多心。可这样的眼神,我不是第一次见到。”

    “不是第一次?还有谁?”十三有些惊讶。

    “宜妃娘娘。”

    “你见过宜妃?”

    “很久以前了。当时密贵人要我去延喜宫给良妃娘娘送东西。宜妃娘娘正好在……不过当时,我并没放在心上。今天,要不是德妃娘娘,我也不会注意……也许十三爷会笑话我。这一路上,我总觉得,自己正被卷入什么中。”

    “……听你这么说,也许真有什么人吧。但我……没见过。”十三别开眼,看着不知名的地方。

    “真的没有?”我怕他一时忘了。

    “语璇,我何曾对你打过诳语?!”

    “对不起!我一时心急。”

    十三摇了摇头。“我没有怪你的意思……若你真这么放心不下,我去帮你查查。”

    “谢十三爷!”

    “你的谢,先留着……走吧,再送你一段!”

    “嗯!”

    顺着宫墙,我们缓步走着。直到迎面宫之前,悬着匾额,“莞华苑”。十三方才驻步。“进去吧!”微一踯蹰,又道。“那事挂个心即可,别太悠着!我会查的……万事,有我!”

    十三淡淡地说着,看着我的眼神,也是淡淡的。却让我心一阵怦然。想说些什么,话却哽着。深深的凝了眼十三,我福一欠,进了莞华苑。

    十三立在那里,目送她进门。莞华苑的门,镂花朱漆填金。本是极艳丽闹的颜色,在沉沉夜色里却暗了下来,沉重分明。宛若他的心。

    她说的,德妃的眼神。他岂会不见?甚至,他还发现了她没看见。当时,她跪着请安。而德妃,向来处乱不惊、临变善夺的德妃,居然惊愕得僵了脸。

    他心中,惊疑万分。一直以来苦查无果、苦思无解的,似乎在这一刻,理出了头绪。可是,他不敢也不愿往下想。

    如果说德妃的眼神,让他震惊。那么她后来的一席话,关于宜妃和良妃的一席话,更让他惊得无以复加。只是当时,他不想她忧心,极力自持。毕竟,她有心事,与这有关。在她心不在焉地撞进他怀里那刻,他就察觉到了。

    她撞进他怀里,他搂住她。第一次,他们之间没了距离。虽然只是那么一霎时,虽然只是她无意。但他心里的悸动,直到现在,也未平息。不自,他抬起那只搂过她的手臂,衣袖之间幽香暗暗。她的香味。

    万事有他——这是他对她的承诺。

    其实,他没有那么大的把握。四阿哥也明里暗里地阻止他。可他……还是卷了进去。

    晚风薄寒,吹得他微微一凛。缓缓放下自己的手,深深的带着眷恋地看了她住的地方一眼,转离去。

重要声明:小说《画堂春(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