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医黄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真澄 书名:画堂春(清)
    “语璇,今天多亏了你!”回宫的路上,沁儿一扫愁容,声音也扬了上去。“不过,我很好奇,到底你对弘皙说了什么?突然之间,变得那么听话?”她停下脚步,好奇地等待我的答复。

    相较于她的轻松乐观,我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谁叫自己一时头脑发,同心泛滥,使出了个最烂的招式——哄。关键,他还信以为真。思及此,我只想苦笑。

    沁儿觉察到我的不对劲儿,有些诧异,“怎么了?”

    我僵硬地扯扯嘴角,“我在想,该怎么去圆自己的承诺!”

    “承诺?”

    稍稍一迟疑,我望进沁儿好奇的眼里。“沁儿,你知道世子为何不喝药?”

    沁儿一愣,没正面回答我。“语璇,你知道这毓庆宫的人最怕什么吗?……弘皙生病。皇上和表哥在还好。倘若正赶上他们离宫的子,整个毓庆宫的人,还有御医都愁眉莫展、战战兢兢……”

    她说得很婉转,可最终的意思也是一个——弘皙是个别扭又倔犟的小孩。

    “所以,我很好奇,你到底是怎样哄着弘皙的?”

    “……说哄,虽没错;但也不完全正确。我,在给他希望!”

    “希望?”

    我浅浅地笑了笑。“世子不喝药……是因为他不信。不信药可以治好他的病。原因,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沁儿的脸,凝重起来。细细地打量着我的眼里,流露出深深的思索。好半响,才苦笑道,“没想到我们这些自认为关心护他的亲人们,还没你一个只见他两次面的陌生人了解他。”

    “你也用不着愧疚。毕竟,关心则乱。况且,也不是我多了解他。只是我无意间听到了他的呢喃。”我望向毓庆宫的方向,回想着弘皙那一刻的神态、表。“他说,‘都治不好我的病,还吃药做什么?’”

    沁儿的子震了震,眼神也变得复杂凌乱。“想不到,他竟有这样的想法……一直以来,他竟抱着这样的想法……”

    突然之间,自己长久以来建构的观念被推翻。如此疼弘皙、自认为了解弘皙的她,自然免不了一番打击。她,需要时间去接受与消化。

    什么也没说,我静静地扶住她不稳的子。

    她恢复了平静,理智也跟着回来了。“语璇,你许的是……”

    我点了点头,突然觉得头好重好重。“起初,我也是听见那话后,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谁知……”

    她握住我的手,眉眼含忧。“你心里有底吗?”

    “……”

    “既然你许了,不管有没有用,我都希望你试试。”

    “……我知道。不过,我也只是按照我知道的法子试试。你可别对我抱太大的希望。我怕,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她抿嘴一笑。“你肯为弘皙费心,我就很感激你了。”

    “我对世子的况不太了解,还需要了解一些事。恐怕,得借助你的力量……”我一瞬不瞬地望着沁儿,“而且,我希望这件事,能保密。”

    她笃定地握紧我的手,“我知道。有什么需要我做的,旦说无妨。凡事,有我担着。你尽管放开手脚去做。”

    说实话,心里感动的。但还是忍不住问了句,“你就这么放心就太子的嫡子交给我一个对医术一窍不通的人?”

    她直言不讳,“还有什么法子我们没试过?结果你也看见了。现在,我们的希望只剩你了。”

    “原来是破罐子破摔啊!”我故作不悦。

    她丹唇逐笑,“是因为我相信你化腐朽为神奇的本领!”

    化腐朽为神奇?

    她也太看得起我了。恭维也罢,嘻笑也好。我只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更沉了。容不得半点疏忽。

    首先,要确定的就是弘皙的病因。借助沁儿的力量,找到医治过弘皙的御医,一一查问。得到的都是相同的结论——弘皙的发声系统早已治好。至于他现在为何还不能正常言语,御医不是摇头,就是叹气;不是诚惶诚恐,就是缄口不语,不敢枉加揣测。唯一说了中听话的,就只有黄运了。

    “世子的,应该是心病吧!”

    “心病?”沁儿惊讶地重复。“那大人可有妙方?”

    黄运苦笑,“僖嫔娘娘!臣能医治的,只是世子体上的不适。这心病,臣实在无能无力。况且,心病还需心药医。这心药,依臣这几年来对世子的观察,应该就是僖嫔娘娘了吧?”“我是弘皙的心药?”沁儿莫名地好笑,“此话怎讲?”

    “娘娘,请恕臣无礼。”黄运对着沁儿一揖到底,得到沁儿的默许后,缓缓开口,“自世子大病以来,一直对药石抱有排斥。以前,有皇上和太子爷在,世子就算再倔犟,也会乖乖把药喝下去。可那……娘娘,这其中的原委,不用臣多说了吧?”

    沁儿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一清傲的黄运,原封不动地搬出应付其他御医那。“黄大人,今之事,到此为止。我和你的谈话,我不希望第三人知晓。”

    不似其他御医的言听计从,卑躬屈膝。黄运的腰板得笔直,嘴角勾起一丝讽刺。双手抱拳,“娘娘!臣只能保证,今娘娘与臣的谈话,臣绝不外泄。至于第三人嘛……”他望着沁儿的眼,蓦地朝我隐的屏风来。视线,犀利地几乎穿透紫檀木雕屏风。让我,不由得后退一步。

    “娘娘要是没别的吩咐的话,臣先告辞了!”

    “下去吧!”

    直到黄运的脚步声消失,我才从屏风后绕出。边走边叹,“好敏锐!”

    沁儿仍若有所思地望着他离去的方向,微怔轻喃,“不愧是四季草堂的传人!”

    四季草堂?

    我不明所以,“四季草堂是什么?”

    沁儿惊讶不已。“你竟不知道四季草堂?”

    我挑了挑眼,“你知道三味书屋吗?”

    她秀眉微蹙,想了想道。“没听过。”

    我遗憾地摇了摇头,“你竟连三味书屋都不知道?!”

    她愣了愣,侧头浅笑,“四季草堂是医药世家。祖上从明朝太祖皇帝起,就开始行医。至今,已有三百多年。他们的医术,在整个大清也是数一数二的。而且,黄家的医术,世代相传,传内不传外,传男不传女。而黄运,就是下一任的主事者。”

    “可为继承人,他为何会入宫为官?”继承人一般不是坐守大本营?

    “……几百年来,四季草堂一直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传人,绝不入朝为官。一生行医济事。他们的传人,也世代遵循这个规矩。在黄运之前,没有一个为官……可是,到了黄运父亲这代,他父亲不知为何卷入皇室的纠纷……”

    “皇室纠纷?”我好奇极了。一介布衣竟卷入皇家的事端。

    瞥了我一眼,沁儿丝毫没有解释的意思,只是淡淡地说了句,“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便接上了话荘。

    “我只知道,那场事端,牵扯良多。黄家本应抄家流放的。但黄家在民间享有极高的地位。当时,皇上的江山也不如今天稳固。再者,皇上怜惜人才,提出让黄运的父亲进宫行医,戴罪立功。谁知,在进宫前夕他竟莫名失踪。皇上大怒,要抄黄氏一门。黄家的主事者——黄运的祖父无奈之下,提出将黄运送进宫,代父赎罪。而皇上,也莫名答应。所以,这个黄运在宫里的处境一直很尴尬,医官非医官,人质非人质。好在他的医术高超,是其他御医远不能及的。再加上为人处事宽厚得体,宫人们都很尊重他。皇上也相当倚重他。年初还正式封他为御医。”

    想不到清傲的他,上竟背着这样的担子……

    沁儿没给我太多感叹、思考的时间。润了润嗓子便问,“现在可以告诉我,三味书屋的事儿了吧?”

    “这‘三味书屋’嘛,”我故作神秘地笑了笑,“是我未来的书房名!”

    呵呵,总不能告诉她,这是鲁迅先生曾经念过的书孰吧?不过,她一副上当受骗的模样,让我好笑不已。

    没好气地瞪了我一眼,她转到了正题上。“语璇,弘皙的事……”

    “我一定竭我所能!”

重要声明:小说《画堂春(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