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子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真澄 书名:画堂春(清)
    常常只是一念之间,面对同样的事,却有极大不同的感受。

    古筝课上,再弹起《鱼樵问答》。一直以来平淡无奇、还会割手的琴弦上,居然浮现出一幅幅青山绿水、明月清风的写意画面。

    一曲终了,收腕离弦。眼眸慢转,掠过众人惊讶的脸。视线,与安雅姑姑交会。在她眼里,我如愿以偿地读到了一丝赞赏,一份释然。

    姑姑,谢谢!我遥遥地送上无言的感谢。多亏了她,我才能参透“平和淡泊”——这一深宫女子必须参透的课程。

    当然,还有她——赫舍里.沁儿。带着希翼的目光,迫不及待地投向她。可映入眼帘的,却是她一心一意研读琴谱的侧脸。

    小小的失落爬上心间。算了,有机会再对她说声谢吧!

    “语璇,太好了。以后你再也不用留下练琴呢!”一下课,锦画就冲了过来。含笑的眉眼儿里,满是阳光灿烂的味道。

    我亲地挽起她的胳膊,一路和她说说笑笑。没多久,发现了赫舍里.沁儿婀娜的影。忙知会锦画,追上去。“谢谢”二字等不及气息平稳,便脱口而出。

    她清清淡淡地笑了笑,绕开我,姗姗走过。

    瞬间的犹豫后,对着她袅袅娉娉的背影,我道出了心中的疑问。“能告诉我原因吗?”

    她微微一怔,顿住了脚步。“没有为什么!”

    她的声音,让我听不出感;我也看不清她的表。是真的没什么?还是另有隐?我无法确定。我知道,在生命中偶然的交错后,我和她,又站在了两条平行线上。

    为什么她,总是那样孤芳自赏?

    望着她让人心旌摇曳的背影,我的心再也无法平静。脚,毫无意识地迈开。漫无目的地走着。直到眼前出现了一池水,我才止住步子。呆呆地站着,愣愣地望着那平静无波的湖面。忽地,心里冒出了破坏的念头。

    四下搜索一番,寻了几个小石块。伸手一抛,石块如我所愿,跳跃着击破了平静的水面,激起一圈圈涟漪。

    我一块接一块的抛着。

    蓦地,旁边“扑通”一声。

    转头看去。竟是一个浓眉大眼的小男孩。手里握着个大石头,正准备往水里掷去。见我回视,顿了顿,才将石块掷出。

    看着石块直接沉入湖里,甚至没激起一点的水花。男孩有些纳闷。不自在地瞥了瞥我。不服输地重来一次。一样的结果,让男孩羞红了脸,看着水面的目光,更是不解。斜了我一眼,弯下腰去。

    眼见他的手又往一块圆润的石头伸去,我忍不住开口提醒。“打水漂不能用那样的石头。”

    男孩的手僵在半空,有些恼地吼了句,“不关你的事!”

    可在片刻的犹豫后,拾起的却是旁边的小石片。

    好个好强又别扭的小孩!看着他稚气中带着拙劣的姿势,我竟莫名地开朗起来。

    我在奢望什么,我又在失落什么?人与人之间本就是彼此的过客。在某個特殊的時間,特殊的地點相遇,然後在對方的生命里上演着一场折子戏。只是,这戏,有短有长。我又何必去强求什么?……只要在曲终人散后,在某个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我依然能忆起她,那个帮助过我的女孩!

    这一刻,我豁然了。冲着正琢磨着的小男孩笑道。“小笨蛋,打水漂不是这样的。姐姐教你!”

    “我才不笨!”男孩愤愤地瞪着我。

    “好,好。你不笨,你很聪明。好了吧?”

    男孩有些赧然。脸,红到了耳根。

    真是小孩子!

    “看好了,石块应该这样握……抛的时候,要这样……”

    ………

    夕阳的余辉下透过云霞洒落,给庄严的紫城镀上了梦幻而安祥的色泽。可湖边的人儿,似乎忘却了时光。他们依然并肩而站,毫无归意。他们的笑声,随着石块激起涟漪,漾开去。

    “语璇!”远处传来锦画的呼唤。

    “这里!我在湖边。”我寻声回应。

    可再回首时,男孩,已没了踪影。

    他,或许也是我生命中的一个过客吧!可是,对着空空如也的畔——男孩刚刚站过的地方,心里仍有小小的失落。毕竟,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人生如戏。我们的戏,还会不会唱到一起?

重要声明:小说《画堂春(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