熏香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真澄 书名:画堂春(清)
    那转瞬即逝的眼神,深深地印在了我心底。女人的直觉告诉我,这不是他大男人自尊心的作祟。而是与香味的来源——良妃有关。

    想香妃,凭着天生的异香,宠冠后宫。可良妃……

    心里的疑团不断扩大。在与十四聊天时,我忍不住旁敲侧引,暗中打探:“十四爷似乎对麝香有独衷呢?”

    十四满脸懊恼, “说到这儿,爷我气就不打一处来。还不是我额娘的。”

    “德妃娘娘?”

    “还不是?!她说我冬天出生,又命属水,体内气盛而阳气少,要补阳。这不,着我用麝香。一闻到味儿变了,她又要唠叨个不停。我还敢换吗?”

    那副咬牙切齿又无可奈何的模样,逗得我一阵笑。不过,好像是那么个理。麝香,是成熟的雄麝肚脐下方的香腺和香囊中形成的一种有香物质。还有哪种香料有它补阳啊?早闻德妃偏十四,没想到居然的这么细致入微!

    说到熏香,十四的话匣子一下打开了。

    “你知道老十三为何用檀香吗?”

    看他一脸的盎然,就知道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一来好奇,而来激发他的说话于,我想了想,猜了猜。“喜欢那味儿?”

    十四回了我个大错特错的表,“错!檀香归脾、胃、心、肺经;行心温中,开胃止痛。老十三小时候肠胃不好,又怕吃药,御医就用给他开了檀香熏香。谁知,慢慢就习惯了。”

    他顿了顿,脸上挂起顽皮的笑,“这宫里,还有个人喜用檀香。可原因又不同了。”

    “谁啊?”

    “四哥!”

    “四阿哥?”

    到目前为止,我还没见过四阿哥。不过,关于他的传活可听说了不少。所以原因,就算十四不说,我也能猜到。多半是因为檀香在绪上的功效——镇静、安神吧!毕竟,康熙都说他喜怒不定。

    可猜测归猜测,即使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把握,也是猜测。猜测了自不忘确定一番。“什么别的原因?”

    “他呀!因为子燥,皇阿玛让他戒急用忍,他才改用檀香的!”

    果然如此!不过这些阿哥们选熏香的理由,还真是……

    我忍不住打趣到,“你们这些阿哥爷,连用个熏香都如此特别。”

    “特别?”十四不赞同地摇头。“我们这儿哪叫特别呀!是物尽其用。把各种香料的作用发挥到了极至!真正特别的,你还不知道呢!”

    “哦?”我抬了抬起眉毛。

    十四悠哉地支起手,“是八哥!”

    心里震了震,面不改色,“八阿哥?”

    “你知道八哥喜用泽兰吧?”

    我点了点头。

    “都道八哥喜兰香。其实不然。他用兰香是因为他天生的体香。那香味和兰香很相似。”十四顿了顿,似乎在等待我惊天动地地反应。

    不想扫他的兴,我如他所愿,夸张地瞠眼惊呼。 “天生的体香?”

    “没错!”他笃定地点了点头,对我的反应很是满意。“不过,八哥并不喜欢人提他上的香味。他用兰香,更多的是掩饰。”

    “掩饰?”

    “这事儿,你可别跟其他人提起啊。”十四一本正经地警告。见我点头才继续,“他小时候因这体香,常被人捉弄、取笑,其中还有些太监宫女。所以,他恨透了自己上的香味,巴不得把它去掉!”

    话说完时,十四神采奕奕的眸子已有些黯然。埋着头,默不作声,似乎陷入了一种对往事的不堪回首里。

    满清宫廷,未成年的皇子都是子凭母贵。他和良妃,一个年幼不更事的皇子,一个份低微的母亲,在这风霜刀剑的皇宫内,艰辛是不足为外人道的。别的皇子阿哥出高贵,再加上年少不懂事,取笑他,也不在意料之外。可太监宫女……他再怎么不济,好歹也是个皇子,是康熙帝的儿子啊!

    好奇心没了,只有对他的怜惜。

    见他一脸的倦容,我忙迎了上去。“怎么这么累?”

    他搂着我坐下,“从早上忙到现在,才得空休息。”

    不由地望了望窗外,已是月上柳梢。

    心里顿时一阵暖,口头上还是忍不住笑斥到,“那你还来?早点回去休息吧!”

    他浅浅地笑笑,“想见你!”

    感动地拽住他的手,“看你这番诚意,本姑娘今天就破例为你服务一次!”

    他一脸的好笑,外加期待“不知姑娘所说的服务为何?”

    “这样!”我绕到他后,开始给他做头部按摩。

    抬眼望着我,“想不到你还有这一手!”

    回了他个得意的笑,腾出一手盖住他略现疲惫的眼,“闭上、放松,好好休息!”

    “遵命!”他边笑边合上眼。

    随着手指在他头部柔和均匀的按、摸、拽、揉、拍、垂等动作,他直的腰板渐渐软了,呼吸也越来越平缓,渐渐进入一种睡眠状态。只听他迷迷糊糊地喃了句“好舒服”,整个人的重量便加在了我上。

    睡着了吗?我试着轻唤了声。没反应。

    舒心地笑了笑,顿了顿的手指又动了起来,继续按摩。不时轻轻挪挪他的头,或掂掂自己的脚,看看他的睡脸。长长的睫毛盖住眼,掩去了平的淡定与精明。坚毅的嘴角微微上翘,带出一点点恬然的、孩子气的笑。

    好可的睡相!

    我揉着他太阳的手指,不觉放轻了力道。

    时间,就在我柔柔按摩着的指尖,流走。

    “我睡着了?”他缓缓睁眼,语气有些不可思议。

    我停下发酸的手指,坐到他旁边,“不仅睡着了,还睡了一个时辰。”

    惺忪的眸子因震惊而清醒。斜了眼窗外,握住我的手,“一直按到现在?”

    我吐了吐舌头,“也不是一直啦。有时会小小的偷懒。”

    他动容地拥我入怀,“难怪我睡得这么舒服,这么沉!”

    “舒服吗?”我不敢苟同。毕竟,坐着睡,再怎么也不会舒服到哪儿去。

    他却认真地点了点头。“我向来眠浅,不好说坐着,即使躺在上睡,稍有动静也会惊醒……谢谢!”

    笑着,他亲了亲我的脸。

重要声明:小说《画堂春(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