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阿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真澄 书名:画堂春(清)
    竭我所能?!

    我许得起沁儿的,也只有这四个字了。虽说黄运和众御医的话,让我松了口气。只要不是器质的病变,一切皆有可能。可能,也只是可能而已。毕竟,最难以琢磨的是人心;最难把握的,也是人心。面对弘皙这颗陌生、的幼小的、敏感的心,我的确没什么把握。

    走一步,算一步吧!

    “世子喜欢菊花茶吗?”捧起沁儿让人呈上的菊花茶,我淡淡地打破我和弘皙间的沉默。

    沁儿在的时候,他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沁儿一走,故意让我和他单独相处,他便别扭起来。脸上虽故作镇静。可孩子毕竟是个孩子,即使从小在这风霜刀剑的皇宫耳濡目染了不少喜怒不彦于色的本领,心事也总会不经意地从眼角眉梢泄漏出来。看似不在乎的眼,总会在以为我没注意他时,偷偷瞥向我。

    慌乱地收回偷窥的视线,微敛眉眼,略显苍白的唇张了张,又合上。最后给我的,是一个摇头。

    “那世子喜欢喝什么?”

    莫名地看了我一眼,他又摇了摇头,低头不语。

    然而,就在那一眼里,我明确地读到了——将信将疑。他,终究是犹豫的、迟疑的。且不说我无足轻重的宫女份,光拿我不喑医术这点,他就有十足的理由,怀疑我。我可以理解。但这,不是好现象。我虽不是心理学出,好歹也读过几本心理学书籍、上过一段时间的心理学选修课。

    不信任的来访关系,对整个过程而言,是相当不利的。

    静静地打量了垂眸看着脚下的弘皙,我走到他面前,朝他看的方向寻去。“什么东西,让世子看得这么入迷,说出来让奴婢也开开眼,可好?”

    弘皙白皙的脸上,染上抹红霞,支吾地瞥开与我对望的眼。手,无措地揪住自己的衣角。

    浅浅一笑,我徐徐蹲下,“世子,觉得奴婢的口齿怎样?”

    弘皙不解,茫然回头。

    “奴婢小的时候,和世子现在的况相仿……”我略带些哽咽地顿住,定睛凝望着他。认真的眼,极力传递着同命相连的悲伤。

    他的子震了震,黯淡的眸子瞬间灼灿起来。嘴角扯了扯,吞吞吐吐地吐出几个字,“可……可……你……你现在……”

    心里有些得意,“世子是不是想问奴婢现在为何口齿伶俐?”

    弘皙点了点头,眼里绽放着灼灼光华。照亮了他大病初愈的脸。

    “那是因为奴婢运气好,遇到一个很好的大夫,治好了奴婢的病。”

    他急切地站了起来, “大…大夫!?”

    “可惜,那大夫生随意,不喜束缚。一直过着闲云野鹤的子。自从治好了奴婢后,又云游不知所踪。奴婢,也一直希望能再见见他。”我黯然地站了起来,望向窗外,俨然沉浸在对大夫的追忆之中。余光,却毫不怠慢地瞟着弘皙。

    眼见他又垂头丧气地坐了回去。我挤出笃定的笑,“世子,那位大夫虽找不着了。可还有奴婢呀……那个改变了奴婢一生的方法,奴婢怎会忘怀?否则,就是有十个胆,奴婢也不敢欺哄世子。”

    弘皙蓦地抬头,手,紧紧揪住我的衣服。视线,紧紧揪住我的眼。

    若有所悟地笑了笑,我俯下子,摸着他光洁的脑门,算是给他答复。

    一直以来,弘皙对健康的向往宛若草埋根,不遇到风也就罢了。遇到了,想不发芽都难。现在的他,对我虽谈不上言听计从,至少是有问必答。即使有时,相当不乐意。

    “世子多大了?”我明知顾问。

    瞪了我一眼,“十……岁。”

    “上次的问题,世子还没回答奴婢呢?世子喜欢喝什么东西?”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我对他再不会用是与非的选择问。避免他又用点头或摇头敷衍过去。因为,我现在的目标,就是要让他开口,开口,再开口。毕竟,什么东西久了不用,都会顿化。

    “甜……甜汤!”他的声音犹如蚊呐。羞赧地说了实话。

    “喜欢吃什么呢?”

    “萨……萨…琪玛!”

    ……

    我和弘皙间的对话,几乎都是类似于此的无聊漫谈。我一问,他一答。

    一问一答间,我知道了不少他的喜好。每次和他见面时,总会或多或少地从小十五那里挪些他的甜点带给他。和他边吃,边聊。几次下来,关系拉近了不少。渐渐的,他舍去了之前的种种顾忌,不再羞于启齿。哪怕说话时,还是结结巴巴。但至少,他愿意说了。

    “这几天,弘皙开口的次数越来越多了!”目送着弘皙拿精瘦直的背影,沁儿淡淡的语气里,浸透着欣喜。

    “可惜,还是惜字如金!不问他,他就不会主动找我说话!”这点,仍让我有些沮丧。

    沁儿抿嘴一笑,“己经很不错了。很多时候,连皇上和表哥跟他说话,他都只是用点头或摇头来回答。”

    我眉眼一挑,“呵呵!这么说来,他还给我面子的!!”

    沁儿旦笑不语,凝了我好一会儿,“对了,一直想问你。那,你对弘皙说的,是真的吗?”

    刹那的迷茫,我反应过来。粲然一笑,不答反问,“你说呢?”

    接着,便提上铺满桂花的竹篮,顶着她愕然的目光,往景熙宫走去。

    这些天,我总都借着摘花的名义离开景熙宫,中途绕到沁儿的莞华苑,与弘皙他说说话,聊聊天。引导他开口。沁儿,也总会在这个时间,派宫女去帮我摘花,待我离开时,交给我提会景熙宫,以避人口舌,免人起疑。

    昨天的,是菊花。今天,是桂花。一直很喜欢桂花的甜香。拈起一枝,深深吸上一口,仿佛体的每个细胞染上了新鲜的香甜。

    含蓄的阳光,馥郁的芳香,蓝天白云飘逸悠扬。整个人忽然开朗,脚步轻快了起来,轻柔的小调从嘴巴传出来。

    似乎很久,都没有过这般心了。正哼到兴处,所有的轻朗伴随着骤然出现的两人,嘎然而止。

    其中一个,虽没见过,却一眼辨出他的份。黄带子,冷冽深沉的气质,还有一旁因突见我而停止说笑、唤着我的名字迎过来的十三。

    除了他,还会有谁?终于见到了,未来的雍正皇帝。

    莫名一个惊颤,我忙不迭收回不经意与他相碰的视线,福请安。“奴婢给四爷、十三爷请安,两位爷吉祥。”

    “语璇,你怎么会在这儿?”十三伸手扶我。

    可我,不敢起。暗地里动了动被十三扶住的手。十三一愣,尴尬地清了清嗓子,在收手的同时,对四阿哥道,“四哥!”

    这时,四阿哥才将那深不可测的视线从我上移开,淡漠开口。“起吧!”

    早闻这四阿哥最重礼仪尊卑,我自是不敢含糊。一举一动,莫不是遵照宫规宫矩。他,可不是我得罪得起的。

    “谢两位爷!”再次福,我才渐渐直起腰背。但仍是低头敛目,一副谦卑样儿。

    见惯了平素大大咧咧的我,十三满是诧异。目光在我和四阿哥之间几番流转,闷声笑了起来。我不满得瞥去,恰撞上四阿哥向着十三的略带责备的眼,倏地垂眸。心虚不已。

    十三却很不给面子地大笑起来。随着他的朗朗笑声,一双石青蟒缎靴度到我面前,清冷威严的声音从头顶传入耳朵,“抬起头来!”

    我一愣,虽不愿,还是卑微地抬头,一张清俊冷彦进入眼帘。余光瞥着十三,我有些诧异。比起一母同胞的十四,这位四爷,更和十三挂相。这是他亲十三、远十四的原因吗?

    我胡乱猜度着。忽见那张紧抿的薄唇轻启,“你怕爷?”

    “四哥?!”十三的声音里有不解,有劝诫。

    四阿哥凉凉地斜了他一眼,又将深沉的视线投注在我的上。

    说实话,怕倒谈不上。顶多是忌讳罢了。因为现在的他,正韬光养晦呢!

    即便如此,我还是斟酌了番言词,小心应答。“爷是主子,奴婢是奴才。哪有奴才不折服于主子的威仪的?”

    “折服于爷的威仪?!”四阿哥淡淡地重复,那声音听不出喜怒。

    唯恐出错,我直接用更一步的卑躬屈膝回应。

    他抽出负在背后的一只手,洒然一挥。“下去吧!”

    又是一番繁琐的告辞,我愉快地迈开了小碎步。

    天,很高很远很深。没什么云。云少,阳光没有遮拦的落下来,洒在十三上,格外的暖。他懒洋洋的立着,暖融融地望着烟烟柳影中女孩儿袅娜而朦胧的影。

    “依依袅袅复青,勾引风无限。”

    不由地,他想到了这句诗。虽现在,已是金桂飘香的时节。

    然,一旁的四阿哥却丝毫感受不到。斜了眼不自觉目露痴迷的十三,他浓眉微蹙。

    不能再由着十三了!

    望着女孩儿隐隐约约的影,他在心里默念。

重要声明:小说《画堂春(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