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毓庆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真澄 书名:画堂春(清)
    僖嫔?

    沁儿?

    那和她的谈话,从脑子里的某个角落串出来。说来,真有些对不住她。答应了她的事,却因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被抛在了脑后。暂时搁下音琪的事,我往莞华苑赶去。

    “要是我不传你,你恐怕不会踏我这莞华苑的门吧?”沁儿浅浅地笑着,话里有些调侃味儿。

    “传我过来,不是为了侃我吧?”我在她对面坐下。

    她笑意渐深,可眼神却分外认真,“那的话,可作数?”

    “当然!”我毫不迟疑。

    “那好!”她站了起来。“跟我去个地方。”

    凳子都没坐呢!

    “什么地方?”

    “毓庆宫!”她一字一顿。

    我愣了愣。毓庆宫,不是太子的地盘吗?“沁儿,那你许我的,没忘吧?”

    她顿了顿,语气诚恳。“语璇!不是迫不得已,我也不会如此要求你。弘皙病了,可不肯吃药。”

    病了?那么瘦弱一个孩子……我动了恻隐之心,可还是有些犹豫。 “世子他……”

    她覆上我的手,满意请求。“太子和皇上都不在宫里。你以我的女官份,陪我去探视,好吗?”

    话都说到这地步了,我能拒绝吗?

    就这样,我跟着她进了太子东宫——毓庆宫。毓庆宫是一座四进的长方形院落。弘皙住在第二进的惇本

    推开惇本的门,压抑的气息扑面而来。一个躺在上、以背示人的倔强小孩,一个倚坐在头、愁眉深锁的华丽女人,一个无可奈何的立在尾的朝臣扮相的男人。几个散落在屋里的诚惶诚恐的宫人。

    无奈地对着我叹了口气,沁儿走了进去。脚步声将一屋子男男女女的注意力从孩子上转移。太子妃微微侧首。一筹莫展地望着沁儿。宫女太监们或福或打千。那大人也转过来,对沁儿一揖。我呢,在向太子妃轻完安后,对着大人——那送我菊花的御医黄运微微一欠。他淡淡地点了点头,当是回应。

    唯一没动的,只有上的孩子了。

    和太子妃交换了个颜色,沁儿走到边,轻唤。“弘皙!”

    上的孩子,子震了震,又没了动静。

    “弘皙!姑姑来看你了!”太子妃轻轻摇了摇弘皙。

    “弘皙,不转过来让姑姑看看吗?”沁儿也哄着。“弘皙?!”

    “……”

    弘皙还是一动不动。

    “要是皇上和太子爷在就好了!”太子妃盯着弘皙的背,满是无奈。

    沁儿忙拍了拍太子妃。太子妃这才后知后觉地抬手捂住自己的嘴。可是已经迟了,弘皙愤然转,虎眼死死瞪着他母亲。之前,听沁儿提过。弘皙最讨厌别人拿他父亲和祖父压他。

    “弘皙!”太子妃惊喜又尴尬地看着终于肯回头的儿子。

    弘皙显然没把母亲放在眼里,鼻子一哼,又。沁儿忙唤住他,“弘皙!”

    瞪着太子妃的眼,移向沁儿。目光,在沁儿后的我上,停驻了须臾,又让人望其背脊。

    沁儿瞥了瞥我,对太子妃笑道。“表嫂!让我和弘皙单独谈谈,可好?”

    太子妃不太乐意,犹豫地注视了沁儿良久,才勉强点头,领着一屋子人出去。走在最后的是黄大人。诧异地盯着原地不动的我,他徐徐关上房门。偌大一个寝室里,只剩下弘皙、沁儿,还有我。

    对我使了个眼色,沁儿便将这头痛的事抛给了我,自己悠闲地坐到了一旁。

    顶着发麻的头皮,我对着这个第二次相见的别扭小孩福

    “奴婢给世子请安!世子爷吉祥!”

    他,依旧纹丝不动。

    尴尬回头地用眼神请示沁儿。她回了我个“看着办”的眼神,就品起茶来。笑眼看着我和小鬼的斗法。真不知,她怎么对我那么有信心??

    翻了个白眼,深吸口气,我凑到弘皙耳边,中气十足地喊道,“奴婢给世子请安!世子爷吉祥!”

    弘皙瞬间弹坐起来,捂住耳朵怒视着我。

    微微一笑,我故作恍然,“原来世子爷喜欢这种请安方式!奴婢记住了。”

    弘皙火了,伸出一手指着我,“你……你……”他憋红了脸,一口气没舒畅,喘咳起来。

    闹得过火了吗?他本就有病在。我忙不迭去拍他的背,沁儿也忙倒了杯水过来。

    弘皙一饮而尽,又咚地倒下。这次,他没有侧,却拉起被子从头到脚地盖住自己。虽已入秋,可白的气温仍然很高。即使是薄薄的锦被,也得够呛。

    知道他憋不了多久,我故意放大声音对沁儿道,“僖主子,既然世子这么不待见咱们。咱们还留在这儿干吗?”边说,边对沁儿眨眼。说完时,还故意要她和我一起,制造出一点脚步声。

    不出所料,弘皙悄悄掀开被子的一角,偷瞄我们。但见笑意吟吟地立在边的我们,他知道自己上了当,虎眼一瞠,眼里闪过羞赧,狠狠地瞪着我们。那咬牙切齿模样儿,霎时可。眼见他又要转。我和沁儿手忙脚快地又拉又哄。将他从被子里拽了出来。

    “世子是怕吃药吗?”有了小十五的前科,我大胆猜测。

    他的眼暗了下去,小声嘀咕了一句,我没全听清楚。可就那唇形,再加上滑过耳际的一两个字,我知道了他的话——都治不好我,还吃做什么?

    一语点醒了我。

    望着他黯然的眸子、瘦削的脸,我的心,有丝酸楚。沉吟了半响,我凑到他耳边,跟他咬起了耳朵。

    深深地注视了我良久,他暗下去的眼燃起了一丝希望,怯怯地问,“真的?”

    我笃定地点头。“真的。所以世子爷要快快养好子!”

    又是一阵沉默,带着思索的沉默。他坐了起来,“姑…姑,药。”

    僖嫔一直在我和弘皙间狐疑转动的眸子,霎时又惊又喜。不可置信地探问,“弘皙,你肯喝药了吗?”

    看了我一眼,弘皙乖巧地点了点头。

重要声明:小说《画堂春(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