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链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真澄 书名:画堂春(清)
    作者有话要说:


    
  李谙达,康熙边的大红人,太监总管李德全?

    看着点到为止,便蹦跳着离去的小太监,我满肚子疑问无人问。

    “语璇!”锦画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我敛了敛神,笑着转。“锦画。抱歉,刚刚……”

    “我都看见了。还好那个小公公及时赶到!”锦画心有余悸地握着我的手。清亮的眼波儿一闪,瞬间黯然。“对不起,要不是我无礼取闹……”

    锦画!

    我紧紧地回握着她的,“今天是我让锦书帮我约你出来的,怎能怪你?”

    “……哥都给我说了,那天我……”

    “喜欢我的礼物吗?那可是我一颗颗穿的?”不想再提那天的不快,我仓忙打断她的懊恼自艾。

    她,微微震了震,急急点头,“嗯!喜欢!好喜欢!你瞧,我天天都戴着的。还有花露,也天天都用着呢。”说着,还证明似的急急拉了拉衣襟上的那朵珠花。

    我扑哧一笑,这才是我映象中的锦画!

    “好了,别拽了。我看见了。再拽,我的心血可就白废了!”

    锦画傻傻地放手,冲着我笑起来。笑容,一下照亮了她。也,照亮了我。一切的隔阂,在这瞬间,烟消云散。

    “锦画!”我拉起了她的手,“我和十三阿哥是只论交心,无关风月的!”

    她释然地点了点头,朱唇微启。“我知道!”

    ……

    耿耿于怀的影消失了。我哼着小曲,坐在桌前,拈起珠子,穿起来。自从穿了锦画的珠花后,我便迷上了这指尖上的工艺,迷上了指尖上的随心所。随心所地拈珠、穿珠,扭花儿绕圈儿……

    “姑娘今天遇上了什么好事?”胤祀的声音蓦地在耳边响起。

    害得我手一颤,差点又吃了针尖。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八爷,下次能不能麻烦你正大光明的进来,不要这么偷偷摸摸?”

    他莞尔一笑,在我边坐下,顺手抱起我,“谁偷偷摸摸了?爷可是正大光明从门口走进来的。”

    “懒得理你!”瞪了他一眼,又开始飞针走线。

    “这次,穿的是什么?”

    “头花!”

    “还要多久?”

    “快了!别跟我说话,让我穿完它!”

    接下来,倒真没听见他的只言片语。

    我有些纳闷,分了点神给他。“怎么不说话了?”

    秋水眼可怜巴巴得一眨,“不是你让我别说话的吗?”

    “这么听话?不太像你的风格哦。”

    他的下巴搁到我肩膀,一脸的讨好。“是不想打扰你穿珠子。”

    是吗?

    瞥了他一眼,我的注意又回到了珠子上。

    宁静的小屋里,倚着阳光和他如水的目光,我专注地穿着珠子。时而抬头,和他交换一个眼神,一朵微笑,一个亲昵的小动作,又低下头。屋里,又只剩风吹过的梭梭声和珠子穿过针、滑过线与别的珠子相碰的当当声。

    终于,最后一颗尘埃落定。我好不得意地向他扬了扬。“做好了!”

    他嘴角一扬,露出洁白晶亮的牙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走我手里的珠花,收进自个儿怀里。

    “你干嘛?”

    “送我!”

    难怪这家伙今天这么老实,原来是有目的的。

    一咬牙,捶着他的口,“不送,快还我!”

    他捉住我的手,满脸捉狭。“想要,就自己来拿!”

    不就是怀里吗?

    眼一眯,不顾他的惊诧,我的手伸进他的衣襟,摸索起来。老半响,除了他薄薄的里衣、结实的肌,我再摸不到别的。蓦地,一个小小的突起划过掌心。我一愣,好奇地揉了揉。

    “轰!”只觉天上电闪雷鸣。呆呆地仰头,从他黑得发亮的瞳孔里,我看到了面红耳赤的自己。

    还来不及反应,他的手,就扣住了我的头。唇,迫不及待地压了下来。一次比一次深,一次比一次缠绵。正当我飘飘然沉溺其中时,他却逃一般撤离。撤退到我怀里。僵硬地搂着我。

    瞬间的迷茫后,我清醒过来。僵直地坐在他腿上,生怕一个不小心,碰到了他胯间的小帐篷。

    好半响,怀里僵硬的子才软下去。再抬起头时,他眼里的□已退却。可声音里,还透着隐隐的沙哑,“语儿,下次不要这样了!”

    差点走火,我还敢?忙不迭点了点头。

    他笑了笑,又凑到我耳边。“珠花,给我。啊?!”

    回了他个“无赖”的眼神,我径直倚进他怀里,闭眼小酣。突然,脸上冰凉的触感一闪而过。我诧异地睁眼。脖子上多了条项链。洁白圆润的珍珠,一颗颗如美丽的精灵,串在一起,散发着一团温润华贵的光影。

    “喜欢吗?”他在我耳畔吐着轻轻的气息。

    “……很漂亮……”我回答得有些僵硬。“可是……”

    他立马插了进来。“不准拒绝。这,是我的心意。”

    看着他眼里毫不妥协的坚持,我的目光闪了闪。胤祀啊,哪个女人不希望心的男人送东西给自己?哪个女人不珠宝玉器?可是,比起珍珠,我更希望你送我一条丝带一朵绒花。你,明白吗?

    我垂下眼睑,避开他灼灼的视线。却意外发现,他左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满意针眼。心里一震,我执起他的手。“你……”

    他两颊微红,顿了顿才支吾道。“……这链子,是我穿的!本想做得更漂亮些,可自己的手太笨,挽不出花样。只能穿出这么条简简单单的链子来……不要拒绝,好吗?”

    他的声音,很腼腆,很轻又很低。却避开了我所有的神经,直击我的心脏。

    好半天,我才回过神来。紧握着项链,点头如捣蒜。

重要声明:小说《画堂春(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