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惊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真澄 书名:画堂春(清)
    都说,老天爷是公平的,如果他给你关掉一扇门的话,肯定会为你开一扇窗。以前,我总不以为然。现在,想到我的第二次生命、第二对父母,我不再怀疑。

    还有他们,小十五、十四、锦书、音琪。他们,不也是老天爷对我的补偿吗?离开储秀宫,离开了锦画和安雅。我,又遇上了他们……

    看着窗外音琪忙忙碌碌的影,笑容,从我脸上开。这个很像锦画的女孩……

    感受到我的注视,音琪微微一顿,回了我个清清甜甜的笑,又安安静静地做回手中的事。

    我,也在微笑中,再次提笔。可心里,仍免不了一番叹息:倘若,没有这作业的话……

    “真是刻苦啊!”随着调侃,锦书的人,也到了我边。

    四处瞧了瞧,“今天就你一个人?”

    “十四爷有事,让我给十五爷送东西来!”说着,交给我一个木匣子,“这是前些子,十五爷托十四爷找的《神策军碑》。”

    哦了一声,我将木匣子放在了字帖架上。刚转,就瞧见锦书脸上意味不明的笑,“还有,让我顺便来监督你。”

    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我不哀叹,“天啦,他能不能放过我?我真的没习字的天赋!”

    “没有吗?”锦书挑了挑眉。

    没好气的横了他一眼,“对了。锦画近来如何?”以前,十四和锦书总是孟不离焦,焦不离孟,让我想打探都没机会。

    “她很好。就是常挂着你。”锦书的眼神突然暗了下去。“……其实,之前,我去拜托过十四爷,请他把你也弄到长宫的……谁知,你一早便被密贵人要走了!……德妃娘娘现在虽统领后宫,可密贵人毕竟圣眷正旺……”

    没想到……看着神色黯然的锦书,一股暖流划过心房……

    我走到他边,“谢谢,锦书。真的谢谢!”

    他笑了,扯了个勉强的笑。

    “锦书,能问你个问题吗?”见他点头,我接着道,“那天,你为什么要打断我?”

    锦书不答反问,“那天,你想说的其实是《画堂》吧?”

    没料到会被识破,我不自在地别下眼。默认。

    “犹记当年军垒迹,不知何处梵钟声。莫将兴废话分明……”锦书轻笑着背起了词的下阙。语气却在结束时陡然一转,凝重起来。“兀喇一带曾是纳兰的家族——叶赫部的领地。而灭叶赫的,正是新觉罗!”

    子猛地一震。我,咬住了自己的唇。

    锦书轻叹了口气,“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语璇,深宫大内……一切,都得步步为营!”

    ……

    锦书的影越来越小,逐渐消失在视野里。可他的声音却在耳边盘旋不去。

    步步为营……多么触目惊心,多么悲哀,又是多么实在的字眼……

    难怪宫廷,总有着说不完的故事。而它,又始终是寂寞空庭!

    一座衣香鬓影的寂寞空庭!

    嘴角淡淡的勾起,举步往回走去。可全然陌生的景致,让我找不到方向。举目四望,前方不远处突然转出个人影。我忙追了上去。“请问,景熙……”

    那人回首,眼里的惊鄂卡住了我接下来的话语。

    那张总让我在人群里有意无意寻找的脸,再一次出现在我的眼前。千丝万缕地思绪爬上心间。

    “大胆奴才,见了八阿哥还不行礼?”

    旁边的怒喝,让我憟然一惊。我曾设想过无数种他的份,唯独没将他与“八”这个数字联系起来……顿时,在历史与现实的碰撞中,我震撼了,清醒了,沉敛了。面对眼前的男子,我只有天不待君、时不与君的感慨 !

    收回与他交缠的视线,我微微福,口中重复起那个千篇一律的台词。“奴婢见过八阿哥!八阿哥吉祥!”

    “齐顺儿,你先退下吧!”八阿哥徐徐开口。待那个被唤做“齐顺儿”的消失后,他伸手扶我。

    我竟神差鬼使地避开,自顾站了起来。

    他的手一僵,脸上浮起落寞的苦笑,“你还在恼我?”

    心头一凛,“奴婢不敢!”

    ……

    沉默了半响,他叹息着迈开步子。“走吧,我送你回去!”

    一路上,我们谁也没说话。他,走在前面;我,跟在后面。几次三番,望着那昂然直的背影,我都想为那瓶“白玉生肌膏”道谢。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既然他不愿提及,我又何必?!

重要声明:小说《画堂春(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