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真澄 书名:画堂春(清)
    初霜过后,宫里就开始做过冬的准备。换窗纸、挂秀帘、置炭火、添暖垫、缝冬衣……

    昨天,内务府将宫女们的冬季制服分发下来。我和其他人一样,领了四。底衣、衬衣、外衣、背心,算一。衣料是绸和宁绸的。样式和夏制服相仿。可颜色,就老气多了,老绿和紫褐各两

    好在清宫的主子们颇能体谅这些少女们花样的心思。在不出格、不过分的前提下,许她们小小的招摇一番——在袖口、领口、裤脚、鞋帮绣些花,点缀点缀。

    乘着沁儿午睡的空档,前屋侯着的一干宫女拥着新衣,静静地做针线。一针一线,一扎一挑,专注而细致。

    不会女工的我,看了一会儿,便坐到一边。微阖双眼,小小的打盹。

    “语璇!”茉儿放下针线,走到我面前,轻轻拍了拍我的肩。“回屋睡吧!”

    我揉了揉眼,声音里带着些憨。“不想一个人呆着!在这儿眯会儿就成!别管我!”

    茉儿没辙,摇了摇头,回到座位上。

    屋里,又安静下来。静得只听得到衣料间相互摩擦拂绕的窸窣之声。我,没了睡意。不由得留意起茉儿。

    她靠窗坐着。温柔白亮的阳光透过窗棂斜进来,落在她黑亮的攒花云鬓上,落在她如玉的脸颊上,落在她绿色的旗装上,勾勒出影影绰绰的温柔。

    似乎,女人绣花时,都特别有味。一股恬静柔的女人味儿。茉儿如此,锦画,也是如此。在储秀宫学规矩时,闲暇之时,她也常坐在窗边,绣花。只不过,不同于茉儿心无旁骛的专注。时不时,她会抬起头来,以一种柔和的眼神望着我,微笑着和我说说话。

    好久,都没见过她了。自从锦书跟着十四去了山东,再也没人替我们通通消息,传传话。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她知道我的事儿吗?

    说来也巧。下午,三制造的人便给沁儿送了件粉红色纱绣海棠花纹氅衣。说是快入冬了,德妃特别为新进的妃嫔添置的。

    向来,沁儿都不喜人债。

    她从珠宝盒里取出一只种头好、水头十足的翡翠贵妃镯,交给茉儿。“将这镯子给德妃娘娘送去。”

    我迫不及待地接过手,“我替茉儿去吧!”

    沁儿微愕。“今天怎么这么积极?”

    “呵呵!锦画在长宫!”

    于是,我捧着镯子,往长宫去。可到长宫门口,我犹豫了。因为那个素昧蒙面的主子——德妃。

    初始的急切不见了,心里没来由地不安起来。

    徘徊在门口许久,我始终跨不过那高高的门槛,走不进那镂花朱漆填金的大门。

    长宫里走出个侍卫装扮的男子,戒备地审视着我。旁边跟着个小太监,神色,和侍卫如出一辙。

    我哭笑不得。怕他误会,忙阐明来因。“这位大哥,我是莞华苑僖嫔派来的,劳您通报一声。”

    “莞华苑的?你的牌子呢?”

    “牌子?!”我一怔,反应过来,是各宫宫女佩戴的腰牌吧。“哦!在这儿!”手,立马伸向腰间取刻有“莞华苑”三个字的牌子。

    左摸右摸、上摸下摸,连怀里、衣袖里都找了,就是不见那牌子。

    不会吧?!

    我尴尬地抬头,“对不起,我忘带了!我这就回去拿!”

    可还没转,就被侍卫和太监一前一后夹困住。

    狐疑,猜测,紧戒,厌恶……

    侍卫的眼冷冷一眯,扣住我的手臂。“劳烦姑娘随我走一趟!”

    我心里一紧。真被当成了细?!

    “这位大哥,我真的是莞华苑的人。你若不信,可随我去莞华苑走一趟!”我赶紧解释。

    他显然听不进去。“有什么话,进去再说!”

    不由分说,他硬将我往里拽。

    暗房,私刑,针扎,夹手指……一连串词伴随着清宫剧里的场景闪现出来。

    心下竦然惊惧。被拖进去,不死也得脱层皮。我使出吃的气力,挣扎。拉扯之下,突闻一个脆生生的女声。

    “这是在干嘛?”

    转看去,好一个清新的可人儿。粉扑扑的脸,俏皮又好奇的笑厣。还有一袭昭示着份的粉莲色缎秀蝴蝶纹的格格装。

    “十三格格!”

    侍卫和小太监同时请安到。

    十三格格?!

    应该是十三一母同胞的妹妹——和硕温恪公主吧!欠一福,我又打量起她来。

    她,和十三一点也不挂像。两人走在一起,没人会认为他们是兄妹。宫里的人都说十三长得像康熙。那这位格格,多半是像她母亲——敏妃宝龙梅了。传言,宝龙梅是草原上的月亮。我没去过草原,没见过草原上的月亮。可如今见到十三格格,心里就涌现了这句话。

    我在打量她时,她也打量着我。乌溜溜的眸子里,忽闪过古灵精怪的光芒。看向侍卫。“发生什么事了?”

    “回格格话!这女子在宫外鬼鬼祟祟了大半天,奴才觉得可疑,上前查询。她自称是莞华苑来给德主子送东西的,上却没腰牌。”

    一个机灵,我切切地看向十三格格,“格格!奴婢真是莞华苑的人。今儿个走得匆忙,忘了带牌子。请格格明察!”

    十三格格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讶。“莞华苑?你叫什么名字?”

    “语璇。奴婢叫罗察.语璇!”

    “语璇?!”十三格格惊呼了声。“你不是在景熙宫吗?怎么成了莞华苑的人?”

    乍听她的话,我的惊讶不小于她。何时,我这么出名了?可立马又想到十三和十四。她,听他们提过吧!

    不由得,我对她产生了亲切感。笑着解释。“前阵子,奴婢被凋去了莞华苑!”

    她了然地笑了。对侍卫道,“我认识她!”

    侍卫的视线在我与她之间转了转。有狐疑,有踌躇。可终究没说什么。头一低,腰一躬,一侧。给我们让道。

    十三格格拉起我的手,往里走。“我正去给德母妃请安呢!咱们一道进去吧!”

    还没来得及答话,人就被她带出好几步。

    看着那只被她牵住的手,我中一。适才的种种不快与不安,一扫而空。笑意控制不住盈满眼梢眉角。轻轻地,我回握住她柔软细致的手。稍稍加大步履,靠近她一些,与她保持恰如其分的距离。

    刚步上台阶。就有个宫女从屋里出来。见了十三格格,忙请安,回打起帘子。十三格格一刻不停地直往里钻。

    我微微使力。“格格!奴婢还没通报过呢!”

    她一愣,嫣然一笑。松开手,“你等等!”

    话音没落,就钻了进去。打帘子的宫女见她进去,轻轻放下帘子,好奇地向我脸上上打量一番,转离去。留我一人侯在帘外。

    不自觉地,我回头看去。小太监已没了踪影。可侍卫还立在原地,眼神淡淡地看着我。腰板,得笔直笔直,顶着红墙四合上一方蓝灰的天。

    这人,不简单。

重要声明:小说《画堂春(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