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寒三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真澄 书名:画堂春(清)
    落霞斋内

    “岁寒三友?”密贵人稍作沉吟,“若用岁寒三友的话,不若用四君子。”

    我淡淡地笑笑,“奴婢之前也在岁寒三友和四君子间举棋不定。可思前想后,还是觉得岁寒三友好。”

    “为何?”

    “有了良妃娘娘这株空谷幽兰。再清丽脱俗的兰,也成了俗物……况且,较于四君子,岁寒三友不仅多了长青不老、终冬不凋的吉祥。还多了一层,忠贞不渝的友。所以,奴婢觉得岁寒三友比四君子更适合。”

    密贵人丹唇逐笑。“还是丫头想得周到。就岁寒三友吧!……云喜,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主子,这屏风该用哪种绣法呢?”云喜见了一礼,问道。

    密贵人不答,笑着看向我。

    好在我早有准备,冲云喜笑道。“主子自苏州来,当然是苏绣了。苏绣中的双面绣。”

    云喜的手艺,在宫里是出了名的。双面绣对她而言,不在话下。可在构图上,如何才能使松、竹、梅各展风韵,又相互映衬,融为一体?她就没那么笃定了。硬拉我作军师。可我,在这方面也是个白痴。拿不稳针,也拿不起笔的。

    “云喜姐,你就饶了我吧!”我苦着脸讨饶。

    云喜不怀好意得笑笑,“好啊!那咱们俩交换,我去弄底子,你来绣!”

    “呵呵!”我干笑两声。“算我没说。我还是去弄底子吧!”

    谁叫密贵人把这差使交给了我们俩?!

    可这么短的时间,让我上哪儿去弄?我漫无目的地徘徊着。心里后悔不已,真不该出这么个主意。

    “语璇,回头!”熟悉的声音在背后蓦然响起。

    脚步,嘎然而止;头,不自觉地往后转。是满脸憋笑的十三。

    我赶紧转,向他行礼。子没福下去,就被他拦下,“语璇,回头看看!”话里眼里满是压抑的笑意。

    我疑惑转,顿时僵住:鼻尖,好大一棵树!

    脸,唰地红了;子,尴尬地退后一步,再转,别扭地看着十三。他笑了起来。毫无忌惮的笑。笑里,满是阳光的味道。我,也不由自主地跟着傻笑起来。

    终于,他敛了笑意,走到我边。一本正经道,“下次小心点!否则,御花园里就少了棵千年古柏了!”话音没落,他又开怀畅笑。

    只不过这次,笑声中插着我的吼叫。“十三爷!”

    他抿嘴收笑,赶紧转移话题。“这是打哪儿去?”

    对了,我怎么就没想到!这十三,可是个中高手。

    “十三爷!语璇有事相求!”

    十三微愕,随即朗笑,“难得语璇姑娘有用到我的时候。说吧!”

    “语璇想求十三爷的画!”

    “画?”

    我满怀希望地说出来龙去脉。

    孰知,十三歉然道。“语璇!若是你要我的画,不要说一幅,就是一百幅。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奉上。”

    言下之意就是不行了。我很不解,“为什么?”

    他略加提点。“我的画风,宫里人都知道。倘若密贵人拿着我的画送给良妃,别人会怎么想?”

    顿时,脑子里一片轰然。好一会儿,才平复过来。抱歉地看着十三,“对不起,我没想到这上面。”

    他毫不介意地挥了挥手,挥去眼角眉间的深沉,回复一贯的飒然,向我保证,“画的事,包在我上。”

    “十三爷?!”

    “呵,我的画不成,总有人的画成吧!”

    第二天,他便送来一幅豁人耳目的《岁寒三友》。千恩万谢后,我赶紧给云喜送去。云喜打开一看:苍松隐映竹交加,千树玉梨花,更堪红白山茶。

    “好个岁寒三友!语璇,你是怎么弄到的?”云喜惊叹不已。

    我神秘的笑。“佛曰,不可说!”

    云喜不是多嘴多话多心眼的人,自是不再追问。眉眼一挑,笑嗔,“得意的你!”便捧着画,去了绣房。

    难得有机会亲眼目睹传说中的双面绣,我岂会白白错过?颠地跟了去。

    正看得入迷,云舒进来了。一脸的严肃,“语璇,主子叫你过去!”

    向来,云舒都是笑不离脸的。我心里紧了起来。“云舒,怎么呢?”

    云喜也稍从飞针走线中分神,“云舒?”

    云舒眉一蹙,“十五爷不知为何同弘皙世子打了起来!”

    小十五和弘皙?我惊跳起来。拔腿就朝前厅冲。

    小十五一言不发地坐着,鼻子里插了根棉条,额上挂着个青红大胞。密贵人全紧绷着,再不见和颜悦色。小十六站在密贵人边。一双圆鼓鼓的大眼,怯怯地在母亲和哥哥间来回移转。

    “你们兄弟先下去!我要和语璇单独谈谈。”密贵人盯着我,对小十五和小十六道。

    “额娘!不关语璇的事!”小十五紧张地拽住密贵人的衣服。

    密贵人眼一斜,露出严母的架势,“没听到额娘的话?!”

    小十五手一缩,仍有些不甘心,说什么。小十六拉了拉他,“十五哥!”

    看了眼将哭哭的弟弟,又看了眼我,他纳纳地放开手,“儿子先告退了。”

    可走到门边,他突然转,大声对密贵人道,“额娘,我要语璇!”

    密贵人子一僵,言又止。再看向我时,掩不住无奈满眼。

    而我,也了然。不该将弘皙的话,当童言的。

    “语璇,十五阿哥和世子的事,你已经知道了吧?!”密贵人轻叹。

    心头一凛,我转就往门口跑,“我去找弘皙!”

    “语璇!”密贵人厉声喝住我。

    我僵硬地停止脚步,转。她的脸上,是我从没见过的凌厉。想不到,向来温柔的人,撤去柔和的线条,竟是这般让人心颤。

    怯弱地,我纳纳地唤。“主子?”

    她的脸色稍缓。可望着我的眼里,决然不减。我局促起来,不敢再迎她的视线。不安的,我低下了头。再抬起来时,她眼里的利光已经散去。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柔和。“语璇,我不知你是如何同世子扯上关系的。也不想再追问你。毕竟,现在说这些已经太迟了……景熙宫,已不是你的置之地。”

    “主子?”我心里,仍朦朦胧胧地希望,她能回心转意。

    她眼一闭,深吸了口气。再睁开时,眼角眉梢多了无奈与悲哀。还有坚强,一种无法动摇的坚强。“语璇,不要怨我。我,要保护我的孩子……今天,你就收拾收拾,去毓庆宫吧!”

    脑子里一阵轰然。喉咙发紧,鼻子发酸。心里,苦不堪言。好一会儿,我才勉强挤出声音。“……是!”

    “下去吧!”密贵人侧转子,背对着我。

    看着她颓然的背影,晦涩的心里翻腾出什么东西。我膝盖一软,跪倒在地,“主子请保重,语璇走了。”

    头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对密贵人行此大礼。

    她,没有转,没有回头,连只言片语都没有。只是挥了挥手。飘花翠镯带着袖角,从手腕滑落。留下个苍白无力的姿势,独自支撑着。

    我默然起。朝门口走去。

    看着院子里几棵郁的老树。看着那光秃秃的树干和枝桠如锥子般,直刺着沉沉的天。强忍了很久的泪,终于掉了下来。

    “语璇!”隐隐听到人叫我的声音。慌乱一抹脸,抬头一看,竟是小十五。

    他急切切地拽住我,“额娘是不是让你去毓庆宫了?……我去找额娘!我去跟她说!”说着,他甩开我的手,就往里冲。

    我忙拉住他,“十五爷!不要让主子为难!”

    小十五蓦地僵住,回过头时,眼里团出水气。委屈道,“……那我去找皇阿玛。皇阿玛很疼我,他一定会答应我的。”

    心里不由地一震,我抚过小十五脸上的伤。

    “十五爷快十一岁了。已经是小大人了。有些事,有些道理,不用人说,你也是懂的……”我顿了顿,见他黯然垂头,知道你听懂了我的话,才继续道,“而且,就算语璇去了毓庆宫,还是在紫城里。十五爷想语璇,语璇想十五爷的时候,都可以去看对方的。是不是?”

    嘴一撇,小十五哇地哭了起来。“可是,我不想让语璇走,我舍不得语璇!”

    他泣不成声。我却找不到一句安慰的话。从未有过的无力感拢上心头。默默地搂住他,我潸然泪下。

    第一次,我真实地感到,自己的处境是这般仄狭小。忠于自己的意志,是这般困难。

重要声明:小说《画堂春(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