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舟游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真澄 书名:画堂春(清)
    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去也,天上人间。

    拾起飘落书桌的纸,竟是小十五昨晚临的一帖字,——后主的《浪淘沙》。

    好一个“流水落花去也,天上人间”。那晚的他,就是这样的心境吧。遥望天际,缅怀逝去的亲人——与他同父子的裕亲王,福全。

    这位裕亲王的大名,我并不陌生。以前,从各式各样的小说上,读到不少。然而在这景熙宫里,却是在他去逝的第二天才初次听闻——昨晚,裕王薨!

    一代贤王,就这样英年早逝。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一种遗憾。同时,我也恍然。为何昨晚的他,如此反常?

    可是,他的想念,才刚刚开始。而我的想念,已成了习惯。

    思及此,我再也无心整理书房,将《浪淘沙》随意塞进堆起的临摹纸中,走了出去,走到廊里,倚栏而坐。脑海里浮起一些断章:油菜花田里的一家三口的欢声笑语,调侃着厨房里手忙脚乱的父亲的母女,同学会上尽打闹的男男女女……

    “怎么哭了?”温暖的手指轻柔地划过我的双颊。

    惊愕中,伸手一摸。才发现自己的脸,已湿成一片。还来不及擦拭,就被他揽入怀中。

    一瞬间,我仿佛找到了依靠,不再无枝可依、随风飘摇。就放任自己一次吧!我慢慢将额头靠在他的口……

    要是,能一直这样,该多好!

    我的手,不觉爬上了他的肩膀。可电光火石之间,又蓦地推开他,怔怔地后退……

    他的手,尴尬地僵在半空。紧抿着双唇,微拧着眉头,无声地质问我。

    无法承受那迫人的压力。微微欠后,我仓惶而逃。只觉手腕突然一紧,我被他反扯了回去。

    沉默了良久,他干涩开口。“为什么?”

    因为我怕,我怕自己会沉溺……

    他蓦地扳起我低垂的头,“为什么?”

    “对不起!……奴婢没看清是八阿哥。冒犯之处,还望八阿哥原谅!”声音,竟有些哑。

    他霾的脸凑近我。“没看清?你把爷当成谁了?就算你今天没看清,那晚呢?那晚你也没看清?”

    喉咙一哽,我别下眼。“那晚是还爷您的人!”

    他,没有说话。扣住我下巴的手一紧后,冷冷地放开了我。头也不回地走了。

    再见时,我和他,已形同陌路。

    他是大清的阿哥,而我,是皇宫的女官。我侧微蹲在路边,他径直从我边走过。没有一句言语,一个动作。

    呆呆的,看着他一点点走远。

    苦涩,蔓延。

    “语璇!”音琪兴冲冲地跑来,指着手里的花篮,“这些叶子,够了吗?”

    忙收回视线,朝她篮子里望去,又看看自己的。“嗯!差不多了!咱们回去吧!”

    景熙宫的小厨房里

    “语璇,还要煮多久?”音琪手里的筷子,又耐不住地伸到锅里。

    我好笑地拍开她蠢蠢动的手,“现在还不行,一定得等叶子熟透!”

    撇撇嘴,她放下筷子,拖着下巴倚在托着下巴倚在灶台边。目不转睛地盯着清烟袅袅的水面。仿佛,只要她专注地看着,漂着树叶的水,就能立刻沸腾似的。

    平静的水面逐渐翻腾起来。叶子老绿、碧绿、墨绿的色泽渐渐退去。直到透明如蝉翼时,音琪又惊又喜,忙不跌拿起筷子,和我小心翼翼地将叶子夹起。风干。

    多么透明的叶子啊。叶脉透明,叶透明,全都透明!

    要是人的心,也能如此透明,该多好!

    暗叹一口气,看了眼对着叶子发呆的音琪。我走出房间。安静地躺到草地上。鲜花、青草在我边散发这被太阳烘焙出来的熟香。深深吸上一口。整个人,也香甜起来。索闭上眼,享受这夏的香甜。

    “哈啾!”鼻子上的轻轻麻麻的痒,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蓦地睁眼,却是不知何时来到边的小十五、十六和十七。每人手里握着根狗尾巴草,笑得不亦乐乎!

    好哇,小鬼!不但扰本姑娘休息,还捉弄本姑娘。悄悄接近笑得最开心的小十五,趁他一个闪神,手挠向了他的腋窝和脖子。

    他一向怕痒,三两下就笑倒在地,边笑边讨饶,“不要再挠了。不要再挠了!十六弟、十七弟快救我!”

    这一呼,本来咯咯直笑的小家伙,蜂拥而上,加入到我的队伍里,一起攻击小十五。直到他两眼泪汪汪,有些喘不过气来……

    “还说在磨蹭什么呢?原来这三个小家伙压根把我们给忘了!”十四慵懒地倚在门边,锦书含笑立在旁边!

    “十四哥!”三个小家伙似乎想起了什么东西,心虚地偷瞟着十四。

    十四一脸失望得叹息起来,“既然如此,今天就算了吧!”

    三个小家伙委屈地看了看彼此,忙追上十四,或抱住他的腿,或揪着他的衣服,或摇着他的手臂,一脸的祈求。

    这帮人在打什么哑谜。我询问的目光向锦书去。

    锦书好笑地看着抱住十四撒耍赖的小人儿,“十四爷备了船,让十五爷他们来通知你。谁知……”

    瞟了眼装模作样的十四,我捉住小十五。“十五爷,你十四哥没这么小心眼的。他呀,一定会带我们去的。对吧,十四爷?”

    没好气地瞪了我一眼,十四扇子一甩,“还不走?!”

    下午的湖畔

    斜倚在船边,徐行于荷塘之间。听着船上人儿的嬉笑打闹、无边漫谈,听着湖水拍击船舷、木桨激起水花……夏的暑气渐渐远去,只留下带着一池清香,满清凉。

    摘一片荷叶,有下没下地玩起来。

    “这会儿,怎么这么安静?”十四打趣道。

    清清笑了笑。“太舒服了,舒服地不想说话!”

    眼一对,十四和锦书大笑起来,

    “既然不想说话,就唱歌吧。听小十五说,你的歌,很棒!”

    嗯?

    我有些愕然。我,可是从没在小十五面前唱过歌的。

    “还记得那盏孔明灯吗?就是小十五听到了你的《水调歌头》。”

    一直以为是小十六、小十七好奇……

    看着十四脸上淡淡的期待的笑,又看看早已玩得忘乎所以的小十五。平静的心,起了涟漪,出一首歌曲:

    “让我们起双桨

    小船儿推开波浪

    海面倒映着美丽的白塔

    四面环绕着绿树红墙

    小船儿轻轻,飘在水中

    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 ”

重要声明:小说《画堂春(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