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真澄 书名:画堂春(清)
    眠浅?

    睡眠不好的痛苦,我从偶尔的失眠中,颇有体会。想建议他用药,觉得不妥。用熏香,檀香、杏香都有帮助睡眠的功效,又觉得不现实。他,只用兰香的。

    该怎么办呢?

    我想到了熏衣草。还记得那年去云南,在导购小姐的大力推荐怂恿下,给妈妈买了个熏衣草枕头。她的睡眠,真的大有改进。可如今,熏衣草大概还在普罗旺斯和北海道飘摇吧!又一个方案被推倒。

    我开始翻阅医书。终于在《本草纲目》里读到:使用荞麦壳枕能至老明目,清安神,促进睡眠等。菊花入枕可治头晕眼花,夜晚催人酣睡,清晨起清神明目。

    就这么办吧!

    可如今正当夏季,菊花开的子还有的等。不想耽搁下去。我去了太医院。孰知,好话说尽,管事的回答我的终是一句,“姑娘,不是在下不肯帮忙。只是这宫里有宫里的规矩。太医院的药,一丝一毫都要有明确的出处。在下实在是无能为力。”

    也不好再强人所难,我垂头丧气地转离去。刚走到门口,一个小太监追上了我,“姑娘,这是黄大人让我给姑娘的。”

    说着,他塞给我一个小纸包。打开一看,包的,正是野菊花。

    我诧异地抬头,刚刚费尽唇舌,那个大人都不肯给我一朵的。怎么突然……

    小太监笑着解释,“这是黄大人私人带进宫喝的。见姑娘急着要,就送给姑娘了!”

    心里,顿时被感动罩得满满的。向太医院里寻去,那位被小太监称之为黄大人的御医,正在药箱前,忙碌着。

    不想去打扰他工作。为了表示心里的感激,我拿出银子,递给小太监,“公公,这是小女子一点心意。烦劳公公将这银子转交给黄大人,并替小女子说声‘谢谢’!小女子感激不尽!”

    小太监夸张地摇了摇头,“不用了!”转就跑。

    回到景熙宫一打听,我得知道,那位黄大人名叫——黄运。

    心里,暗暗记下这个名字。

    可即使有了他的慷慨解囊,菊花的数量,还是远远不够。即使凑上平里省下的一些菊花茶,也才几两。

    无奈,我只有在荞麦壳上下功夫。若说菊花在这时节珍贵,那荞麦壳应该不至于吧?!

    抱着这样的心态,我去了御善房。倒也真如我所料。管事的虽觉得奇怪,可也二话不说,给了我大半袋。

    抱着这泡十斤的袋子,往回走。若是以前,轻而易举。而现下,一路走走停停,没到一半路,已是吃不消了。又放下,长长地喘一口气。看来,得加强锻炼了。望着沉沉稳稳立着的袋子,我不知第几次苦笑了。

    走吧!再磨下去,不知到什么时候才到得了景熙宫。弯下腰,正要抱起袋子。只听后有人唤到,“是语璇姑娘吗?”

    转一看,是九阿哥。

    “九爷!”我忙请安。

    他眉一抬,“还真是你?!大老远就瞧见个姑娘抱着大麻袋东西过来,觉得像你的,过来看看。”

    瞟了眼麻袋,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什么呀?”他好笑又好奇地地指着地上。

    “是荞麦壳。”

    “荞麦壳?你……”恰在这时,他边的小太监仓忙而来,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他脸色略变,让那小太监帮我把东西搬回去。匆匆忙忙地走了。

    几天后

    “今天碰到九弟,他说你前几天搬了大半袋荞麦壳?”胤祀好笑地问着我。

    那个九阿哥,嘴可真快。我撇撇嘴。

    他从背后拥住我。“要什么,给我说一声便可。这大天的,何必这么折腾自己呢?”

    他说的,我何尝不知?只要我开口,不要说菊花和荞麦壳,就是雪莲、灵芝,他也会不迟疑地奉上。可是,这样做有何意义?把他送我的东西,再回送他吗?倒不如直接告诉齐顺儿。让他去打点省事。我想要的是,他枕着我的心意,酣然入睡,一夜好眠。

    话虽如此,可他的话,仍让我感动了一把。我乖巧地点了点头。

    “那现在可以告诉我,你要荞麦壳干嘛了吧?”他又绕回最初的话题。

    我没回他,推开他,拿出做好的枕头,“给!”

    他又惊又喜地接过,“这是?”

    “荞麦菊花枕。”

    “荞麦菊花枕?”他怔怔得重复着,把脸埋到枕头上,深深地嗅了嗅。“好香……你搬荞麦壳,就为了做这个?”

    我有些赧然,“在书上说,这能帮助睡眠的。我就试试……做的不好,你……你就凑合着用吧!”

    他一手抱住枕头,一手拥住我,动容道,“谁说做的不好?这是我见过的最好的枕头。”

    “油嘴滑舌!”瞥了眼那拙劣的针法,我喜滋滋地嗔道。

    “真的!”他又眷眷地看了好一阵,指着枕上的刺绣问我,“语儿,这是花瓣么?”

    顺着他的手看去,是几滴卡通化的雨点。

    “是雨点儿!”我摇着头矫正。

    “雨点儿?”他莫名地扬起声音。

    我圈住他的脖子,“复杂的东西我不会,只能绣些简单的。雨点儿呢,又简单,又可。”

    其实,雨点儿,是我的绰号。她来自我的本名——夏语。以前的朋友、同学都这样称呼我。久而久之,我也就习惯了。常用几个卡通化的雨点,代替自己的名字。

    “的确很可!”

    他宠溺地附和,淹没在我的唇齿间。

重要声明:小说《画堂春(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