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水乡外黑风寨——洞内乾坤藏玄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九尾窈窕 书名:抢劫美相公
    萝卜的细软一早收拾得妥妥当当,我几乎是被连推带搡的给踢出了家门,又连拽带拖的拉到了碧水渡。

    “都晌午了,明天再赶路吧。”吾肺腑之言,他置若罔闻。

    跟着租了一条小船,在白瓷湖上晃悠,我吐的七荤八素。

    “萝卜,我不行了…明天再赶路吧,晕船。”说完,继续干呕。

    他别开头去,不理我。

    这厮越来越高傲了!

    吐完,我往他边挪了挪,大力揽住他的虎背熊腰。“哎哟,我头疼,心口疼,四肢无力,语无伦次。萝卜…这是宿醉,我真地赶不了路…”

    他别开头去,在我几乎绝望的时候,才拉开外衫,往我头上一罩。“这样就好了。”

    眼前一黑。

    好不容易熬到枭山山脚下,我双手撑着肚子,连腰都直不起来。“萝卜,我们山脚下找个客栈投宿吧,明天再上去?”

    他一直股对着我,充军似的走在前头。

    我在后头追的上气不接下气,好不容易跑到他边,赶紧横出无影脚拦住他去路。“就一天,一天!晚一天上去怎么样?”

    我竖起食指,在他眼前晃了好几遍。为了让他看见我充满诚意的双眼,我掂起脚不够,还特别搭着他的肩膀,跳了好几下…

    他将我一把拨开,“赶路。”

    说完,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沿山路向上。

    枭山地势险峻,虽算不得高耸入云,但我站在半山腰俯瞰了一阵子,确定这环山的河流属于‘环抱水’。水势缓慢,有回路,能聚财。树木郁郁葱葱,综观全局,是风水中的上佳之地‘肥山’。

    萝卜从山涧里打来一些清冽甘泉,在我旁的岩石坐下,一言不发,只是将水壶递过来。

    除了偶尔飞过的小鸟,树林子里幽静安宁。

    不知为何,有些局促。

    想着明天他就不属于我,左边肋骨上方那颗小红桃好生不安分。

    突突——突突——

    我顾不得心虚,认真地同他打商量,“萝卜,方才这山我都查看过了,没有野兽什么的,我们今夜就在这儿露宿一晚,明天上山好不好?嗯?”

    他依旧不回答。

    我抓了抓鸟窝头,若无其事地胡诌。“小时候,爹娘总说要带我进山露营来着,每次都骗我。今天好不容易来了,我们搭个帐篷,玩个躲猫猫什么好不好?”

    良久得不到答案。

    突突——突突——

    我急了起来便大力扯住他衣服,再次追问。“嗯?好不好?”

    这回,他终于答理我了。“是你说的,长痛不如短痛。”

    “这一路上,又是假装头疼,又是故意干呕,何苦呢?”他站起来,双手负于后,环顾满树林子的绿意盎然。

    萝卜肯定是看到了我在船上偷偷用手抠喉咙…

    他的背影,在光线里晕染出一圈神采,这番话听得我心里不是个滋味,不忍再看,只能埋头玩衣带子。

    “呵呵。”我尴尬的讪笑,“也是,呵呵…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出来混得,要讲信誉,你说的有道理,呵呵,有道理。”

    他回过,大手分开我纠结的手指,一把牵起我。“走吧。”

    我惟有认命。

    好在我们到达黑风寨门外时,尚未落

    本以为这会是一个极具规模的大型‘寨子’,门口至少站了一队虾兵蟹将,谁知道眼前不过是一个小山洞,洞外门上有个破把手。

    我拍了两下门,无人应答。

    一炷香过后。

    “喂!老子找你们谈生意,给我开门!”

    郁闷之下,便随意踢了两脚,哪知…差点崴了脚。“嘶——这门怎么这么硬?”

    我灵光一闪!嘻嘻…满怀希望的看着萝卜。“你瞧,黑风寨关门不做生意了,我们白来了!回家吧?”

    萝卜白了我一眼,细细打量这扇看起来一无是处,破落不堪的大门。

    用手笃笃笃敲了一阵,最后摸到了门把手那里,乐呵呵笑起来。“有意思。”

    我循着他的目光细细一看,发现那门把手居然是一个小小的棋盘。

    棋盘分成九格,黑白二色棋子,白色居于中间。

    萝卜解释道:“白子一早就决定了由他先落子,且是最中间那一格,得以占尽先机。”

    “那怎么办?是不是我们赢不了他就不让进?”

    “嗯。”他点点头,“照这形,主人大约是这个意思。”

    “哎哟——!”我一股坐到地上,“肚子饿了,搞什么嘛!早知道带点火药炸开得了。”

    “呵呵,你怎么知道别人没有准备?”

    他一说,我确实发现枭山和黑风寨都古里古怪的。这门看起来破破烂烂,刚才踢了一脚却发现并非木门或者石门。伸手剥开一些门上斑驳的碎屑,里头居然是金银混合!

    难怪老子踢了脚疼!

    萝卜对着那九宫格玩了一会儿,随即摇了摇头。“黑棋少了一颗,摆明了欺负外面的人。”

    “赢了也胜之不武,有这么下棋的吗?没品!”

    本来我是乐得这棋局无法破解,好将小伙计给骗回去。可被他这么一说,倒是激发了无限的斗志。

    我挽起袖子,“哼!让你瞧瞧我的厉害。好好看着。”

    说罢,拿起门把手细细端详。“把手的特殊之处在于它并非一般棋盘,而是九宫格。枭山下河流呈环抱之势,是以‘水’必不可少。在九宫飞星之中,一白贪狼星是水星。”我掐其手指按着年份演算。“今年的位置在九宫格的左下。”

    萝卜按照我的指示将棋子移到九宫格的左边下方第一格。

    锁突然发出清脆的‘喀沓’声。

    他眼中迸发出从未有过的光芒,“有意思,这是一个九叠锁,须层层破解。”

    我洋洋洒洒,继续忽悠。“你瞧这门,金银混凝。六白武曲金星今年落于东南方,便是左上第一格的位置。”

    萝卜又推了一格棋子上去,跟着‘喀沓’声如期而至。

    “有金有水,是金水局。”我继续补充,可跟着就泄了气。“我就知道这些,至于如何下棋……”

    萝卜温柔的摸了摸我脑袋,“接下去有我。”

    “按照你的金水局,现在白子仍在中间,两颗黑子到了左下第一个,左上第一个。棋谱中有一必胜局,叫做‘浦月局’。棋子和现下颇有雷同之处。黑子却分别在右上第一个,和右下第一个。反之,我们现在遇到的则是‘反弓浦月局’,自然就是必败局。”

    萝卜边说边用手画给我看,我们的三子连成一线宛如一个箭头,处在左边,直指右边。而浦月局该是在右边。

    “那怎么办?”我耷拉着脑袋,“必败局?输定了啊?”

    萝卜笑而不语,兀自认真的去下棋。

    他时而眉头紧蹙,时而豁然开朗,望着他的眉毛千变万化,我一边看一边听得九叠锁‘喀沓’声连连。

    直到第九声,锁由内而外四分五裂。

    门缓缓地打开,里头漆黑一片,根本看不清究竟有什么等着我们。

    “咻——”

    飞出一柄小刀。

    萝卜眼明手快,揽住我的腰向后退了一步,抬腿一踢,小刀击到地上。

    “哈哈哈哈——欢迎欢迎!”

    门内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低沉浑厚。随着他声音的响起,洞内的灯笼蹭蹭一齐亮了起来。

    我吞了吞口水,背上有点毛…

    萝卜拉住我的手踱步而入,后的门吱呀阖上。他掌心传来的温与安定使得我忘记自己处陌生异地之中。

    洞内乾坤,豁然开朗。

    侧有一个转轮,轰隆巨响。许多壮汉□上,哼哧哼哧一齐往前拉,嘴里时不时发出‘呵哈’。

    壮汉们的脚上皆绑着一圈脚链,叮叮当当响个不停。

    虽与传说有出入,不过黑风寨看起来的确很‘大型’,很‘规模’。

    对面端坐的男子看我张大嘴巴,一副下巴接不回去的样子,大声说道:“很久没人能这么快破了我们的棋局进寨子来了,不知我有什么能帮到二位?”

    我不是不想理他,而是委实被眼前景色所迷。头顶上两排灯笼,美轮美奂。灯片薄若蝉翼,比琉璃瓦还要精美。

    男子注意到我的视线,呵呵笑了两声,“怎么?你很喜欢我的人皮灯笼?”

    呃……

    他缓缓走来,将我和萝卜带到那个转动的轮盘之处。我从上往下俯瞰,巨大的凹洞里是滚烫翻涌的熔浆。

    “啊!”我一拍脑袋。“难怪你们要占山为王,这金水局是名副其实的金水,山里岩洞土层下埋着金子。这些壮汉都是帮你们炼金来的。”

    男子击掌大笑,“说得好,哈哈!正因如此,我更不能让你们活着出去。”

    呃……

    “我是来和你们……”

    “实话告诉你,这人皮灯笼虽美,却远不如水晶大肠好吃。”说着,从桌上拿起一碟子,用手挑了长长的一根放进嘴里。“人水晶大肠,啧啧,养颜美容,延年益寿。”

    “小姑娘干嘛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进来了就没得后悔了,心甘愿的死才能质鲜美,说不定哄得我和叮当高兴,饶你们不死,不过…我瞧你带来的小白脸细皮嫩,估计干不了苦力。真要是让他给我炼金,年产量也未必达标啊!还不如吃了滋补滋补……”

    “哇——!”我一把挡在萝卜前。“萝卜我不卖了!不卖了!”

    我决不许他们扒了萝卜皮做灯笼,也不同意做什么萝卜皮水晶肠粉!

    萝卜是我的!!!

    眼前的坏蛋水晶大肠吃的欢,哪知才提到叮当二字,就听到老远传来一声狮吼,真伴随着磅礴的王霸之气,滚到我们眼前。

    如果我没有猜错,这名女英雄就是小叮当了!她口背着一个娃娃嘤嘤啼哭。背上还有一个娃娃,嘤嘤啼哭。一把揪住这名言辞恶意恐吓我们的坏蛋,揪得他耳朵就要掉下来了,也一齐跟着嘤嘤啼哭。

    “娘子饶命!”

    “臭棺材,我喂,你倒还,整天吓唬人,故弄玄虚!……今晚给我打地铺!嗷——”

    我抬头望人皮灯笼,萝卜掩嘴看打翻的水晶大肠。

    酒足饭饱打牙祭。

    此乃人生一大乐事。

    席间,我们才知道,男的叫作林夕,是小叮当的压寨‘王子’。

    当年的当年,他手弹冬不拉,骑小毛驴,一见叮当误终……

    夜里头我和叮当睡一,相互交流切磋起女流氓的成长之路,惺惺相惜。而萝卜和林夕在不远处挑灯下棋,颇有点相见恨晚的意思。

    第二天一早,我还没睡醒。小叮当和林夕就一把将我从被窝里拖出来,“萝卜君我们出三万两。”

    “什么?!”我揉了揉眼睛,不敢置信。挖了挖耳朵,确定没有听错。

    “千真万确。”林夕将银票丢到我手里。“拿着你的钱赶紧回家去吧,三万两!”

    我望着轻飘飘的银票,心里端的比三万两黄金还沉。

    小叮当口的娃娃又哭了,她跑去喂,临走前嘱咐道:“快走快走啊!我没空招呼各路英豪,亲戚朋友。萝卜留下了,拿着三万两赶紧滚。”

    “滚——!”林夕谨遵老婆大人懿旨,将我踢了出去。

    我揉了揉受伤的小心脏,“怎么才过了一夜,你们就都变脸了…”

    “小姑娘,江湖险恶。”说完,林夕回到棋盘边坐下,继续与萝卜对弈。

    “萝卜。”我弱弱的叫了声,手里揣着三万两。“萝卜…我走了。”

    他眉头紧锁与林夕厮杀,头也不抬。

    “萝卜…”我背着包袱,三步一回首。

    “快滚!”林夕忍无可忍,丢来一枚棋子。打到门上,门自动开了。

    他不要我了,因为…是我先不要他的。

    我看着洞开的大门,外面阳光普照。我要回家去了,回到那个只有我一个人的地方。想与他话别,最后叫了他一声‘萝卜’……

    缓缓走了出去,门自动关上。把手上的锁,一如既往地坚固。

    许是洞内昏沉黑弊,外头阳光强烈刺眼,我一时眼睛不适,坐在地上揉了起来。

    揉啊揉,越揉越酸。

    揉完眼睛揉心口,我左边肋骨上方那颗小红桃像是生生受了迎面飞来的金针,闷进去,拔不出来。

    一个人坐在门外的芭蕉树下,等了又等,足足两个时辰,萝卜也没有出来找我……

重要声明:小说《抢劫美相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