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来横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真澄 书名:画堂春(清)
    选秀的子一天天进。秀女们反倒没了初始的拘谨,活跃起来。看着亭前廊下三三两两、说说笑笑的秀女,真不知她们是太有把握,还是心灰意懒后的反常?

    “语璇!”锦画兴冲冲地朝我跑来。

    “什么事?看你急得!”

    “我带你见一个人去!”她拉起我就走。

    “谁啊?”

    锦画满是神秘,“去了就知道!”

    出了储秀宫,没多久。便见一个少年昂然而立的影。

    锦画兴奋地挥手,“哥!”

    少年转过,眉目和锦画有些相似。含笑的眼掠过我时,有片刻的惊讶。“锦画,不介绍一下?”

    吐了吐舌头,锦画将我推到前头。“哥!这是语璇,罗察.语璇!很漂亮吧?”

    不自在地睨了睨锦画。回头,却对上少年笑意更浓的眼。

    “语璇!我哥哥锦书,十四阿哥的伴读!”锦画指着少年。

    看着这个清朗的少年,心里有抹说不出的滋味。十三福晋的哥哥,居然是十四的伴读……

    “语璇姑娘,有礼!”他对我一揖。

    敛起心里的绪,我赶紧回礼,“锦书哥哥好!”

    听到这个称呼,他和锦画同时一愣,又同时笑开。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我叫错了?

    锦画笑着挽起我的手,“这姑娘、哥哥的,听起来怎么这么别扭?你们呀,就直接叫名字吧!”

    锦书眉峰一挑,满目含笑。“可以吗?”

    冲着兄妹俩的爽直,我直接叫了声,“锦书!”

    或许没料到我这么大胆吧!锦书脸上的笑在刹那的凝顿后,才绽放开来。叫出我的名字。

    ……

    这一天,我认识了锦书,一个清朗的翩翩少年!

    回宫的路上,锦画和所有的妹妹一样,急切打探我对她哥哥的看法。虽说我和锦书才初识,虽说刚刚的相处也很短暂。但,就着兄妹俩的默契——无须言语,一个眼神、一个手势,便能知道对方想法的默契。他们的感,不言而喻。

    “你们兄妹的感一定很好吧?”明知是多余,我还是忍不住问道。

    呵呵一笑,锦画一脸得意,“是啊!我们哥哥年龄相仿,从小就特别亲厚!哥哥他……”

    凉凉的夜风中,隐隐约约飘过“赫舍里.”三个字。我微微一愕,直觉有什么。仓忙捂上锦画的嘴,拉着她躲到假山后。

    锦画有些不明就理。

    做着噤声的动作,我指了指空洞的月门。

    悉悉嗦嗦中,女子的抱怨与讥讽越来越清晰:

    “……好歹我也是个总督千金,她居然将我赶出来!”

    “总督千金?人家可是宰相的孙女,太子的表妹。你这个总督千金,在她眼里还不是杂草一根!”

    “你……”

    “早劝过你,叫你别去。你偏不信这个邪!这下好了,拿自己的脸去贴别人的冷股,还碰一鼻子灰!”

    “人家是看着她的希望最大,才……”

    “哼,最有希望又怎样?她这根高枝,是你攀不上的。省省力气吧!”

    “……”

    “哭什么哭?你再哭她也听不到。与其在这儿流泪,还不如想想怎么避开钮祜禄的耳目!”

    ……

    两人窃窃的声音,渐渐飘失在夜风中。

    可无意间听到这番谈话的我们,心里的五味杂陈却怎么也飘失不去。凉风习习的夜暮中,我们相顾无言!

    更让人汗颜的是,一夕之间,那个强悍的女子居然摇尾乞怜地跟在了钮祜禄.月欣的边。

    真是可悲!

    我收回定格在亭下的视线,再睨了眼墙角那个形单影只、满脸恨意却又懦弱地不敢言语的女子,漠然转。不觉钮祜禄.月欣眼里那似笑非笑的挑衅与算计。

    直到选秀前夕,在弹古筝时,琴弦毫无预警地断开,弹伤了我的脸,我无意间捕捉到钮祜禄.月欣的幸灾乐祸,还有她,正蓝旗大理寺少卿之女——戴佳.秋吟的躲闪,我从明白,自己不知何时,成了她囊中的猎物、眼中的钉。

重要声明:小说《画堂春(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