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问忧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真澄 书名:画堂春(清)
    那之后,釉青的瓷瓶被我压到了箱底。可他的点滴,却总在我心底浮起,深刻而明朗。让我,常常莫名的失神。

    熟悉的呼唤从远方传来,忽断,忽续,忽起、忽落,缥缈得有些不可捉摸。朝那若有似无的声音寻去,映入眼帘的是音琪拢起的秀眉和一开一合的嘴。

    “语璇,你最近是怎么了?老是发呆?”

    望着她黑亮的瞳孔里那个迷茫的影子,我有了刹那的懵懂。曾几何时,自诩坚强乐观的我,也有了这样的神思?

    握着眼前女孩冰凉的手。那湿润、沁凉的触感,让我在感动之余,更有些愧疚。自己竟为了一个陌生人而忽视了边的人,边的关怀……

    直勾勾地对上那双玄泪滴的眼,我歉然一笑。“对不起,再也不会了!”

    对面的人儿,眼里的泪意渐渐退去。下垂的嘴角,挂起两个可的小酒窝。“语璇,我带你去个地方。保准你去了后,心会好起来!”

    “什么地方?”

    “跟我来就知道了!”

    神秘兮兮地领着我在红墙黄瓦里窜了半天。在一个不知名的院落,音琪停了下来。左顾右盼后,小心翼翼地敲了敲虚掩的门。吱嘎一声,里面探出张稚气未脱的脸。诧异地瞥了瞥我,用着不属于男孩的尖细声音小声抱怨,“音琪姐怎么才来?”

    音琪拍了拍来人的肩。“得了,小堂子,快进去吧!”说着,拉起一头雾水的我就往里迈。

    “音琪?”缭绕的清香,让我不由地顿了脚,拉住一个劲儿往里赶的音琪。

    音琪嫣然一笑,加快了步履。得不到答案的我,只得紧跟在后。一个转弯,还没来得及准备,便被带入了一个花开白雪香的世界。

    “语璇,怎么样?”音琪的语气里颇有几分得意。

    “好美!”面对千支簇簇、洁白似雪的梨花,我只能用这两个字赞美。

    望着梨树枝头冰清玉洁的花朵,望着梨树下音琪纯净的笑脸,我浮躁的心,也渐渐澄明起来,通透起来。深深吸一口气,迈开脚步,走入梨花深处……

    伸出手,接下纷飞的一片。那小小晶莹的白清如雪、清雅淡洁,勾起人无限的遐想:怎样的佳人,才承受得起如此圣洁又高雅的陪伴?

    “这宫住的是哪位主子?”

    “是十三爷的生母敏妃娘娘。”音琪诧异一瞥,还是回答了我。

    十三的生母?那个薄命的红颜美人??“宝龙梅?”

    “宝龙梅?谁啊?”陌生的名字,勾起了音琪的好奇。

    “敏妃娘娘的名讳!……”

    还想多说一些,却被音琪仓忙打断。“语璇,你怎么能直呼主子的名讳?”

    心一紧,我暗自懊恼。自己,又犯了忌讳。

    “难得这宫里还有人记得额娘的名讳!”后,陌生的男声不期然响起。清朗中,透着淡淡的忧伤。

    转头,入眼的是个英姿飒爽的少年!还来不及细看。余光便瞄见音琪和小堂子的俯首请安。“奴婢§奴才给十三爷请安!”

    十三爷?!我微欠的子不由地直。目光,毫不避讳地向传说中的侠王。好个俊朗的少年。和十四年纪相仿,但他少了十四的张扬,多了分沉稳与内敛。

    抑或是因为锦画这位未来的十三福晋,抑或是以前和现在对这位十三阿哥的种种听闻。对初次见面的他,我竟丝毫没有压迫感,也没有平素对其他主子的防备。眼睛,不自觉得打量着他,评估着他。

    突然,裙摆一紧,垂眸看去,是音琪。看着匍匐在地上的与我同样打扮的影,接收到那担忧惶恐的眼色,我恍然。依葫芦画起瓢来。

    良久,四周除了风吹树叶的沙沙作响声,我再也听不见别的。原来平静中带着笃定的心,忐忑起来。难道,眼前的十三阿哥与传闻中的有出入?

    正想抬头,一袭绿袍飘然而过。翻飞的袍角,不经意地从我手边擦过。带着少年不怒而威的声音。“起吧!”

    我轻吁了口气,站了起来。静静地站在一旁。

    时间在纷飞的花雨中流逝。

    伫立在花雨中的少年,蓦然回首。“你们觉得这像什么?”

    我一怔,视线穿过少年,落在他后的梨树上。各种各样的念头冒了出来。一番揣摩后,我试探得开了口,“像云!”

    少年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若有所思地笑了笑,“下去吧!”

    …………

    翻开书,看着那片无意中被我带出的花瓣。那个在梨花灿烂中的偶遇,便会鲜活起来,那个问我梨花像什么的少年的形象,便会饱满起来。

    皇十三子胤祥……我在心中默念着。

    “语璇姑娘,十三爷有请!”是小堂子突兀的声音。

    “啪”的合上书,锁住那值得纪念的记忆。我没有多问,跟了上去。

    忽地,似曾相识的香味划过鼻尖。每前进一步,香味便馥郁一层,熟悉一分。迎着芬芳,我再次踏入了承乾宫。

    宫内,梨花依旧,碧草依旧,少年依旧。只是这次,少年是躺着的,双手枕在脑后。

    “爷,语璇姑娘到了!”小堂子在少年边停下,必恭必敬地交着差。

    少年懒洋洋地哼了声,小堂子便晃消失。偌大的草坪上,恍然间只剩躺着的他和立着的我。

    “奴婢……”

    “免了。过来坐下吧!”少年抽出手,随意地拍了拍边的草地。

    看着那只拍动的手,我迟疑起来。

    抑或是感受到我探视的目光,抑或是恼于我的无动于衷,少年慢条斯理地撑起子,嘴角缓缓勾起,“怕了?”

    那眼角嘴边分明的玩味与讽刺,激起了我心底的劣根。不服输地坐了过去。

    回了我个赞赏的眼神,少年又躺了下去。远远看去,既像闭目小酣,又似悠然赏花。近看之下,才发觉。他,眼望着头顶的梨花,心却徜徉在记忆的长河。

    一树梨花,一腔思念…

    微风拂过,梨花轻轻飘落。飘落到地上,飘落到少年脸上,飘落到我衣服的褶皱上。拾起褶皱上的花朵,深深地望了眼少年,我学着他的姿势,躺了下去。

    少年悠远而绵长的声音从耳畔传来,“以前,每到这个时候,额娘总会这样……她说,这样,有家乡的感觉,有草原的味道。”

    我没有插话,淡淡地瞥了眼少年,又淡淡地移开。宝龙梅,你可知,昔你缅怀家乡、追悼你“草原百灵鸟”的自由时光的地方,如今,成了你儿子追忆你的地方?

    那一树的梨花,竟承载着两代人的记忆,两代人的忧伤!

    那一树宛若浮云的梨花!

重要声明:小说《画堂春(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